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的故事,关于一条河和一条金鱼的故事。

  冬天到了,新年也快来临了。每一个孩子都在期盼着新年的到来!我也不例外。 坐在回乡的汽车上,透过车…

 

冬天到了,新年也快来临了。每一个孩子都在期盼着新年的到来!我也不例外。

坐在回乡的汽车上,透过车窗,我看到那一弯清清的河流从村庄蜿蜒而过,追不到源头,更望不到尽头。我看到一条河,日日夜夜不知疲倦地奔流不息,这条河里有时间的踪迹,有无数人为之殉情而无法挽回的青春和梦想。

人在天天长大,小溪一天天不停地往前奔去,汇成小河,汇成大河,终成汪洋大海的一部分。小溪再也没有了从前的样子,而她的灵气与天真融入时间的河流里,她会越来越坚强,以她巨大的柔情战胜一切坚不可摧的石子。任何事情既已发生,便无法改变,无法重复。我们唯一能做的只是不断向前,这也是我们一直在做的。

一弯河水毫不犹豫地往前流去的信念在哪里?或许,她只是被那高低不平的地势所驱使,或许她只是任性地想去远方看看,或许她只是想去寻找自己的归处。她内心的向往大概只有她自己知道吧!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如今,我大学毕业了,县城驶向家乡的大船早已没有了,速度快了三四倍的汽车取代了往日的船只。关于故乡的船,我写过不少文字,这里就不再多作叙说。

在县城读初中时,我总是喜欢沿着河边那条防洪大堤散步,因为可以望见河流。那天上午,我走在步行街上,看到套鱼的小贩在摆摊,三元可以套五次。我心动了,还是想要试一试。是的,这不是我第一次玩这种套环捕鱼的游戏。终于,我套到了一条红色的小金鱼。小金鱼被装在一次性塑料杯里,老板把杯子递给我,我的内心有那么一丝兴奋,抱着塑料杯直接就离开了套鱼摊。我小心地把它带到河边,这才意识到了问题:我将怎样养活这条小金鱼?我应该给他再买一个宽阔的鱼缸吗?我要给他买可口美味的鱼粮吗?

 

几米有一本漫画书《微笑的鱼》,写了一个人和一条鱼的故事。

中年男子过着不快乐也不悲伤的日子,他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每天走着同一条路上下班。有一天,他路过水族馆,看到一条微笑的鱼,于是他将鱼儿买下,带鱼儿回家,每天与鱼儿相伴。夜晚,他做了一个梦。梦中,这条微笑的鱼漂浮在空中,发着绿光,不知道要飞向哪里。男子害怕失去这条鱼,便追出房间,同发着绿光的鱼一同在深夜的大街上游走。他穿过街道,到了森林里,不自觉地跳起了曾经熟悉的舞蹈,想起了儿时的小伙伴。他们来到河边,一同在河里游泳,尝试各种泳姿,自由又美好。梦的最后,男子发现自己只是一条在大缸里游来游去的鱼。看似自由,却游不出高高的鱼缸。第二天,鱼儿依然对他微笑,他却感到了忧伤。故事的最后,中年男子抱着微笑的鱼,一起走向大海,他要把她送回真正的家。海面上,男子躺在小船上,真的睡着了。鱼儿跳出水面,同男子亲吻

那是一条发着绿光的鱼和一个发着绿光的人的故事。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我犹豫着是否把它送给一位朋友。朋友也是喜欢写作的人,还能弹一手好吉他。朋友在年前辞去了工作,似乎有些消沉,白天在租的房子里睡觉,晚上或者弹吉他,或者去网吧。我们像是两个生活在不同世界的人,却也因为一些原因相识了。我在心里想着:或许,这条鱼能够让他重新振作,因为关心一条鱼,而再度开始关心生命。能够吗?似乎什么都激不起他对生命的热情了。我自己就是一个纵然口口声声宣称热爱生命,却不喜养宠物,甚至连一株植物也养不大好的人。(是的,其实,我不是一个喜欢养小动物的人。)他能养好这一条金鱼吗?

我又想起梁文道在《我执》中的一篇文章,那个无聊至极的电视节目,在每天深夜时刻放映,无数人守在电视机前盯着屏幕——一条鱼在水里游来又游去。那会是一条幸福的鱼吗?

想着想着,我走到了河边的桥洞下。这个桥洞,我已经好多年没有来过了。还是初中的时候,每个周末都要从这个桥洞走过,那个对我微笑的算命老先生就在这个洞口。长大以后,我开始怀念那个算命先生,因为自己的不言语,因为自己的不信任,心怀愧疚。现在,河面比那时候要高出许多,一股特殊的气味弥漫在空气中。这个洞已经少有人走了,人们开辟了许多新路。想象着有一天,你走在那条曾经十分熟悉的路上,突然发现许多地方都不一样了,城市变了,它更便捷、更整洁了,可是你却还在寻找原来的东西······

每天,似乎都有人在河边垂钓。我喜欢吃鱼,因为鱼肉美味、营养丰富,因为自己长在一个有鱼儿游来游去的地方,因为鱼儿哺育了水乡的人们。人们在河里打渔,不分昼夜,不分季节。鱼儿成了人们饭桌上的一道美味佳肴。最爱的便是母亲做的水煮鱼,鲜嫩的鱼汤,爽口的鱼肉。

 

木心在讲中世纪波斯文学时,提到一位诗人莪默·伽亚谟,诗人说:“我的坟,将来一定在一个地方,那里,树上的花,将每年两次落在我上面。”——这是诗人的预想。后来伽亚谟死了,在一个星期五的黄昏,尼达米去到伽亚谟的墓地,只见那坟头有一株梨树,有一株桃树,无数的花瓣儿几乎盖没坟墓。第一次读到这段话时,我被深深地感动。不仅仅因为诗人的坟墓充满诗情画意的美感,更重要的是,诗人在死后,自然的一切似乎都在帮助他,实现了他对诗的追求

那么我呢?我不愿留一方土来埋藏我的尸骨,在地下腐烂。我不喜欢地下那黑暗的环境。如此,我将来并没有坟墓留在世上某个地方,我会化成灰烬,我的骨灰被洒在家乡的河里,然后成为河中的一部分,鱼儿会亲近我。我将用自己的身体来喂鱼儿,就像当初鱼儿喂养了我。如果一定要留下什么,只愿我写下的这些文字能够留下来,引起一些人的共鸣,慰藉一些人的心灵,引发一些人的思考。

 

这样想着,我把小金鱼倒入河水中,看着它游走,在心里暗暗对它说,“去吧,去寻找属于你的一方天地吧。”顿时满心欢喜,以为自己做了一件天大的善事,其实也不过是抓了一条鱼,然后又放了它。

小金鱼,你在河中,生活得还好吗?

至于那个朋友,我后来给他送了一盆生机勃勃的绿萝。转眼就是春天了,我想,绿萝会带给他新的希望。

这是我的故事,关于一条河和一条金鱼的故事。

 

那一年,我二十二岁。

遥想自己正坐在家乡的窗前,望着小河那岸的青山。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