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灵异故事

我脑海里一直有一个老鬼儿的形象,时而清晰,时而模糊。 我出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燕赵大地滹沱河河畔,从记事起,我…

我脑海里一直有一个老鬼儿的形象,时而清晰,时而模糊。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出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燕赵大地滹沱河河畔,从记事起,我就常常听到各种各样的灵异故事。 比如,母亲常常教育我, 蛇是千万不能碰的,因为蛇有“气”。我那时还不懂“气”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她就讲了一个故事,而且据说是真实的:哪哪有个小孩,打死了一条蛇,正是一条有“气”的蛇。于是,蛇复活了,且一直追到小孩家里。小孩的妈妈把小孩藏到一个瓮里,盖上瓮盖儿。蛇绕着这个瓮正转三圈,倒转三圈,爬走了。 然后小孩的妈妈掀开瓮盖一看,小孩子不见了,里面只剩下一瓮浓血,当时的我也就七八岁吧,只听得毛骨悚然。原来这就是“气”呀!蛇的“气”不仅仅让蛇复活,还有这么大的魔力,竟可以杀人于无形。这个故事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让我后来一看到蛇,心里就隐隐不安。

 

 

除了有“气”的蛇,母亲还告诉过我关于美女蛇的故事。

 

她曾非常认真地对我说,晚上如果有人叫我,前三声且莫回答,怕有美女蛇之类的不干净东西。我那时还小,没读过鲁迅的长妈妈,现在想这些故事可能流通全国,而不是单单无极有。利强是我小时候的伙伴,经常大晚上叫我出去,然后我们俩再一起去找广坡玩。有一次他一叫我,我便应了一声,母亲听见后大为恼火,训斥了我一番。再后来,利强晚上叫我,我就不敢马上答应了,只等着他叫我第四声,可他往往没有耐心,叫不到第三声的时候就急冲冲地来到我家,一进门看我就在屋里,便很生气,大声质问我说:“你耳朵背呀?叫你那么大音你还不吭声!”其实我是怕叫我的是美女蛇,更怕母亲训斥。

 

 

 

那时候还常常听人们讲起我们村某江的故事。当时农村的枪支管得不严,他晚上就常用猎枪打狐狸。有一次,追一只狐狸,这只灵性动物一直逃到一个废旧砖窑处,正当无路可走时,它就慢慢立起并转过身来,冲某江笑了笑。某江惊奇地发现,这狐狸竟变成自已已故多年的父亲……这与我小时候看到的《聊斋》很相似,到后来我自己深夜走路,虽从未见过狐狸,却常常见到一些猫、狗,我便很担心这些猫、狗回头,怕它们忽然化成某个我已故的亲人。

 

 

我上小学时,还没有秸杆还田技术。我们村北头有一片空地,秋收过后,人们就把玉米秸杆统一堆放到那里,小孩子们常会躲在那里玩“藏狗儿”。一天晚上失火了,因为那是几十垛秸杆,而且一垛连着一垛,当时真是火烧连营。那时人们还不知道打火警电话,估计也没有吧,其实损失也有限,就是烧毁了这些秸杆,并未有其他伤亡。大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大火过后的传言。传言说,大火前有人看见柴垛旁有一个顶天立地的黑大汉,他手托火球,呆呆地在那站着。我也将这传言说给小伙伴们听,他们也很害怕,虽然后来我们晚上还是会出去玩“藏狗儿”,但再也不敢从那经过,因为我老觉得,那个黑大汉一直在那站着,我基至能想象出黑大汉的各种模样。

 

 

其余的譬如谁死后附到谁身上交待后事,晚上走夜路被“黑魔”“白魔””跟踪;或说某人病危时忽然告诉家人自已要投胎至谁家做猪,命自己的孩子马上到那家把小猪买来摔死,然后病死的人又醒转……这些《聊斋》里都没有的鬼故事,我也听说过好多。

 

后来上了大学,和城市的同学聊起这些事,他们都面面相觑,相互咋舌,这些对于他们,犹如《天方夜谭》,因为他们身边无此类环境,自然听不到这些故事。

 

 

时光慢慢推移,老一代的人相距离世,再少有人说出这样的故事,我亦觉得那些传言有些飘渺,直到母亲去世后的几天,我也亲历了一次灵异事件。

 

大概是母亲去世的第七天,我女儿时年3周岁,晚上,她忽然指着窗台说:“看,奶奶回来了,她在窗台上坐着,正冲着我笑呢。”我听得头发根儿发直。但转念一想,就是母亲灵魂回来,也是放心不下,亦或想看看我们,我又有什么害怕的呢?倒是父亲,他镇定地冲着窗台说:“孩子们都没事,你放心走吧。”过了会儿,我们再问女儿:“还有奶奶吗?”女儿说:“没了,奶奶走了。”

 

我始终无法说清,是女儿想母亲出现了幻觉,还是真看到了什么。她长大后我曾问过她此事,但她说不记得了。

 

我到现在还经常想起那些灵异鬼故事,但我终没看到过那些东西,也不知道那些东西是否真的存在,但肯定的是,它们流传已久,而且每个村和每个村的也不尽相同。或许这世界上真有超自然的东西,也或许是一些信仰鬼神的人杜撰出来,教化人们不要杀生,多做善事的吧。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