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枝叶茂密处,抵达

雨不歇。 雨点落在遮雨棚上,坐在房间里发呆的人便听见一种清脆的铃铛般的敲击声。 滴答。滴答。滴答……毫不夸张地…

雨不歇。

雨点落在遮雨棚上,坐在房间里发呆的人便听见一种清脆的铃铛般的敲击声。

滴答。滴答。滴答……毫不夸张地说,雨棚上的雨点确实像音乐,持久、安详、平和,怀着一种天长地久的感觉。

这时候的乡村是沉寂的。偶尔有个什么声音穿过雨雾而来,我屏息静气,却是听不清那含混的声音在叫着什么。

说实话,我并不太爱雨。在南方,雨实在是太寻常。那潮湿的气息久了,就会有一种发霉的味道。特别是从前,淅淅沥沥的雨不停,衣服洗了,只能晾在屋檐下。而我们没有多余的衣服,通常是等不了衣物干爽,就需换上,那种粘在皮肤上的濡湿感,实在难受的。

随便聊聊的图片

对我来说,甩干机曾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记得我头一次使用甩干机,拿出甩得半干的衣物,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欢喜。

对我来说那是一次深刻的记忆,深刻的还有那天的景象。高高悬挂在屋檐下的衣物在风里微微摇晃,而雨点急促地从天空中坠落,扑打起白色的水雾,然后雨势变得小一些了,风吹过来,那薄的衣物飘起来,真正令人愉悦啊。我心想:下吧,下吧,我再也不怕下雨啦。

春雨贵如油,我想这应是出自北方吧。不过,我还是喜欢春雨里焕发出崭新神采的植物。它们在接受雨水的冲洗后,开始变得闪闪发亮。我还观察到在雨天,蜗牛会特别多。它们在草叶上伸缩着身体,缓慢地蠕动,制造细细的白色印痕。

此刻,雨仍在下。

叮叮当当的雨声赋予我很多久远的记忆。我想起小时候我家漏雨的屋子。妈妈找来脸盆、水桶接漏。她找来一块厚塑料胶纸盖住蚊帐。(其实就是保证我们睡觉的地方不被漏下的雨弄湿。)我看着她做这些,也听她对雨天的抱怨。

后来,我成家,在瓦池买屋。那是一间旧楼,虽说我们翻新整修,但在连阴雨的天气里,那靠着窗户的板缝依然会沁水。其实,我并不认为雨是恐怖的事物,可当我望见那晕开的大一块小一块的痕迹,心里实在是不爽的。

——那一刻,我仿佛觉得所有的雨都在扑向我,抵达我。雨水聚集处,我的心,湿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