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河堤上跑过

河堤的北侧是一湾静静的河水,映照着蓝色的天空,河堤的南侧是高高的白杨树,裸露着枝杈向着高空延伸着生长的力量。 …

河堤的北侧是一湾静静的河水,映照着蓝色的天空,河堤的南侧是高高的白杨树,裸露着枝杈向着高空延伸着生长的力量。
这是初春的天气,雨水已过,惊蛰未来,但阳光已经初显温暖的力量,大地光彩重生,一切都孕育着无限希望。宋朝志南和尚那首“古木阴中系短篷,杖藜扶我过桥东。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多美,其实,春风和阳光给人的感觉是一样温暖,是那种清风拂柳水波荡漾的感觉。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临近中午,跑完诊所,将车停在路边,脱掉棉服,顺着一条小土路向东跑去。在有阳光的安静的小路上跑步总是一种享受。朱自清说“且享用这无边的夜色”,而于我则是“且享受这安静的时刻”。路的两侧是高高细细的钻天小白杨,村庄掩映在远处的阳光之中。田间小路,如今也很稀缺,随着经济的高歌猛进,柏油路几乎正在覆盖着整个农村道路。所以,你要寻小路,就得到田间方能得。脚踩在土路上,涌泉穴和大地相通,其实本质就是人的身心在和土地进行一种交流。记得有一次老师讲课说,人自身的疾病或者不良心情是通过脚底排走的,大概很有道理吧。
突然发现斜坡阴面尚有残雪,洁白,又像形状不同的印迹,土色与白色并存。冬天正在远去,可它寒冷的影子还存留在某处。但已经不再有丝毫的寒意,而是想象捧起一手残雪,感受其温暖的力量。万物兴衰皆自然,寒往暑来,冬夏往复,人生就是一个又一个不同的循环。
但远处的残雪会给人一种震颤的力量,依附于大地而存在,又将融化在其中,就像生于斯长于斯埋于斯的生命,含有美,含有过去,含有即将远去的这个冬天的全部。时间不动声色,却带走了一切又成就了一切。那首《北国之春》“残雪消融,溪流淙淙,独木桥自横”,倒是与现在的场景吻合,不见小桥在何方,但见河水东流去。

 

小路的尽头不是田野就是村庄。顺着一条没有名字的沙路折而向北,沙田里已有劳作的人们,浇地,无数个喷薄的雨丝从黑色的塑料管里飞出,在阳光下闪烁,呈现出无限多个彩虹。跑到顶头,没有了路,一排平房矗立,门口挂着红色的棉门帘,一个刚洗的褂子也挂在门口,没有主人,可有两匹马在圈里倒嚼,不时一声嘶鸣,在空阔的田野里传出很远。
折回,继续一路向东,然后顺着又一条小路向北,跑上斜坡,便是高高的河堤,小河蜿蜒而过,映照着蓝天白云。河上的天空和河底的天空一样的宁静,也许在做那彩虹似的梦,但寻梦人却不知去哪里寻找。一辆应该是“和谐号”动车呼啸而过,速度极快,梦般地掠过河水,消失在远处。车里的人们好快呀,匆匆从一个城市赶往另一个城市,在忙碌中旋转,想停下来都不能,但主要的是不想停下来,因为我们都喜欢上了这种忙碌的状态,而且都坚定地认为,在奔梦的路上应该是这样的速度快。
但大自然却是安静的,河水也是安静的,头顶的天空也是安静的,鸟儿飞过天空却是安静的,河水里的小鱼也是安静的,它在做着自己的梦,和空中的飞鸟恋爱,大地也是安静的,所以孔子说“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兴焉!”
在河堤上跑过,有风,但温暖。足下的土地给人柔软的感觉,跑向远方,孕育着无限的希望的跑向远方,什么都不用多想,让这身心融入到这偶遇的大自然之中,就像春天给人无限希望无限生长的力量一样,浑身充满了奔跑的力量。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