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笔六则

1.   一个人散步,荆桥渠,杨柳与菜花,喜鹊和白鹭。渠边无人,大片大片的春光仿佛为我一人独有。 散…

1.

 

一个人散步,荆桥渠,杨柳与菜花,喜鹊和白鹭。渠边无人,大片大片的春光仿佛为我一人独有。

散步回来,上街买菜买水果买日用品。千禧果十五块钱一斤,一管牙膏花了三十八块钱。昨听邹先生说油价涨得厉害。他们这个行业大环境不好,钱不好挣,以后过日子需紧巴些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2.

 

前段时间写了一篇有关手术的文字,本来还想接着写,后又想,写了又咋样?搁下了。去年写有关读书的,写了五千多字,没结尾,放着,哪天找出来,好生写。觉得每日的日记记着很轻松,但回忆从前,并付诸于文字,还是累人的。那些深藏在脑海的东西,或许安安稳稳住在那里就好。

 

3.

 

小睡片刻,做了个梦:去某个寺院烧香,烟雾缭绕。一尊佛一尊佛拜过去,后在观音菩萨前站住。观音菩萨银盘大脸,慈眉善目,端坐莲台,欲语未言。后我走出来,见寺院满墙迎春鹅黄,花随风动。

(记忆里就去过二圣寺烧香。其它都是顺便去的。)

 

4.

 

几天前的一个大早,三叔到爸妈家来。

他今年明显比往年来得次数多了许多。

去年年底三妈骤然离世,三叔一个人失了伴,形单影只。记得小时候,三叔用箩筐挑我下地干活,还带我去淤泥湖挖藕。印象最深的是从前春节,我们每年去三叔家,他都会拿出最好吃的招待我们。妈妈不会炸黄豆酥,三叔的黄豆酥很好吃,我们是连吃带拿。

我还记得三叔从前种一种叫作玉环的蔬菜,真的像玉环。现在没看见过了。

三妈去世,我拉着三叔的手说,要他不怕,如果觉得孤单,可以过来小桥与我们一起,这样也有个照应。

三叔身体很好,看起来很年轻。听妈妈说,他又开始做事了。

三妈去世,他告诉我说他不做事了的。想来他一个人在家,不做事只怕更无聊。

三叔两个女儿。小女儿远嫁,大女儿未婚。

三叔现在的心情,大约不是我能够理解的。

又想起三妈下葬,大家都要三叔不去了。(我们这边配偶不兴去。)他说,我怎么能不去?后来,他给三妈烧纸钱,说她把他一个人丢这边了。

妈妈告诉我说小姨电话给她的时候,说三叔哭得厉害。我没看见三叔大哭,我只看他噙着泪,给三妈穿衣服。

 

5.

 

雷雨过后,阳光浅淡。窗前油菜花仿佛升起一团水雾。敲水一样流淌的字,听客厅里的电视传过来的新闻,想到我们国家未来的走向其实与每一个老百姓都息息相关。

 

6.

 

又是周三,后天下午安安又该回家了。她说双减过后,虽不需要周末在学校上课,但中考还是要好成绩才可以上好高中。

每次回家,他们的作业都多,语文数学物理英语化学历史政治,认真完成需花很多时间。不得不说安安很自律,老师布置的作业她从不打折扣,然后写自己买的资料,整理错题。她说,如何保证每次大考都能考出平时的水平,她心里是知道的。我有些惊愕,问她怎么知道的?

“我从读小学时开始就摸索了。”她抿嘴一笑。

上次安安与我聊到体育中考。她说跑步,跳绳没问题,但足球她踢的时候总喜欢用脚尖,而且习惯性绷脚。

“我一踢足球总条件反射似的想起跳舞,那脚就绷起了,就带不好球了。”她有些无奈地看我。

我哈哈大笑。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