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阳

疑是雨落在遮雨棚上啪啪的响,却原来是雀鸟在雨棚上啄个不停。 “这鸟天天吵得好早,让人睡不安生。”我拉开窗帘,看…

疑是雨落在遮雨棚上啪啪的响,却原来是雀鸟在雨棚上啄个不停。

“这鸟天天吵得好早,让人睡不安生。”我拉开窗帘,看见门前菜地挖蒜的妈妈正转过身仰头看我,于是大声说。

门前李花、桃花即将吐艳争芳。青蛙也在鸣唱。

“卖鱼苗啦——鲢鱼、草鱼、鳊鱼,还有虾苗啊——”远远的声音。该是叫卖鱼苗的人又过来了。这几天他都在这边转悠。这时节,正是下鱼苗的时候。很多人家水塘不大,于是花一点钱买一些鱼苗投放,免了育种的麻烦。
在我的印象里,鲫鱼苗是不需要买的,它们一般都是自生自长,活泼得很。

油菜花遍野怒放,呈现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往年油菜花开的季节,会看见蜂农过来,今年我还一个也没有看见。许是别处有更好更多的花,蜂农转走他乡了。前日在QQ空间里,看见有人晒照片,一群人儿站在油菜花中间,笑着、闹着,拼命使劲,与花比美,只是,人怎能比得过自然的美呢?

想起前日去阿依莲买一条绿裙子,导购一个劲儿对我说,你穿上真好看,现在正是油菜花开,穿这个正好去菜花地拍照。
——我是真正不爱听的。

随便聊聊的图片

其实,花开即花落。近两日我看先开的油菜花已开始萎谢。只是千万朵花在一起,那些纷纷扬扬飘落的花瓣无人在意罢了。这两日晒萝卜丁,我都会从萝卜丁里择一些花瓣出来。金黄的、怏怏的花瓣皱巴巴的缩成一个小点,藏在一个个小丁里,怯怯的。我心想:“你最美的时分过去啦。”忽然又意识到这只是油菜花,花落了,会结籽呢。那还有比这更好的吗?

然而,失落还是向我袭来。我一边翻晒着萝卜丁,一边把遮阳帽压了又压,就嗅到一股阳光的味道。我很喜欢阳光的味道,但对于一个人到中年的女子,现在的我对阳光是有几分惧怕的。年岁渐长,皮肤的自愈力比不得从前,晒黑了,晒出斑了都是需要时间才能恢复的。

“你们这些年轻姑娘媳妇们就怕太阳晒。生怕晒黑了。”妈妈说,“不像我们老婆子,反正不好看了,怎么都行。”
我看着妈妈,有些惊异地望她。的确,她曾经白皙的面庞因为岁月的侵蚀,现出老年斑。

“小时候我也不怕晒。六月的中午,大太阳顶着,还骑车出去玩。现在老不老,少不少的,还是要注意点好。”我低下头,继续择着筛子上萝卜丁里的油菜花瓣,心底感到深邃的静谧。我想那皱巴巴的花定是在接近顶峰的时候被风吹来的,它太劳顿了。这样想的时候我不免深深吸了一口气,完全把自己想象成了一朵花。

晒好萝卜丁,我站起来走到妈妈跟前。(她正蹲着择大蒜。)一股大蒜的气味扑鼻而来,钻进了我的脑门。
“您天天给他们腌大蒜吃,也不嫌味大。”
“他们都爱吃啦。春上吃大蒜好,杀菌。”
“我知道吃大蒜好,不过,我可不敢吃。嘴巴里味太大,小孩子又不管你爱听不爱听,直接说你嘴巴臭。”我这样说着,自己先笑了。
妈妈也笑。

我们的眼前,树木、菜蔬、人家的屋顶、花儿、鸟儿,一处处的风物都承受着春阳的沐浴,灿烂夺目,明朗极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