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欢喜又忧愁的春天

周敏老师写天葵的文章,只见了标题“小小柔花春心炽”,眼前便花影窈窕,细枝,小白花,裂了又裂的叶儿,柔风里轻巧巧…

周敏老师写天葵的文章,只见了标题“小小柔花春心炽”,眼前便花影窈窕,细枝,小白花,裂了又裂的叶儿,柔风里轻巧巧地颤呀颤,真让人春心荡漾。我很喜欢她和丸子老师的语言风格,朴实无华,通俗易懂,平平常常的句子,到了她们文章里,深饱浓情,溢着婉约与美意,读起来十分贴心舒服。天葵的花、果、叶、茎,即科普又文学性,详尽描写出来。但她不知道天葵的枯枝可插罐,像碎白梅枝,古雅又野趣。她看了天葵枝插罐的图片,心动了,再次去看遇见过的天葵,居然被绿化工人薅了。

这样的遭遇,我已多见不怪。

随便聊聊的图片

今年拍的紫花地丁(打过药)

 

这个世界,人间动荡,植物也在艰难地斗争。

我居住的地方,楼下有一块空地,挺立几棵高大的棕树,树的周边是无用的闲地。去年此时,紫花地丁漫地绽放,泼洒浓紫,完全可与普罗旺斯的薰衣草一比。今年春天,空地上各种野草卷着叶片,萎靡不振,空气里飘着刺鼻的农药味。春节时我栽下的几棵二月兰,带着花苞被活生生拔除,扔在奄奄一息的草丛里,已经无生命迹象。

白茬地,芳草鲜美野花摇曳,有什么损失,非要搞得光秃秃,才得益于民吗?很多的野花比公园里特意种植的品种还优秀,它们颜值挺高,友好懂事,花期一过不留痕迹。不似加拿大一枝花那样,高大壮实如数,疯狂霸道,吞噬一切的植物。

但野草的生命力之顽强令人惊叹,有不少即使蜷缩着病叶,极尽用力开出紫盈盈的小花,像病中的小女孩,再难受,依然笑容如花,楚楚可人。停车场梅花状的地板砖空隙里,挺出撮撮紫花花,如水的春光里,熠熠发出紫光。那深沉又高雅的紫,若能剪得一件紫衣裳,多美呀。

 

单元楼前楼后,在这属于成长的季节里,所有的野草,喷了药水,叶子变形扭曲,到处生灵涂炭。

意外地在楼沿下没喷药水的地方,发现大片的活血丹。细蔓儿交织相牵,小圆叶子相拥互挤,绿茵如厚毯,蔓梢柔美地往上举起,粉粉的唇形小花,如粉亮的小星星散落绿叶间。

活血丹之名有些霸气了,实质上是一味低调寻常的草药而已,活血丹的花是粉嘟嘟的唇形,一看便知是迷人的唇形科植物。细柔的茎,泛着淡紫,叶腋下生长时可生细根,或匍匐向前,或直立向上,萌萌的小圆叶儿甚是繁密碧翠,在阳光下像发光的华丽丝绸,生机勃勃,让人看了心情愉悦。

活血丹主治功能:利湿通淋;清热解毒;散瘀消肿。

书上写,活血丹的每片叶缘有十八个缺口(齿),所以也叫“十八缺”。

我蹲下去拍图时,闻到甜丝丝的香味,所以又叫“遍地香”。
当然它还有很多的名字,可见它与人类很熟。

听友人说,它的嫩叶可食。

水淖后凉拌,口感味道平易近人。

虽然这片活血丹生长状态极佳,我还是惆怅,这么美丽的植物,偷偷躲在楼沿的角落里开花,没有自由。

 

抬头看到杨梅,苍绿色的莲花座叶间冒出紫红的花穗,吃杨梅不是稀罕事,杨梅花真是初见。
杨梅花柔荑花序。“柔荑”一词出自《诗经·硕人》中的“手如柔荑,肤如凝脂”,意思是美人的素手像初生的茅茎一样柔嫩纤小,肌肤像羊脂般光洁平滑。可我看了好半天,都像红色的毛毛虫子,不似乌桕树的柔荑花细腻精致,花穗上排列的小花密密地绽放,微距下美极了。
杨梅的花怎么看都像肉歪歪的毛毛虫,大概是未开放的样子。查阅资料得知杨梅花开很难看到,还有这样一个传说:
“有绣娘,手非常巧,喜欢绣花绣草,她绣遍天下所有的花唯独没有绣到杨梅花,不甘心的她去询问村里的老人,但是大家都闭口不谈。最终有个人告诉她杨梅树是大年三十晚上开花,只有半个时辰,于是她就去守着,终于看见杨梅开花,于是她赶紧绣下来。可是大年初一的早上人们在杨梅树下看见绣娘死去了,她的绣做也不见了。”
从此有个传说:杨梅树开花不能看,看的人都会死去。
也有文章描写杨梅的雄花开放,轰轰烈烈,像挂挂鞭炮,壮观,喜庆。而雌花则娇小玲珑,像古典美人。可人类极少看到杨梅花开放的样子,它们藏于叶间,静静恋爱盛放,汲取天地精华,孕育出人间最美味的果实。

站在杨梅树下绿茵茵的马兰丛拍图,一低头,几朵粉云,轻颤着晃眼。
南天竹的叶下,几茎粉花,于一堆儿绿叶丛颤巍巍地挺出窈窕花姿,清纯秀丽,花瓣若我家妞妞的小腮,露着俏皮的笑意,好仙好娇呀,太可爱了。又是美人坯子的野花。经过打探其身世,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夏天无。
只见柔弱细长的花梗,轻盈地举起一串小小粉色花朵儿,专业人描述“花身呈细长钟管状,尽头分作两片花瓣,一上一下地张开,像往外推开的两页门扉。花瓣中间伸出的花蕊很特别,雄蕊和雌蕊扣合而生,组成一个展翅欲飞的小仙女。”
于是,许多人把这种花叫做“洞里神仙”。
这样的花朵结构,不仅美丽,据说是专为昆虫设计。小虫子一见这么甜美可爱的花,一旦痴迷钻进柔嫩的花管,摸爬滚打好半天,才能带着满身花粉出来。再次情不自禁跌入另一朵更甜美的花管,或满身的花粉轻轻抖落自然地与另外的花朵相遇,甜蜜的爱情开始。
真是美妙而神奇,植物的智慧过人。
夏天无,罂粟科,紫堇属,风骨妖娆又不失纯美。顾名思义,到了夏天枯萎,存留地下根块繁衍生息。
小区里物业不懂绿化,乱搞一通,小区外几排风华正茂的广玉兰,正遭砍伐,制造空旷的停车场,好好的生态生生破坏。我真担心隐身在此处,所见唯一的夏天无被发现,受到迫害。
我一定要保护好这棵夏天无,最好的办法,就是等到夏天,挖了它的根块,邮寄给远方的朋友,他居住于乡村,相对这儿,是植物的安全区。

封面图片来自网络,感谢原作者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