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树含烟

窗外刮起了风,呼呼的。如此活泼美丽的春,一改前几日的明朗,暗淡了天色,看起来有些忧郁了。 明媚也罢,忧郁也好,…

窗外刮起了风,呼呼的。如此活泼美丽的春,一改前几日的明朗,暗淡了天色,看起来有些忧郁了。

明媚也罢,忧郁也好,春总归会无可挽留地一寸一寸过去的。这样想的时候,莫名的,就有了惆怅,有了焦虑。

此刻,浅白色的光淡淡地打在地板上,昨日无比丰饶的阳光滑走了,从前面的白墙翻过去了。天气预报说有雨,在雨天,这样的惆怅和焦虑会好些吗?——哎,怎么会呢?雨打花落,今日开得好好的李花在一场雨里会七零八落,灿烂的油菜花在一场雨里更不知会给农人带来多少损失。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不想也罢!
想多了便是愁!

与这愁绪相对着的,是风的呼呼声越拉越长,长得有些熬人。我侧耳听着,心绪变得有些不宁。于是起身,站在窗前发呆。不远处,油菜、桃树、李树、栀子树、香樟树、桂树、柿子树、水杉树……无一不在风中摇摇晃晃。而晾衣杆上的被夹子夹着的被单被风撩得老高,又在风的间歇处落下,再扬,再落……于是,虚空感便升起来了。那种无边无际,无法解释。

心在风的拉扯里疾驰。

“叮!叮!”手机微信里的声音把我拉了回来。摸出手机,解锁,点开一看,原来是芷涵发过来了图片。今日周末,她与同事一起去河滨公园赏春,那边树木的绿芽清净明亮,水面豁然开朗,砖头铺成的甬道沿着绿草延伸。有人伫立在水边,把自己已经融化在大自然之中看那水那绿。我感到一种深邃的静谧,一种清新悦目的情致。

“嗬——嗬——”强劲的疾风,又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玻璃窗上的遮雨棚被吹得嗒嗒作响。这春,可真不像我想象得那么柔和乖顺,它拉扯着,冲突着,内外较着劲。有几分钟,我默默看着,感受着。可是,我走不进去,或者说,我走不出来。昨日的明媚,今日的灰暗,咫尺天涯。

“唧。唧。唧。唧。”是雀子在叫。雀子站在桃枝上擦拭着自己的黄尖尖嘴,它擦拭着、张望着、跳跃着,快活极了。偶尔,它又顽皮地飞起,再稳稳地落下。树枝摇动,它的小身体就跟着摇,气定神闲,不惊不惧,就像在另一个空间,一个莫名的空间。这时,我心底里的春开始漫上来,漫上来。

这春光乍泄的时日啊,冷与暖,哀与伤,怕是还在流连中呢!

渐渐地,我的心慢慢平静了。说不清是怎么开始的?是从芷涵发过来的那张照片,还是那声鸟鸣?又或许是,熬着熬着,就熬好些了。反正,时间就在眼前,然后流逝,一去不返。

“妈妈,刚刚谁给你发信息了?”这时,安安凑过来问。
“啊?”我回过神来,转头惊异看她——一张笑吟吟的脸!
我抬起手,点开图片,说:“你看,姐姐那边的春天……”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