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局游戏,有意思了。

最近因为疫情的原因,一直待在上海,也因为抗击疫情的原因,一直没有工夫写文章或录视频。生命就是一个谜,永远猜不到…

最近因为疫情的原因,一直待在上海,也因为抗击疫情的原因,一直没有工夫写文章或录视频。生命就是一个谜,永远猜不到自己会成为抗疫大军中的一员,以至于当我身着三级防护,手里提着转运箱(这箱子是用来转运的,不是用来转运的),里面装着阳性样本,走向疾控中心的时候,心底里不禁冒出一句里:我X,这日子,有点意思。

 

埃隆·马斯克说:“我们生活的世界是真实世界的概率只有十亿分之一。”

随便聊聊的图片

虽然不清楚这十亿分之一是咋来的,但我还是很认同这个观点,我们大概率处于一个模拟世界之中,换句话说,我们处于一个更高维文明的“游戏”之中。

 

如同《三体》中提及的“农场主理论”一样,我们大概率是处在一种被畜养的恒纪元之中,高维文明开了一局游戏,一关一关打到了此时此刻。

 

那我们是谁?我们自然是游戏中模拟出来的NPC。

 

那么谁是Player呢?如果我们正处于一局游戏之中,那Player自然便是那“造物主”,那世上真的有造物主吗?你可以叫它为任何名称,但它的角色叫作游戏玩家,叫作农场主,当有一天,他把游戏关闭了,那么一切模拟出来的世界都将结束,所有的牛顿三大定律会崩塌,相对论也会崩塌,所有人们总结出来的那些以为亘古不变的规律与道理都会崩塌。

 

胡说八道写到这里,不是为了悲观地讲我们处于一局不能主宰不能左右的游戏之中,而是为了说以下的内容。

 

这局游戏打到此时此处,我们说文明已走过五千年,智慧已经存在了百万载,俱往矣,一切都是游戏,那些是宏大而短暂的历史。一代又一代的NPC离开了这个世界,只是因为它们完成了游戏中角色的生命与使命,在这一层含义上来看我们的人生运数,到底是不是注定的呢?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说是,是因为我们在一个参数集合中运行;说不是,是因为这些每个NPC个体的运数参数是随机的。

 

当你从更宏观的角度望向人世,一切的世间焦虑都不再焦虑,当然,当你从更渺小的人世望向洪荒宇宙,一切的底色都变得沉重而深远,思想是有滤镜的,只有原图的大脑才能无忧无虑。

 

而在这个2022年的春天,在这个新冠疫情来到的第三个年头,世界上的一切在剧烈地变化着,有战争,有疫情,有危险,有机遇,有更猛烈的悲欢。不管我们每个人有着怎样的际遇,当我们以一个更宏远的视角去俯瞰我们的人生以及人类以及整个世界的时候,不得不说,这局游戏,有点意思了。

 

我们常说:人活一世,不能白活。那怎样的人生才算作没有白活?如果我们都是一个又一个,一届又届的NPC,是模拟来到这个模拟游戏世界中完成使命的,那是不是我们更要英勇而努力地去完成这个角色呢?

 

当我们从这个视角去看到生老病死的时候,那不是生,是出现在游戏中,那不是死,那是完成角色消失在游戏中,那不是悲欢,那是角色设定,那不是命运,是游戏参数。

 

所以,我说过:过日子,需要有两种状态:一个是能扎进去,另一个是能跳出来。如果放到修身养性之中去看,扎进去可能是入世,跳出来可能是出世,如果这样看,就窄了,所谓的入世和出世,都属于扎进了生活中去,而真正的跳出来,是看整个更大的这盘棋,这局游戏。

 

我们每个人,
扎进去的时候,都是游戏玩家;
跳出来的时候,都只是游戏角色。

以上的话讲到这里,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理解,如果不理解,我由衷地既羡慕又为你高兴,因为任何继续深入的思考,都会导致因思考而引发的不适,这种不适在每个人的一生终会到来,或早或晚,或猛烈或舒缓。而健康长寿的秘诀往往是少想事少管闲事,而人们也也常说“情深不寿”,可是游戏中每个人物角色好像又都喜欢标榜“智慧”,希望别人认为自己是个有思想的人。所以,人类就是个矛盾集合体,于是最幸福的人就是:长了高等动物的肉体,有着低等动物的灵魂,吃好喝好玩好,不要想太多。

 

只可惜,因为你拥有了高等动物的配置,便同时具有了高等动物的特质:善变。每个人对自己都会经常变心的,更何况对这个世界,所以思考的意义是什么?防止哪一天你变回了高等动物,怕你在某一天回望自己人生的时候,不够坦荡。

 

回过头去解释那句话,为什么说扎进去的时候我们都是游戏玩家,跳出来的时候我们都是游戏角色。其实不管你跳不跳出来,我们每个人都只是游戏角色,我们从小长大,人性与规则,社会与环境给我们造成了一个宏大的假象:我们每个人都是游戏玩家。我们主宰着自己的命运,我们研究着游戏的“规则”,试图制定着游戏的“规则”,ruled the rule,当然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这也是我们向前努力的动力,至少我们要制定自己人生的“规则”吧?

 

这没有毛病,这完全正确。我想说的是,我们一定要有能跳出来游戏玩家的身份,正视自己是游戏角色这一身份的能力和思想。我们在一局游戏中,这局游戏只有一局,再开一局便是另一个时空,这一局游戏有多久?很久,几百亿几千亿年乃至更久,当然这里的“年”是人类的定义,在“游戏玩家”的维度中,可能是十“分钟”或者几十”秒“,或许吧。

 

说这些,有用吗?

 

有用。让我们更爱这个世间,更爱这个世间的每一个瞬间,让我们更容易放下一些没用的东西与执念,让我们更珍惜那些所有的遇见。

 

当太阳升起来,春光泛起来,燕子飞回来,花儿开起来,日子沸腾起来的时候,你要扮演好游戏玩家的身份,我们主宰世间,我们研究规则,我们制定规则,我们友善真诚,我们世事洞明,我们为了把日子的一切变更好,而努力”掌控“人生。

 

当夜幕来临,星斗北陈,我们要花一点时间思考与参悟,我们在游戏中,我们是一个角色,一个举足轻重又无足轻重的角色,这局游戏很长,我们看不到它的开端也看不到它的结束,但我们在游戏中,在这个游戏中,只有一个规则最大也最悲壮:我们在游戏中,我们无论如何都永远跳不出这局游戏,也打破不了它的任何规则。

 

我们是游戏玩家的时候,要感恩父母给予生命,感恩亲人朋友一路陪伴携扶,感恩命运感恩遇见,当我们是游戏角色的时候,便去感恩那”造物主“,他们开了局游戏,在更高维的世界,仅此而已。

 

三月里,春光很美,有阳光,也有雨水,那时我们的花花世界,也是角色所处的游戏场景。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投入而深情地使劲活下去,好好修行,好好享受,去远处,去完成那个属于一个NPC的使命。

 

而到今天,你不觉得这局游戏,有点意思了吗?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