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春,是永远的心头好

阳光下李子含苞。那么小的一点绿芽裹着米粒般的白,煞是可爱。(可惜手机拍摄半天,效果都不好。)   油…

阳光下李子含苞。那么小的一点绿芽裹着米粒般的白,煞是可爱。(可惜手机拍摄半天,效果都不好。)

 

油菜花越发开得热烈。

随便聊聊的图片

婆婆纳的蓝眼睛也有一种小家碧玉的风情。

 

三月正午的阳光里,青蛙咯咯地叫,有颗粒感。咯——咯——这声音一颗一颗地向四周涌,有冲击的感觉,而对于春天的勃发,于我是熟悉的。

 

韭菜的绿似乎也是从没有过的美,那是一种青幽幽的茁壮,更妙的是它嵌在金色的油菜花前面。这个时候,蓝天、绿树及站在韭菜地里锄草的父亲,三种不同的质地似乎包括了我眼前的世界,而这是切实的,像这一天暖似一天的春日。

 

鸟是最寻常的。唧唧、啾啾、喳喳……或长或短,或高或低。鸟鸣在明净的春色里是心平气和的,是悠然自得的。而屋后人家的公鸡忽地高声打鸣,这有点不相干的声音,在我望向门外的阳光时一晃一晃地心我荡来,有着半透明的质感。

 

上午我晒在地上的萝卜丁明显地小了很多。昨日雨天,我在萝卜丁上撒了盐,揉搓,沁出水来。今日一早,我从大盆里倒出萝卜丁沥水,空气里带着盐水的萝卜干的气味在四周走。

 

“有点香呢。”

一阵风来,隔壁洗衣服的二爷闻到了,如是说。天气好,他也正忙着洗洗刷刷。他面前的大盆里装着满满的一堆衣服。他的一边,那件厚棉袄臃肿地堆在脚踝上;另一边的脚踝上还堆着带绒的被单。

 

这样的情形使人想到春在往深里走,冬日里的厚衣服真可以收起来了。

——单为这缘故我就会自然而然地喜欢春天。

 

不知怎地,我又想到先开花的白玉兰,椭圆形的花瓣,肉嘟嘟的,然后带着凉凉的玉质感,从光秃秃的枝桠伸出去,仿佛青春的我们,其实什么都没有,但就是恣意,就是放纵。那时的我们睁大眼睛打量着世界,这样那样地走出去,广州、深圳、北京、上海、武汉……因为年轻,因为不那么在意失败(想着可以从头再来),所以是无羁的,身上有一种开天辟地之初的气魄。

 

其实,早春的花何止玉兰。桃花、李花、迎春花……都是先开花,再长叶,它们柔韧的枝条开张努合,它们对于生命的控制是从容而又霸道的。

 

此刻,蓝天白云,金灿灿的油菜花在春风里轻摇,鸟鸣、蛙鸣,此外好像还多了一点什么,和着远处传来的谁家在钻孔的声音沙沙而来,粗俗响亮的。我着天蓝上衣,蓝牛仔裙,微笑着,记录着这一切。(嗯,非常满意的一切。)这是我最享受的时间,因之更觉得这春日的好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