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桃花湖

桃花湖原名桃花江水库。离桃江县城约45公里。全程有数十道弯。道路崎岖,蜿蜒曲折。爬上山顶俯瞰,一条盘山公路宛如…

桃花湖原名桃花江水库。离桃江县城约45公里。全程有数十道弯。道路崎岖,蜿蜒曲折。爬上山顶俯瞰,一条盘山公路宛如一条银白色的丝带,在群山峻岭中环绕。
随便聊聊的图片
湖,指被陆地围着的大片积水。桃花江水库后来改名为桃花湖有它的缘由。这座中型水库的积水源源不断地流入桃花江。每当桃花盛开,桃花江畔片片桃花竞相开放,争奇斗艳,美不胜收。美丽的桃花湖与蜿蜒的桃花江自然是桃江一道亮丽风景。
坐落在群山之中的桃花湖四面环山,群峰秀丽,树木葱茏,绿意盎然,湖光山色尽收眼底。座座青峰倒映在明镜般的湖面,湖和山相映衬,水天一色。美丽的湖光景色让人心旷神怡。
五十年前桃花湖曾是我们知青下放时的地方。六七十年代时期,有近二百名知青被下放在这里,被分为好几个知青点。这些知青点就分布在水库周围的几处山垇垇里。推门见山,低头见水。
当时各知青点相互来往的交通工具就是小船。木制的小船上配有双桨或单桨。划船时全靠用桨来控制着小船的行驶方向。
划船需有技巧,功夫不到位,小木船就会失去平衡。我刚学划船时,船总是在原地打转转,苦练了一段时间后才掌握了划船的基本要领,小船不再在原地打转,而是可以用桨板的着力点和通过角度的变化来控制小船。熟练的划桨技巧使小船轻快自如地前行。

后来水库有了带马达的机帆船。马达的轰鸣声打破了水库以往的寂静。给幽静的桃花湖带来了几许生气。
机帆船下水举行的试航仪式很隆重。仪式后满载着干校知青的机帆船绕着水库巡回一周。船上的知青沉浸在欢声笑语和马达的轰鸣中。这是当时桃江五七干校知青点的一大盛事。当时热闹的场面,记忆犹新。
水库里养殖的鱼很多。那时水库的鱼归国有渔场所有。渔场对水库的魚业管理很严,不准私人垂钓和捕鱼。当时渔场捕鱼的工具主要是撒网捕捞。每天捕的鱼数量不是太多。我所在的知青点就在离渔场的不远处。但很难吃得到渔场的鱼。
我下放时的知青点叫狮子山连,后改成为虎形山工区。
山,是指地面形成的高耸的部分。有些山为便于记忆,人们便根据山的形状和特点来命名。狮和虎都是威猛雄壮的象征,可我们那时实在是太弱小,刚刚放下书包,便扛起了锄头。还只十六七岁的年纪,身上带着孩童的稚气。
知青时我曾当过守山员,背着一个竹筒和一把带着长把的柴刀。竹筒上开了一条通槽,把柴刀扞入竹筒中间的槽中,再用绳子拴着竹筒的两端系在腰背上。柴刀和竹筒是巡山的随身物品。柴刀主要是用来防身的。在山上巡山时柴刀是防止野兽攻击的武器,也是披荆斩棘的工具。当时的这身穿着打扮,有点象武侠小说中描写的行者或刀客。每当夏天穿着那件印有红色虎头头案的白色背心,从山上下来时,还真有那么一点“打虎下山”的感觉。
在山上守山时见过野猪。野猪是一种很凶猛的野兽。记得那年冬天下大雪时,我曾见过好几头野猪就在离我居住的哨所前方几十米的山路中急速地穿过。
知青时我曾见过一条巨大的黑蟒。那条巨蟒就在前方离我仅几米左右的山涧小径上穿梭。山径的一面是山坡,一面是长满荊刺和杂草的水塘。当这条巨蟒正横穿小路时,我惊吓的出了一身冷汗,急忙的往后退,并转身就跑。由于有些害怕,不敢冒然而行,所以没见到巨蠎的头,也没见到巨蟒的尾,只见到直径如碗口般大的黑褐色的长条身躯,在山径上缓缓地滑行。那是我一生中见过的一条最大的蟒蛇。
很留恋在桃花湖度过的那些时光。夏天我划着小船去水库对岸的山上打柴。把小船划到湖心,任凭轻风吹着小船在湖中回荡。仰面躺在座位上,尽情享受阳光的温暖,俯瞰湖中的倒影,沉醉在对未来的幻梦中。小船靠近湖边后,便把船靠停好,攀爬上湖边的山岚。走动的声音惊起了树丛中栖息的小鸟。不时有几只长着彩色长尾巴的山鸡从山林中飞过。山林中的树木是禁止砍伐的,打柴只能采集那些老树的枯枝和已枯萎了的竹子。
在湖中划船是件很愉悦的事。如明镜般纯静的湖给人以闲散感觉。在宁静的湖中,桨的每一划动,掀起一圈圈水涡和一条条美丽的线条。两条水线分叉开去,水面的倒影也带上了波痕。尽管我尽可能轻柔地在湖上徐徐地行进,船在行进时泛起的微波还是一直延伸到目光所及的远方。划桨碰击水流,发出有节奏的声响。落桨的回声,在宁静的湖中显得甜美而又悦耳。小船在湖面上泛起的细细波痕,现仍在我的记忆中荡漾。

桃花湖是美丽的。那样碧蓝,又那样的宁静。知青年少时的青春朴实无华,有如纯水般静雅。在知青点生活了四年零一个月。这是我一生中最难忘和最美好的时光。
知青,是我走向社会,迈向人生独立生活的第一步。在这四年零一个月中,我垦过荒;植过树;种过田;放过牛;喂过猪;守过山……桃花湖畔有我走过的足迹,山林田野有我洒下的汗水。在短暂的四年多里,有对现实生活的迷茫,也有对未来生活的憧憬;有在劳动中的欢乐,也有在知青岁月中建立起来的最真挚的情谊。
这是一段人生的历炼,也是一段流逝的青春年华。知青下放五十年过去,我们都已年过花甲,渐渐老去,知青时那些难忘的事和那些亲切的人,依然在我的心中萦绕,挥之不去。
2017年,我第一次参加知青聚会,也是我在45年后的再次见桃花湖。桃花湖虽已变得有些陌生,但仍可以找到知青生活的记忆。曾经劳动和生活过的痕迹还在。如当年在知青点种下的水杉树,如今已长成参天大树。当时种树的情景在脑海中仍记忆犹新,仿佛就在眼前。
桃花湖,我心中的湖,那是我曾经有过梦想,也曾留下过梦想的地方!
当阔别知青点五十年后再见桃花湖,不禁思如潮涌,感慨万千。
谨以此文纪念桃江五七干校知青下放五十周年!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