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哭,我亲爱的人

吉林省昨日新增合计超过4千,整个省按下了暂停键,远离市区的小县城街头巷尾也是一片寂寥,前天全员核酸检测后,这两…

吉林省昨日新增合计超过4千,整个省按下了暂停键,远离市区的小县城街头巷尾也是一片寂寥,前天全员核酸检测后,这两天异常的安静,清晨望向窗外,仿佛只有还在冒烟的供暖烟囱才能体现出这个县城还有生气,往日在公园或是操场晨练的身影也都消失了,傍晚,没有热闹的广场舞也没有喧天的锣鼓声,只有老爸老妈手机里的主播依旧声嘶力竭贩卖着,只不过,他们也只是捧个人场,快递暂停后再也不用剁手了。段视频刷多了“完了,芭比Q了”也成了老妈新的口头禅。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已经不刷短视频了,很多恐慌都来源于那里,受不了乡亲们声嘶力竭的呼喊,也没办法去体会被确诊的恐惧,网上流传一句“青春才几年,疫情占三年”,我记得去年初疫情零星爆发的时候我还在原公司的读书会上分享过一篇我自己写的文章,大意就是如果疫情一直不结束,我们难道真的要这样常态下去吗?想不到我都离职一年了,这个疑问依旧没有答案,甚至如今闲赋在家,身处疫情之中,更值得我去深思。

炒股的人都知道,市场最后的崩溃不是所持股票资质的变化,更多的是恐慌情绪的蔓延,我今天把这个用来类比一下现在的疫情,也许说的不对,我也就是个普通人,也谈不上传播力,以下只是个人片面感受,不代表任何观点,别喷我。

这次省内的疫情曝光来自于高校学生的吹哨,对于这种行为我也是双手赞同,如果不是他们,再拖延下去,感染数字会更可怕。可同时,我在思考,对于病毒,我们的认识是什么?从学生和家长在网上流传的求救视频可以看出,虽然已经三年了,我们还是很怕,觉得如果感染了得不到及时的救助,我们会有生命危险。为什么,为什么明明在疫苗接种率已经很高、同时致死率很低的今天,大学生以及那些并不老迈的中年家长如此慌张呢?

我觉得是我们的舆论所致,不可否认,动态清零及常态化让我们的防疫做到了世界首位,致死人数在庞大的人口基数下也是最低的,舆论在宣传我们的胜利的同时,对比之下我们得知国外发达国家的死亡人数以及病例次数居高不下,这就更加坚定了我们这么做是对的,成效是显著的,病毒是可怕的。

我原本以为也是这样的,虽然在网上刷到了一些在国外自行在家隔离的博主,每天记录自己的抗病过程,直至最后康复,我也觉得染上病毒还是很可怕的,特别是流传的各种可怕的后遗症。直到我认识的一个前同事,在澳洲也感染了,而后如同得了一场感冒一样,痊愈了,她说,基本上年轻人熬一熬就过去啦。

反观我们的舆论和宣传好像从来没有人告诉我,得了之后会怎样,多久康复,去了医院会怎样,不去医院自己能不能隔离治疗,没有,一点讯息都没有。所以大学生害怕,家长害怕,所以恐惧蔓延,就连坚强的东北人也怕得不行了。

三年了,病毒不知道变异了多少代,名字拗口得我也记不住,可我们对病毒的了解似乎还停留在第一代的恐惧中,是不是也该升升级了?

不想往下写了,怕人家说病毒没在你身上,没有发言权。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