琐碎集

春水 春渐盛,雨纷纷。 冒雨走一圈,但见春水漾漾,越发清澈明亮了。有脚穿雨靴的男人从田埂处出来,雨靴上还沾着点…

春水

春渐盛,雨纷纷。
冒雨走一圈,但见春水漾漾,越发清澈明亮了。有脚穿雨靴的男人从田埂处出来,雨靴上还沾着点点鲜绿的浮萍。从前这个季节庄户人家大都在水田里忙着育种下秧,如今的春季种地的人大都忙小龙虾,他大约是去看水田里的小龙虾了。

大嫂

昨日大伯哥电话,说大嫂头晕、呕吐、站不起身,住院了。我今日电话问她,她告诉我还在检查,现在知道血压高,其它还不知。
嫂子五十出头,两个孙子。我问她是不是带孙子累着了,她说小的已上幼儿园,大的在儿、媳身边,也没有太累。
生命的个体差异,有很多是无法解释的。嫂子兄弟姊妹多,大哥二哥身体都不太好,三个姐姐亦然。
电话里,她絮叨着和我说了一些,我说可能是天气一热一冷,身体一下子难以适应,后又安慰她要多休息,多保养自己。我还说她可以让小孙子和他的爸妈睡,她说自己年纪也不大,总不能不帮儿子媳妇带孩子。又说儿子需起早,小孙子和他们一起睡,怕影响他们的睡眠。
想想,每个做妈妈的,都是疼孩子的。

一晃就是一天

我这几天也是头疼,准确地说是后脑壳疼。不知是不是脖颈受凉引起的?一直以来,我喜欢穿无领的贴身衣,前天本来加了高领衫,想着穿的是薄羽绒服,就又把高领衫脱了。再加上前几日天气热,穿的短袖,贪凉了。只是这两天也围了纱巾,护了脖颈。
我是从小不怕冷的人。这次变天,也觉得冷清得很。这两天更是一忙完,就急匆匆上床,焐被子里去。
听书、迷糊,半睡半醒间,听窗外雨水滴答,声声入耳。
一晃就是一天。
忽想到最是光阴留不住。光阴滚滚而来,滚滚而去。

随便聊聊的图片

早饭

肉炒蒜薹、把泡了一夜的腊鱼煎至两面金黄,昨日的剩饭加俩鸡蛋、莴笋叶翻炒,与邹先生一人一碗。
前日邹先生说我饭弄少了,今日与他盛的时候用了大碗,还用锅铲按了又按,压瓷实,再问他,还少不少?他双手接过,笑说,不少了,不少了。
这样记的时候竟想到昨日东航的客机事件,所以,好好吃饭,珍惜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又想,这有什么相干?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