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失的乐趣

几日前,给家乡的大嫂打电话,相互之间呼喊许久,亦是听不清大嫂所言,电话那端实在噪杂,同样,大嫂也听不见我说,我…

几日前,给家乡的大嫂打电话,相互之间呼喊许久,亦是听不清大嫂所言,电话那端实在噪杂,同样,大嫂也听不见我说,我便挂断了电话。不一会,大嫂打了过来,她说我在赶集呢,刚才人多,嚷嚷的听不清楚。哦,赶集呢!说起赶集,即熟悉亦陌生,我已经记不得有多少年未曾赶过集了,赶集的画面,还停留在很久很久之前。

随便聊聊的图片

这些年,岁月一直流转更替,我也在一直不断的改变。从古朴的小村庄,到喧闹的大都市。从日出而做日入而息,到繁华锦绣尘世,得到了许多,也丢失了许多。日子看似美如画般,实则稍纵即逝。许多快乐的,美好的,皆丢失在了童年!赶集,便是童年里最美好的回忆!

 

儿时的村庄,离镇上有四五公里左右,镇上便是离我们最大的集市。村里很多老人,一年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去镇上赶集。逢年过节之时,集市上最为热闹。有方圆十几公里的相邻,也有几十公里以外的商贩,有民间艺人的表演,亦有各种美食的诱惑。虽不及长安的繁盛繁荣,也是车水马龙。各种买卖的吆喝声,足以让你应接不暇。

赶集,是一种民间风俗。在那样交通不便,物流不畅通的岁月里,许多乡僻之地,所有的生活用品,皆来自集市。尤其是每逢年底时,很多人家,便会把养了一年之久的猪羊,攒了一冬的鸡蛋等,带之集市,换些钱财,以备年货。如有剩余钱财,亦会把春天耕地所用的肥料备齐,以免春季青黄不接时到处饥荒。

我最喜欢随母亲赶集,因母亲赶集时,都会去糖烟酒商店,在糖烟酒店内,购置所用的柴米油盐,当然,亦会给我买上一把,那种红蓝相间的糖纸所包着的糖。每吃一颗糖,都会很小心的把糖纸扯平,叠好放在另一个口袋内,等着回去与玩伴们一起,做各种玩具。可以做风车,叠纸鹤,也可以贴在自己的床头,当装饰物。

每年的二月二已过,镇上便有庙会。庙会一般五天,五天的庙会,便是镇上最为热闹之时,各种物资与人数,达到一年之中的顶峰。唱大戏、玩杂技、舞狮子等各种民间艺术表演云集一起。方圆几十里的相邻,蜂涌而至。只是没有车辆的拥挤,皆是步行而来。远一些的,迎着晨雾来,披着星而归。

前几年父亲在世时,我们姐妹几人带着孩子回去,几个孩子实在闹腾,父亲说带着她们去赶集,起初几人不懂赶集是何意,父亲便说可以买吃的,买玩的。于是四个孩子坐上父亲的老年车,欢天喜地随父亲去赶集。回来时几人激动不已,女儿说赶集买不买东西是另一回事儿,要的是赶集时的感觉。几年过去了,女儿一直回味无穷。

我有多少年未曾赶过集了?已经不记得了。那些柴米油盐需从集市所取的日子已去,那些生活中的乐趣已失。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