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禅语

一   此刻,小桥村春光明媚,但相当安静。唯有鸟雀的声音才能击破这种宁静。它们唧唧、喳喳、啾啾,或者…

 

此刻,小桥村春光明媚,但相当安静。唯有鸟雀的声音才能击破这种宁静。它们唧唧、喳喳、啾啾,或者发出别的什么我无法形容的婉转的鸣唱。我看着它们:看它们在细枝上反复擦拭着自己的小嘴;看它们啄新开的李花;看它们起起落落,并不飞远;也看它们相互追逐,恋爱,亲昵。

它们比我活泼,比我可爱。

它们和我的孩子一样,充满希望。

随便聊聊的图片

 

视频里,那股向人类袭来的惊涛骇浪是那么强大、那么突然。那些忧伤的母亲,恐惧的妻儿,让人觉得维持世界长久安宁是多么的必要。然而,那些可怕的,几乎难以用语言形容的,使千百万人流离失所的行为让世界充满不确定性。

 

这还不够。很多不相干的人还在互相辱骂,互相攻击对方。那些人在争论,实际上,他们也搞不清为什么。我想,没有一个国家,没有一个人愿意陷入可怕的战争之中。

我想,我需要做到的是:在别人头脑发热大声喧嚣的时候,退回到自己的内心并保持沉默。

 

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

 

 

现在,我怀着感恩的心情打量我生活的地方——“小桥村”。这小小村落,有我熟悉的风景,熟悉的力量。我在庸常的日子里生活。尽管平淡,尽管曾经有那么多的不甘,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现在越发体会到如今的好。

 

 

给孩子们拍照。

他们围着小池跑了一会,而后停下来看花,看蜜蜂。蜜蜂嗡嗡的,他们指着它们叽叽喳喳地说话,欣喜异常。

我想起自己小时候喜欢捉了蜜蜂养在玻璃瓶里。那时真不懂事,以为在玻璃瓶里放了油菜花,蜜蜂在里面就还可以和从前一样采蜜。殊不知,失去了自由的蜜蜂,其实是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昨日的风已无影无踪。

门前的李花开了两天了。仔细看,李枝上还残留着少许的花苞没有打开。桃枝上的花苞斑斑点点,那些红点点仿佛春天的小嘴巴,正吮吸三月的精华。看着它们可爱的样子,我忽然想,大地养育了它们,仿佛就是为了在春天重现曾经的美。

 

 

 

父亲来到菜地,锄草、整地,然后刨出一道道沟垄,下种,覆薄膜。种子在银白的薄膜里,像等待出生的婴儿。我等着种子发芽的时刻,等着它们嫩嫩的芽长高,顶起薄膜,露出绿色的小身子。

种子会将自己漂亮的孩子还给父亲。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