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人间*菖蒲,于浮世寻得一份清雅

菖蒲,在我眼里是草,气质如冬野的早熟禾,细细的叶,绿绿的,一撮撮,就算是开花,花还不如叶好看。 早熟禾随处有,…

菖蒲,在我眼里是草,气质如冬野的早熟禾,细细的叶,绿绿的,一撮撮,就算是开花,花还不如叶好看。

早熟禾随处有,秋生,春花,夏枯。菖蒲,野生未见过,花店过目,初见,一幅草的模样便知是菖蒲。确实气质不同,只一眼,玉绿玉绿,润润的,小巧儒气,独有高冷雅致。心一动,买棵回家养。生长习性一无所知,植入陶瓷盆土中,并不用心侍养,只几个月,由青翠可人的小家碧玉,日渐消瘦憔悴,人老珠黄,枯草一撮。我毫不疼惜,弃之栽花容月貌的石竹花,花开不断,芬芳醉人。

此后,再无动养菖蒲之心。

随便聊聊的图片
之后,网络熟识文友阿哥,不仅日日推新文,乐此不倦,源源不断,无论多寻常细小之素材,皆能洋洋洒洒,得心应手书写成章。且常晒他清溪边寻菖蒲,或老友赠菖蒲之美事。他的菖蒲大都不甚茂盛,三两株随性斜依于怪石,或亭立于钵,清水供养,苔藓点缀,摆于书房,野趣清雅,清心净气。便觉其人文艺风雅,且有一颗珍贵的闲心。

我随着略微了解一下菖蒲,才知其草被文人称“天下第一雅草”。

“弹古琴,品普洱,着唐装,听昆曲,燃沉香,可密宗,植菖蒲”,菖蒲居然是江南七俗之一,深受文人喜爱,其实这里的俗即是雅。

菖蒲亦与兰花、水仙、菊花,并列为是花草四雅之一,称之“最有禅意的植物”。

翻阅菖蒲之词条,赞誉其诗文铺盖网页。菖蒲品种繁多,常青,喜水,习阴,生于野,安于室,“不资寸土,不假日光”,象征着君子高尚的品质。貌如菖蒲的早熟禾,缺其品质,只能于野,无人问,永是野草了。

甚至古人给菖蒲过生日,“二月十四,菖蒲生日,修剪根叶,积海水,以滋养之,则青翠易生,尤堪清目。”其中的美妙,浮躁世俗之人不能够理解。

近日又被一友痴养菖蒲,惊翻天了。

群友寻找回忆,于公众号后台留言,并上传一排菖蒲盆景图,形态格高,韵致写意,皿中青绿一痕,纳闲水野景趣味于掌心,赏之尘襟荡尽,心神逸散。

见他的菖蒲,有如见其人亲近。他把菖蒲养至蒲人合一境界,无需多久,我便亲切称他回忆兄了。

回忆兄养菖蒲可不是我,买个盆装土埋了。他的蒲器,随手废物捡得,亲手研究制作,件件出艺术品。

各种平庸石头,细心雕琢,异形怪状。一蒲,一石,一青苔,信手拈来,做蒲石盆景。浓淡干湿,对比相宜,菖蒲身材纤细,于石缝生一抹绿,自然古朴,拙美中透出活泼。

打火机,酒瓶盖,笔冒等,落入回忆兄手中,皆被整出菖蒲迷你小景,赏心悦目,不拘一格,煞是可爱。

我极爱笨嘟嘟的石器,里里外外青苔寂寂,挺几茎柔顺秀气的菖蒲,湿漉漉的水意氤氲,通体绿痕斑斑,古朴苍茫,露出岁月幽深的味道。

也爱那盆虎耳兰,老老的紫砂盆,蒙着茸茸叶片,或嫩绿或娇红,萌又可爱;叶脉清晰,美如画的线结构;粉红的虚根,如秀花线,纤细温柔;紫红的盆沿水痕清幽,给人年份很高,却又充满生命张力之美。

看来看去,爱每一盆。

图片​
养菖蒲亦是养心,养情,养诗,得具有一颗静心。

回忆兄言,菖蒲“夜移见露,日出即收”。今世浮躁物欲横流,能如古人闲趣,持有“窗凉气如清雾,起看菖蒲叶上珠。”闲心诗情,于浮世寻得一味清雅,难能可贵。

因此,便想起昨日,休息时间,身边人个个刷抖音,我发呆未抹手机。他们不解我,论我落后过时,抖音不会玩。我居然自不量力,出口说看抖音没出息,出言是不对的人,遭到群攻嬉笑,赶紧沉默。不管何爱好,各有其好。比如刷抖音和养菖蒲,一闹一静,各不认可,但可通融。似乎养花养菖蒲读书的人,容易习惯别人刷抖音,刷抖音的却看不惯前者,因为不能吃不能穿不能娱乐,就是十足的痴子。

而回忆兄娓娓道来养菖蒲之苦之乐之情,比能吃能穿的有滋有味,富有而滋润,出尘旷然。

且听回忆兄叙说:

“2016年4月份,好友送我一丛翠绿喜人的蒲草,刚拿到手,不知蒲草的习性,也不知怎么栽种,经过盆友的指点,心中有个大概,干活时正好看到一块石头,捡回来,做了人生第一盆蒲草器皿(主要是没钱买盆)。秀气灵巧的菖蒲居于简单敦实的石皿,孤清的古意,朴拙的味道,蛮有情调有个性,顿觉有一种满足意,成就感。

就在这似懂非懂,喜欢又不喜欢的当口,江苏的一位大咖推出了蒲展,把蒲草推到风口浪尖之上,同时把蒲草的价格也推向高潮,价格离谱,那位大咖动手做了一个石头盆,我非常喜欢,导致以后只要不管捡到石头还是砖块,首先考虑的是不是能做同款。迷醉其中,乐此不倦。

砖头做的盆,和石头做的盆,基本好用,但一不小心还会烂草,最心痛的就是养很多年了,草已经堆起来了(成型,也可以理解为年功),烂一盆草,要心疼好多天。

有时好友拿走生机勃勃的蒲草,回到家,能活一年半载算时间长的了,短的一个月就没了,也有好友把烂草的盆再拿来,也有不好意思的,连盆都不送来了。与菖蒲悲欢离合,聚散依依,生活因此有了内容,也有意思。

再糟糕的心情,看着居家的菖蒲,千姿百态,风骨野逸,爽雅自得。

爱之,悦之,喜之。

想想平时捯饬折腾付诸心血,剔黄,分株,浇水,宠若心头肉,值得了。”

回忆兄言菖蒲,像是在与我说如何爱孩子般。

我能感受到回忆兄植菖蒲的热忱与兴致,浓烈而执着。我的模版太小,不能把他的菖蒲盆景统统容纳,费劲心思挑最经典,每盆都爱不释手,舍不得放弃。

也许还会有人以为回忆兄很闲,无事可做,才又功夫把菖蒲养得有天有地。其实真正的闲,不是无事可做,而是“心闲”,心一闲,人就闲,便可享受“闲趣”了。

盆盆菖蒲,修身出尘,旷然自适,也正是养蒲人的心境。

正如如陆游的诗中:

《夏初湖村杂题》

寒泉自换菖蒲水,

活火闲前橄榄茶。

自是闲人足闲趣,

本无心学野僧家。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