惊蛰

惊蛰   蛙鸣四起。那树凝聚着绿意的垂柳 低语着自然的秘密 曾经,我们用柳条编花环 瓦池河畔,旧木船…

惊蛰

 

蛙鸣四起。那树凝聚着绿意的垂柳

低语着自然的秘密

随便聊聊的图片

曾经,我们用柳条编花环

瓦池河畔,旧木船划开的水波

依然在一圈圈荡漾

 

我只能凝望

 

当我离开,又回头望向那条河

这真实的存在

是三月,是惊蛰,是我

 

把我的某一点

还给我

2022-3-5

 

by:莲叶

 

图片

 

 

大约是惊蛰的蛙鸣,让我想起日本松尾芭蕉的绯句“古池塘。青蛙跳入水声响。”

 

其实春天的每一朵花、每一株植物本身就是俳句。比如桃花、李花、油菜花、豌豆花……更别说繁缕、艾蒿、婆婆纳、泥胡、毛茛、猪殃殃、蒲公英……

 

童诗里说:小孩们做胡萝卜主席,卡洛尔去抱大兔子,格蕾西去看珍珠鸡。

 

亲爱的,园土自带俳句。我的小桥村的水田里清波荡漾,爸妈的油菜花会灿烂整个三月,而路边的野草低头不语,也是好看的模样。

 

对准一朵蒲公英拍照。

 

我喜欢给植物拍照觉得它们怎么都好看,怎么都自然。不像我,站在镜头前,浑身不自在。

 

我也喜欢平淡的日子。比如一早起来给家人一心一意包饺子。把白白胖胖的饺子一个个下入翻滚着的开水里,再等水开,再点水,再等它们一个个浮上来,那动人的姿态在白汽袅袅里诱着我,任我心底漫起无限的欢喜。生抽、蒜末、白胡椒粉……通常,我在等饺子煮的间隙,会把一个个碗里放入寻常的调料,那样的味道是我们熟悉且喜欢的。

 

对于女子,会做饭不仅是一项技能,更多的时候它也带着生活的审美和情趣。

我在生孩子之前是不会做饭的。一个女子,在做了母亲之后,才能发觉自己身上的潜能。芷涵断奶,我无师自通地就学会了营养搭配。那时,我把煮好的米饭混合着肉汤、胡萝卜末、白菜末、豆腐泥、鱼糕末……用砂锅煨得烂烂的,再喂她。我喜欢她撅着小嘴找我要吃的。

 

很多人说,生了孩子后的女人身上会有一种迷人的味道,我想,这大约就是母性的光辉。一个热爱厨房的母亲,有对生活的温度和对儿女不竭的爱。俗世里的妙人,不论人间冷暖都会热爱土豆和青菜,莴苣与苋菜……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