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骥才眼中的艺术家们

刚刚迈入春天的大门,就被一脚踢进了夏天,难怪大伙儿边擦汗珠边自嘲说:”我们没有春秋季只有冬夏季”、…

刚刚迈入春天的大门,就被一脚踢进了夏天,难怪大伙儿边擦汗珠边自嘲说:”我们没有春秋季只有冬夏季”、“春秋只在战国时期才有”……怪诞窜季的春天,俄乌战争乌云密布,疫情莫名又起波动……感觉这世界奇奇怪怪,整个儿乱了套,活着已觉非常不易。

 

今夜春雷滚滚,风狂雨骤,倒仿佛甘霖洒向人间,滚烫的天气总算收敛了许多。如此良宵,不懂点书岂不是大大的浪费?前一阵儿买的2020年秋卷《收获》正好派上用场。

 

冯骥才的新作长篇小说《艺术家们》是这一期的重头大戏。

 

大冯在序言中自言,想用两支笔,” 一支是钢笔,一支是画笔″, 用钢笔写出了”一群画家非凡的追求与迥然不同的命运″;用画笔写出了”惟画家才具有的感知″。他做到了。笔下才气纵横 ,意趣盎然,不失他惯有的水准。

 

小说以历史发展的时序为经,”三剑客″的思想历程为纬,从精神文化生活匮乏的特殊年代,写到艺术商品化泛滥的新时代 ,以一群艺术家的艺术追求和各自不同的命运,讨论了人为何而活,艺术为何而生。揭示了在时代风云变幻之下 ,要扼住命运的咽喉,要持本心,”出淤泥而不染,濯青莲而不妖”,何其不易!形形色色的”艺术家”们在文中进进出出,那些美与丑、纯良与浮滑、高尚与卑鄙,林林总总,轮番上演,让人窥见艺术圈里的红尘乱象与三眛真火。

 

今年已经80岁的冯骥才是个津味十足、才情丰盈的作家,在几十年孜孜不倦的创作生涯中,一直以故乡天津为背景 ,写了这座城市的悠久历史、风土人情,也写了这里不同时代的世俗气韵。一个城市能被他这样畅快而优雅地多次书写,真是幸运。

 

谁不渴望能用手中之笔,把自己生活的城市,酣畅淋漓地进行反复书写?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下面摘录一些句子 :

 

他喜欢骑车在这种晚秋时节雨后冷飕飕的夜里。昏暗的路灯在雨湿的柏油路面反射着迷离的光,并与树隙间楼宇中远远近近的一些灯光柔和地呼应者,让他感受到自己这座城市生活特有的静谧与温馨。只有老的城市才有这样深在的韵致。

 

在这个没有私家车和高楼大厦的年代,城市的空气中常常可以感受到大自然的气息。 房屋老旧, 行人很少, 纯净的空气里充满了淋湿的树木散发出的清冽的气味,叫他禁不住大口地吸进自己的身体里。他感觉就像穿行在一片无边、透明、清凉的水墨中 。

 

城市的历史美只有诗人和画家才能看到。

 

真正能救赎一个艺术家心灵的,还是艺术本身。

 

只要你再往前走,一定不断有人从你身边掉队 ,走出去;还会有人加入进来,跟在你的身旁。

 

不重复,不是视觉的需要,是我们内心的需要 。作家要写作,是因为他们心里总有一些活生生的人物、难以遏制的情感、苦苦的思考, 给他们压力,叫他们不写不行,不写寝食难安,他们才写。 如果心里没有压力,他怎么写,为什么写。

 

他们本来是山里三条天然的野溪,各自穿木越石,翻坡跳崖, 奋力奔流。在一个深谷里他们相遇,在相遇那一刻他们激情洋溢,光亮的浪花彼此相拥,飞溅的水珠相互浇洒, 他们用各自的灵感激发起彼此的生命的活力。他们相互凭借,相互依靠,相互感召, 相互推动。把原本的孤独化为神奇的丰盈, 并从深谷一直冲出大山。

 

可是当他们来到这无限宽阔的蛮荒大地上,渐渐发生变化,疏离与分手也许是一种必然。 于是,你融化到另一条波涛滚滚的黑色大江里,他注入一池静谧的碧湖; 我则漫漶在光秃秃的大地上,在焦渴的大地的吸吮中,在毒日头的曝晒下,渐渐化为虚无。昨天是美丽的、难忘的、友情的、伤感的,但谁有力量把昨天召回到今天来 ?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