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 宵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我对一种食物有执念:元宵。 是的,不是汤圆,是元宵。 在普通且平常的日子元宵总是会…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我对一种食物有执念:元宵。
是的,不是汤圆,是元宵。

随便聊聊的图片在普通且平常的日子元宵总是会突然涌入我的心间:想吃,好想吃。

记得在上大学时,网购还不像今天这般方便,网上叫外卖更是罕见,有一阵想吃元宵的念头折磨的我疯狂在网上搜寻古城西安可以吃元宵的店,结果毫无所获,最后为了一解“相思之苦”我不得不从学校超市买来汤圆,按照网上的说法,将汤圆倒入刚打好开水的暖水瓶,闷个15分钟左右取出来吃,按照这个法子闷出来的汤圆还真有熟的,虽然不是元宵,虽然有的半生不熟,我也吃的津津有味。

我对于元宵的执念导致我对于每年正月十五的全部记忆就是元宵,每当看着元宵节临近满大街滚元宵的小食品作坊心里说不出的美满与温暖。

工作之后,每年大都是正月初六就开始在校辅导了,但是只要没过正月十六便觉得没有正式开学,心里总觉得很松懈。一过正月初九,我就拉着阿蓓满县城乱串,每天下午到不同的元宵小摊去吃元宵,阿蓓自是不像我这般对元宵疯魔,但是每次她都很乐意陪我。在县城昏黄的路灯下,在飘着细碎小雪的摊点,我们俩吃过了驰名全县城的玉兰元宵、董家元宵,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元宵。

 

那翻滚在热汤里白滚滚的元宵,填补着我的执念。

后来很偶然的机会,王老师知道我酷爱元宵,还特意从市里给我带回她觉得比较好吃的元宵。

有特点应该是好的吧,无论是缺点还是优点,正是这些特点决定哪些人可以进入我们的生命。

可是,有一件事连我自己也觉得很奇怪:我为什么偏偏爱吃元宵呢?

我想了很久,终于找到了“源头”。
模模糊糊地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有一年冬天爸爸每到赶集都会在街上摆摊卖东西,有一次我和爸爸一起出摊,那天天很冷,街上的人很少,爸爸的小摊几乎很难卖出去什么。我站在旁边又累、又冷,因为没有什么生意,爸爸也很少和我说话。临近中午,我饿的不行了,但一直不敢说出来,爸爸好像发现了,就问我想吃什么,碰巧和爸爸摊位临近的是一个卖现煮元宵的摊位,那白滚滚、软软糯糯的家伙已经在我心里翻滚了一下午,我胆怯的指了指元宵,爸爸便叫卖元宵的阿姨给我煮了一碗,兴许是我吃的太快了,总之一碗下肚,我连那元宵的馅是什么味的都没尝出。又过了好久,临近集市人散,冬天的下午显得越发冷了,虽然一天几乎没卖出去什么东西,但我们也不得不收摊了,爸爸又问我吃什么,我很不好意思地又指了指元宵。爸爸笑了笑,然后我又吃完了一碗热腾腾的元宵,我觉得连那汤都是人间美味。

我记得很清楚,爸爸自始至终都没有吃,他说他不爱吃甜的,太腻。

工作以后,每年元宵节我都会囤好多元宵,记得有一年一路从镇上集市买到县城。往往头一年元宵节屯的,甚至可以吃到来年元宵节。

不至于经常吃,只是过一阵子心里空落落的就想吃了。

只是不知道从什么开始,突然就不爱吃元宵了,开始改吃汤圆了,觉得元宵好硬,可是我当初爱吃它也是喜欢元宵比汤圆有嚼劲啊。

到今天,冰箱还有很多去年的元宵。我估计这些元宵我再也不会吃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