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那只狐狸没等到他心爱的姑娘

一只狐狸啊,它坐在沙丘上 坐在沙丘上,瞧着月亮 原来它不是在瞧月亮 是在等放羊归来的姑娘 狐狸啊,狐狸啊 等不…

一只狐狸啊,它坐在沙丘上

坐在沙丘上,瞧着月亮

原来它不是在瞧月亮

是在等放羊归来的姑娘

狐狸啊,狐狸啊

等不到放羊归来的姑娘

狐狸在唱啊,一只狐狸啊,它坐在沙丘上

坐在沙丘上瞧着月亮,等着姑娘

昨晚我追完了大结局,一切都落幕了,像一场梦一样。我陪着那只狐狸做了一场梦,梦醒了,抖抖身上的沙子,恍惚间,仿佛从未发生过什么。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听这首歌的时候,脑海里总是浮现起一大片一大片殷红寂静的血泊。小枫的血,顾剑的血,阿渡的血,还有丹蚩二十余万族人的血。鲜血将《东宫》染成红色,铺成一路难言的悲凉。如果一早知道这个故事如此令人心碎,你是否仍会翻开它的第一页?

 

至今记得,高中语文老师说过一句话:“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事物毁灭给人看。”所以,人终究会被这种东西打动,它称之为‘死亡’。导演杨德昌曾有句话,他说,电影发明以后,人类的生命比起以前延长了至少三倍。人们之所以着迷于故事,是因为我们想在故事里再活一次。

我爱东宫,我爱它是彻彻底底的悲剧。剧中的每个人并非是特定的非黑即白,而能从善中看到恶,恶中凸显善,这才是人性复杂的真实感。把美好的东西生生揉碎,那般强大的震撼力,馈之于心灵。鲜活饱满的人,个性分明,完整却不完美。没有生来的十恶不赦,没有永远的涉世未深,小枫是,顾剑是,李承鄞亦是。

恰恰悲剧比喜剧让人更加难忘、深刻。正因全剧的悲情色彩,才使片刻的温存显得多么弥足珍贵。对于东宫女孩来说,即便是‘玻璃渣下捡糖’,依旧是甜的。

 

忘川之水,在于忘情。

“你如果负我,我就去喝忘川水,生生世世都把你忘了。”

“你要是敢跳,我就让整个西州给你陪葬!”

“顾小五,生生世世我都要永远忘了你。”

“我陪你,一起忘。”

李承鄞陪小枫跳忘川的情节,是整篇故事的高潮。他哪里就相信什么忘川水能抹掉记忆,不过是甘愿陪她去赴死。大概‘忘记再想起’,是想让我们由衷地相信这个世界上还存在这样一种爱情——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朝来暮往,残梦难忘,纵使相逢应不识。

“我是西州九公主。”

“我是豊朝五皇子李承鄞。”

三生三世,不可强求,不可强求。终是强求。

远嫁的小公主,遥望天上悬着的一轮月亮,静静地思念故乡。

东宫锦衣玉食,东宫灯火通明,然而东宫里没有一个能真正理解她、给她慰藉的人。

寂寞无边,像是蔓延到她心上的黑夜,带着湿润的凉。是啊,哪怕豊朝再好,它也不是小公主的西州。

“以前我不是很喜欢大红色,但你穿特别好看。”

长街长,烟花繁,恍惚迷离,多想时间可以定格,在此刻,没有纷扰,卸下伪装,明目张胆望向你的瞳珀。这或许是全剧中,最甜的糖了。

在他眼里,那抹红是其所见过最美的风景。

而在她手中,那双糖人也早已暗含了结局。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3张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4张
“你以为这一纸婚约上写的是你和我两人的名字吗?那上面写的是西州和豊朝。”

“往后,我偏不和她相敬如宾,我要与她情深意长,相亲相爱。”

他满身黑暗却只想给她带来光明,却终究敌不过那天神安排的命运。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5张
“顾小五是谁?”

“顾小五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男人!”

“我的顾小五死了,永远的死了,是你亲手杀了他。”

“顾小五我这样叫你,你想起来了吗?我曾经唯一深爱过的人,不是别人,是你李承鄞!”

“如果你死了,我绝不独活!”

“李承鄞,我原谅你了。原谅我们所有的甜蜜、亏欠、奢望、绝望。我选择放了你,也放了我自己。”

“你曾经答应过我三件事,记得吗?你还欠我两件事,我要你一定做到。第二件,我要你在有生之年,中原铁骑永不踏入西州半步。最后一件事,答应我 好好活着!”

“小枫,别离开,求你!”

“小枫,回来!”

“我再给你捉萤火虫!”

红衣含笑来,白衣染血去。

死亡,是每一个悲剧最好的收尾方式。死亡,也是作者给小枫安排的最好结局。就像我们知道,从小枫第一次遇见顾小五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她没办法活着。

她是他用一百只萤火虫就可以骗走的姑娘,也是他用整个江山都换不回的姑娘。逃不脱的,是一切宿命的恩怨纠葛。小公主死时才十八岁,在最好的年华里,她就是红的最浓烈的那片枫叶?我仿佛还能看见她的红纱飘起,渐渐远去。她一定是原谅了小王子吧,毕竟小王子答应她的事都做到了,只是,此事古难全,这样好的小公主他一辈子都不会再寻到了 ..

原来那只狐狸,

一直没能等到他的姑娘。

那只狐狸啊,

何时才能等到他心爱的姑娘?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