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分全羊

七汲“名羊天下”全羊馆风味独特,经营有道,红火多年,最火时一座难求。但高大上的烤全羊动辄一两千块,在疫情肆虐、…

七汲“名羊天下”全羊馆风味独特,经营有道,红火多年,最火时一座难求。但高大上的烤全羊动辄一两千块,在疫情肆虐、经济趋缓的当下,高档消费门前车马渐稀。老板刘立军经过周密谋划,决定另辟蹊径——化整为零,小吃全羊。高端消费欲望疲软,普通食客刚性需求不减。在思路清晰、方案成型以后,刘老板让我给这个项目起个名。于是,我建议取名“八分全羊”。
“八分全羊”之名出自一首古诗《八分羊》:
党家风味足肥羊,
绮阁留人漫较量。
万羊亦是男儿事,
莫学狂夫取次尝。
这首诗是唐代名女史凤所作。羊作八分,不知是分为八次吃呢,还是分给八个人吃,拟或八字就是一个虚词,现在的我无从考证。不过引申过来,作为这个项目的名称,我认为还是蛮贴切的。
七汲羊肉历史悠久。滹沱河、木刀沟、磁河在七汲村前庄后流过,就连村名也与河流有关。据《无极县志》记载,早在西汉时期,一条小河穿村而过,村民分居两岸,为来往方便,先后建起七座小桥,故名七汲。这里来水丰沛,草木茂盛,成为天然牧场,养羊宰羊,吃羊肉卖羊肉成为当地人经济生活的主要活动。
经过两千多年的传承、发展、创新,完善,七汲羊肉已成规模,且烹饪考究,鲜而不膻,风味独特,最负盛名的当属“烤全羊”了。但非常高大上的烤全羊并非人人吃得起,就是不差钱的富人也不可能天天吃。何况疫情冲击下的餐饮市场消费疲软,迫切需要把阳春白雪变成下里巴人,把全羊小吃化,走入寻常百姓家。
当年,刘立军的爷爷刘浩志是个宰羊高手。一群羊几十只,他围着羊群转一圈,就知道出多少肉,而宰一只羊也只有一袋烟的工夫。刘老先生技术高超,德高望重,成为全村行业带头人。被爷爷视为掌上明珠的长孙刘立军从小不缺羊肉吃,而吃得最多的是“羊三样”:羊腰、羊蛋、羊鞭。当时人们不知道这是大补之物,只知道这些杂碎卖不上价,还不如自己家里人吃了,以至于吃得大孙子鼻血直流。

随便聊聊的图片
刘立军对羊肉情有独钟,经营羊肉菜馆一直是他们梦想。1993年刚满二十的他,就在无极路繁华地段开了一家“羊肉烩面馆”。小试牛刀,为后来的“名羊天下”打下了基础。
前些年,我与香港万里能源合作,曾在“名羊天下全羊馆”请客,想给舟车劳顿的公司美女们补一补,点了一桌子羊肉菜,其中一盘“炖三样”,使美女们第一次吃到了羊肉精华。问及食材,不敢直说,临时编了个菜名叫“羊华烩萃”。
全羊小吃化的项目策划,定位为规范化,可复制,可加盟、可连锁。总店统一提供食材,一律培训上岗,规范烹制程序,连锁店使用同一秘方,规范制作,统一售价。菜品以羊肉为主,煎炒蒸煮,烹烤熘炸,凡羊身上的可食之材均可入菜,凡顾客想吃的羊肉羊杂均可供应,就连烤全羊也可分着卖、分盘吃。
烤全羊,吃的是一种讲究,吃的是一个排场,吃的是一种尊贵,吃的是名气和大把的银子。非重大节日或招待高朋贵戚,即便是权贵富翁,一日三餐也难以此果腹。
全羊小吃化,过的是寻常日子,吃的是日常饮食,寻求的是浑身舒坦,追求的是营养平衡和身体健康。老子说“圣人为腹,不为目”。以此标准衡量,小吃虽为下里巴人,食客却成了阳春白雪。
这里不妨和《八分羊》一首,和诗名曰《八分全羊》:
名羊风味天下扬,
雅座留人漫较量。
全羊或是偶尔事,
莫如小吃取次尝。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