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远离家乡的游子,我也是在寻找自己存在价值的一个独立的人。

2017年11月22日,小雪时节,第一场雪降临了(准确地说,应该是在小雪之前几天,雪花就静悄悄地飘落在这个小山…

2017年11月22日,小雪时节,第一场雪降临了(准确地说,应该是在小雪之前几天,雪花就静悄悄地飘落在这个小山村)。

这儿的冬天要比家乡来得早,它比我呆过的任何地方都要更早地迎接寒冷。就海拔来说,在两千多米的高山上,人们依然日出耕作,孩子们依然会在第一缕晨光来临之时,走路上学。我们遇到的所有事,幸运的或者苦难的,都只是自然中再自然不过的事而已。

这天,学校停电了。这样的天气,停电是常有的事,不会停多久,但总是要停那么一会儿电。因为我们上课写字都还是用着黑板、粉笔,停电不会影响学校的正常上课。下课的时候,只有寥寥几个不怕冷的男孩子在操场上走动,缩着脖子,戴着帽子,和小伙伴一起玩弹珠珠的游戏。

遇见第一场雪,我多少还是比较兴奋,停电又怎么能够影响心情呢?放学后,我们打算去学校附近村子里的一个学生家,给他补习功课。

雪下得并不大,山下的路因为走的人多,路上的积雪早就化成雪水了。抬头看看山顶,尚可看见冰渣子。这个时候,你或许会注意到,繁盛的夏季过了,丰收的秋季过了,冬季的大地呈现出一片干干净净的模样。这里的山上,树并不多。可能也正是因为树不多,所以山上并不见有河流。听龙老师说,原来山上也是有很多树木的,好几年前的一场冰灾摧毁了树林。第二年的春天,人们开始使用土地,种的最多的就是农作物——苞谷和洋芋。好几年后,人们才渐渐地开始栽了一些树。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想起高中时,住宿的第一个寒冬。过了十一,天气渐渐变冷,我盖的被子依然是开学时买的薄被子。几乎每个星期,我都会给妈妈打电话,妈妈总是会问我同样的问题,“今天吃了什么菜?天气冷不冷?有没有厚衣服穿?”我也常常用几乎内容不变的话回答她,“吃得挺好的。不冷,放心。”下晚自习后,我们会去食堂提热水来泡脚,睡前如果不泡脚,睡觉时,我的双脚总会不自觉地蜷曲着,有好几次早上醒来,脚都还是冰着的。后来,我买了一个暖水宝,用暖水宝暖手、暖脚。再回答妈妈的问题时,心里更有底气了,“不冷的,有暖水宝呀!”室友看到我盖的被子,不禁惊叹,“你真是不怕冷呀!”

那一年,是家乡出现严重冰灾的一年。

很多年后,再想起那个冬天,连我自己都佩服自己,那么薄的被子,我当初是怎么熬过来的?其实,我并不是不怕冷,只是意志力在告诉我:寒冷并没有什么可怕的,至少还没有到真的可以“冷死人”的情况。身体上感受到寒冷,是完全可以接受的。感受到冷是很自然的生理反应,可人们心里肯定是不想太冷的。有时候,心里的暗示可以加强人的意志,从而能够抵抗生理上的反应。我明明可以去买一床新的厚棉被,家里不差这点钱。可在我心里,那并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一则自己还年轻,有一个尚能够御寒的身体;二则,我真的不觉得冷。我乐意用自己的身体去抵抗严寒,我不觉得冷,就是真的不觉得冷(并不是外人觉得的“冷”)。它没有怎么了不起,也没有怎么不能忍受,这就是我选择的一种生活。另外,时间久了,被子也一年比一年又薄又轻了,或许,那一年,它真的足够温暖小小的我。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路边,校门口的杉木顶着层层积雪,向四方伸展枝桠,依然站得挺直;旁边一棵干枯的树枝披着一件薄薄的白色雪衣;地里的苞谷堆上也落了些雪花;竹叶不知是被风吹弯了腰,还是被这雪花给折服了,终于也在风雪中低下了头。

在学生家,我们先给他补了一会儿功课,他奶奶留我们下来吃晚饭。我们吃了一碗香喷喷的“黄金饭”,之前在龙老师家吃过的苞谷饭都是白色的,这次居然是金黄色的苞谷饭。满足!你没有走过的路,你没有尝过的食物,你没有活过的生活,不要凭感觉凭表面轻易去作判断,很多事情是没有绝对好坏之分的,因人而异,因境而异。

 

 

大概在大雪时节之后又一个星期,下起了第二场雪。这里的气候变化似乎和节气很吻合。寒冬来得早,但并不突然。平时太冷,放学后,吃完晚饭,天也要黑了。到周末,我们才有时间出去走走。

我一直惦记着那对姐妹,从妹妹的日记中可以知道,她们的爸妈不久前外出打工了,应该要到过年后才回来。放学后,她们就自己回家做饭,外婆会去她们家帮忙喂牛,喂牛之后,外婆会回自己的家。这么冷的天,两个小姑娘晚上在家里,不知道会不会感到害怕。

不出门时,只看到了山中云雾茫茫,和着人家房顶冒出的青烟袅袅,还有屋顶瓦片上的雪花点点。土地失去了自己的颜色,大自然给它换上了白色的新装。出门才知道——冬天究竟是怎样一番模样!灌木丛里的小叶片已经“结晶”了,似乎一个天然的植物标本,雪花保护着它的生命。山坡上的荆棘张牙舞爪,跳着疯狂的舞蹈。一根根小草仿佛大地母亲晶莹透亮的头发,头上还插着美丽的松花。大自然,真是神奇的造物主。四季之中,皆有其美。又怎会不时时叫人感到惊喜?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3张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4张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5张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6张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7张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8张

记得上一次,我们来这两姐妹家时,她们的妈妈还在家,用着那种比较大的火炉。这里的人家大多都是用这种火炉,烧煤火,可以炒菜、烧水、取暖。火炉旁边有一圈铁架子,可以用来烤鞋子。整间房子因为烧着火炉,比室外要温暖许多。这间房子的上面,可能会有一件储存室,把苞谷放在储存室,烧火的时候,热气往上升,也可以将苞谷慢慢地烘干。

这次,大火炉变成了小火炉。大概是考虑到只有她们两个小孩子在家,用小火炉要方便一些吧!她们家的小猫找了一个比较暖和的地方,舒舒服服地躺在沙发上,看着我们学习。我给妹妹补习了一会儿语文,和她们说了一会儿话。天黑了,我们就回学校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9张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0张

落雪过后,总有一天会放晴。

星期二,太阳出来了,久违的蓝天也随之而来!白色的山顶上,鲜艳的红旗与蓝蓝的天空相对相望。这样简单的颜色,是冬季里独有的。下课了,孩子们都跑到操场上晒太阳、玩游戏。在太阳底下,哈着气,捂着手,影子和身体一同感受着阳光。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1张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2张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3张

 

最大的一场雪是第三场雪,那时已经到2018年了。

元旦过后,学期也快要结束了,我们迎来了这学期最大的一场雪。

快要期末考试了,孩子们不着急,我作为他们的老师,反而感到心急。虽然下着大雪,但我还是觉得应该去学生家给他们补补课。我们去了离学校最近的一个村子,叫上家住得近的几个学生,给他们练了一些题目。

反思自己在教学上的行为,补课是太注重他们的成绩,在现状下,不得不为之。这里的孩子成绩普遍基础差,如果要想在成绩上有所提升,需要花很大的功夫。我希望他们至少能够读完九年高中。同时,我想在其他方面去尝试。可是,我依然会感到有些力不从心。在课堂管理上,我做的确实还有很多不足之处,如果我能够管理好一个班级,他们就能够在课堂上有所学。但事实是,39个人的班级,我无法在课堂上兼顾每一个孩子。不管是课后补习,还是课外活动,都是我在试图弥补自己在课堂上的不足。成绩不是最重要的,但我相信他们可以学得更好,所以我需要去尝试激励他们。

我会穿着妈妈做的加厚牛仔裤,来抵过这个冬天。是的,我还是喜欢穿着妈妈做的衣服,舒适又暖和,仿佛妈妈就在我身边一样。尽管妈妈不知道我此时此刻的心情,她如果看到这些,很可能会觉得我生活得不好,但在我的心里,我是真的欣喜于这样的生活。上课的时候,孩子们带给我天真的快乐;不上课的日子,我有我想要的安静。苦不苦,是另一回事。或者说,从来就谈不上苦。

这是我支教以来经历的第一个学期,第一个冬天。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4张

附:我的记忆在过去和现在之间交叠出现,我就用这样的形式把它书写出来:过去和现在,水乡和山村。有时会觉得自己仿佛活在了两个世界:回到家乡,见到亲人,那是另一个我;来到这儿的大山里,我是孩子们的老师。一个人可以有很多种身份,在不同的身份之间转换角色,承担自己的职责,听起来像是那么不可捉摸。可我也知道,一个人既然有多种身份,就应该同时做好多种身份的责任。我是远离家乡的游子,我也是在寻找自己存在价值的一个独立的人。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