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有你

女儿差不多有半个月没有跟他联系了,没有电话,也没有微信留言。 以往的规律基本是每个星期,女儿都给他发个消息,虽…

女儿差不多有半个月没有跟他联系了,没有电话,也没有微信留言。

以往的规律基本是每个星期,女儿都给他发个消息,虽然消息的内容无非是报个平安之类,有时候简单到就是个表情包,但那看起来的平常,就像是一日三餐,没有什么惊喜的滋味,可一旦没有了,心里就有些不踏实。

随便聊聊的图片

他也是最近单位上的事有点多,有点恼头,所以也没主动发个消息什么的,问候一下女儿。尽管问候女儿的话,可能就是一句“还有钱吗?钱还够花吗?”女儿是个大孩子了,确切地说应该是个大人了,在北京读研。他和女儿也早过了那种可以亲密无间、无话不说的年纪,生活上,有她妈妈关照她呢。给他剩下的,可不就是问问钱够不够花,打点钱给女儿。只是,她妈妈也经常抱怨,女儿基本不怎么跟她交流了,学习上的事,生活上的事,也只是偶尔说些蜻蜓点水、无关痛痒的事,并没有实质性的,深入的交流、沟通。

他们都有种失落感,只好彼此安慰一句,孩子大了,早就成年了,自己的事,不管是学习上的事,生活上的事,还有将来就业选择的事,包括情感上的事,都是可以自己做主的了。

但在他的心里,女儿仿佛还是那个可以骑在他背上,或者坐在自行车后座上说这说那的,那个小女孩儿。

因为他只有这一个女儿啊!

其实,有时候他矫情一下,也真是希望女儿是那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多好。她“爸爸、爸爸”地喊着,他一声一声地“嗯”着,完全可以做到不厌其烦。

谁叫他这一辈子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孩子呢。

当年妻子怀孕的时候,其实他是希望能是个儿子的,老人也是这么渴望的,多数的人之常情,都是这样的吧。可是,生下来,就是个女儿。

他当时也没觉得多失落,多遗憾,女儿就女儿,女儿也挺好,因为他一听到那嘤嘤的、清澈纯净的哭声,他的心里就有了一种莫大的满足。

要说当时唯一的遗憾,就是他觉得刚生下来的小孩子怎么可以这样“丑”,来探望的亲戚们说“刚生下来的小孩,都是这样的,越长就越好看了。”

他得到安慰,一天天心怀期盼地等着可以实现的惊喜。

果然,小孩子都是越长越可爱的,一天天白起来,一天天嫩起来,眼睛乌亮亮的,能照见人,真是让人越来越招人喜欢,可人疼。可不,这天下,哪有难看的小孩呢,何况那是自己的孩子呀!

她头发越来越长了,也许不久就可以扎个小辫子了;她也越来越欢实了,挥舞着小胳膊、蹬着小腿,瞅这瞅那;当然,她哭得也越来越响了,哈哈。她的哭声好像就是不容拒绝的命令,只要一听到她的哭声,他不管干着什么,就赶紧跑过去,抱起她来。老人,包括妻子也说“别一哭,就抱,这样会惯出她的毛病来。到时候就松心不了了。”

可他说:“她没事儿,干嘛要哭呀,肯定有事啊!你们要没事,你们哭吗?”哈哈,他不知自己怎么就变成了这样一个爸爸,“我就是看不得我闺女哭一声,你们管这个干嘛”。

母亲说:“跟八辈子没见过孩子似的。”

“可不,就是没见过呀!”第一次做爸爸。

其实他后来也知道,小孩子哭,不一定就是伤心、难受,而是在向大人传递某种信号。

后来,他细心地发现,女儿有好几种不同的哭声,哪种哭声是饿了,哪种哭种是尿了,哪种哭声是屙了,他基本都能分辨个八九不离十……

他跟妻子分享这些经验,熬了一宿不停地喂奶,反反复复哄孩子睡觉,被折腾得又累又困的妻子不耐烦地把女儿往他怀里一推说:“你能耐,我不合格,你从早到晚都弄着吧。”

哈哈……

看着女儿一天天大起来,欢实起来,他心里的满足感就像涨潮一样,有苦、有累啥的,基本就可以都不在乎了。唯一让他有点不满意的,就是人家的小孩子都是越吃越像个瓷娃娃一样,胖嘟嘟的,一捏一把肉,可咱这闺女怎么就这么“瘦”呢?

父母说,天生就是这副瘦骨相,再说也不那么瘦呀,哪里瘦,看不哪里瘦来;妻子也说,行了,够胖的了,你还要多胖呀,你真希望她将来长成个胖闺女,肥妹什么的呀,那谁待见啊!

可他不管,他觉得他闺女瘦,就是她吃不好,于是学着做这饭,做那菜,每天不停地催促妻子吃,起初妻子还挺高兴,他这事长本事了,也长心了,知道为媳妇好了。后来,才明白他这哪里是为她好,是怕她奶水不足、营养不丰富,是为了他闺女好,就怨怼地说:“你整天像喂猪一样这样喂我,原来是别有用心呀,我这肚皮都快撑破了,再说我可不想生了孩子后,变成一个肥婆。”

他被识破了,只好羞愧地“嘻嘻”地赔笑,“我闺女,不是你亲闺女呀!等她断了奶,你愿意吃什么就吃什么,不吃也没人管你!”

哈哈……

妻子瞪他一眼说:“明天我就给她断奶!”

他就只能作揖求饶:“好姑奶奶,好姑奶奶,别呀,别呀……”

哈哈

最后,他一虎脸、开玩笑地说:“你要是不喂奶,我就去妇女儿童保护委员会举报你虐待儿童。”

“唉,你是真不讲理呀,还上妇女儿童保护委员会告我,你想想清楚,是妇女儿童保护委员会,为什么是妇女在前面,儿童在后面,就是告诉你,得先保护妇女,才能保护儿童。你是真蛮横不讲理呀!”说完佯装一赌气,把女儿往他怀里一塞“找你爹去吧,你爹好!”

哈哈,哈哈……

女儿出牙了,女儿会爬了,“哎、哎、哎!闺女呀,你要爬往前爬呀,怎么往后倒呀!往前爬、往前爬,向前进,向前进,我们大胆向前进……”

“知道个嘛?小孩子都是先学会向后倒,才向前爬的”母亲说。

他一脸纳闷儿地看着母亲问:“真这样,我小时候也是向后爬?”

“恩,你比你闺女向后爬得还厉害呢,你都倒床底下去了!”母亲说笑着。

“哦,那要都这样,我就放心了。好闺女,来、来、来,向后倒,向后倒,别怕,有爸爸接着呢?”

“唉……”妻子叹了口气说:“你看你儿子吧,整天就这么神神叨叨的,有时候还不依不饶,真能把人折腾疯喽……”

“她倒几回,就不往回倒了,就会往前爬了,但你也不能光教她往回倒呀,要真教成毛病了,那不坏了!你真是你,懂个屁呀,不懂,还瞎指挥,你这样……”母亲说。

母亲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掌抵住闺女的小脚丫,宝贝闺女蹬了蹬劲,小脸儿憋得通红,慢慢地还真学会向前爬了……

他不禁地在一旁鼓起掌来“真棒!真棒!我闺女真棒!加油、加油!”

“唉,真跟八辈子没见过孩子似的!”母亲又说。

女儿会叫爸爸了,他真开心!

女儿会走路了,他真开心!

女儿会吃饭了,他真开心,可是他也真有点闹不了,“闺女呀,叫你吃,是往嘴里吃,咱别四处里瞎和腾呀!”

没办法,能吃多少吃多少吧。结果,他把女儿和腾得四处的饭菜,都捡到自己嘴里,吃了。

“真香!”他苦笑着,还佯装着骄傲,不,是真有一点骄傲在心里。

女儿能坐到绑在自行车上的小椅子上,出去玩了,穿上小花衣服,小花鞋,多棒,多好看,咱比她们一点也不差……

他真高兴,他也是真骄傲。

女儿要上幼儿园了,在幼儿园门口,女儿那个哭呀!他泪珠子也那个掉呀……

幼儿园的老师说,每个孩子都要过这一关。

他心里对自己说,要是替得了女儿,他愿意这一辈子把女儿要过的关,都替了!

女儿的脸被抓破了,回来了。

他跟老师沟通,老师说,你下午来接孩子的时候,看看另外一个孩子吧。

那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儿,脸上被抓得更厉害。

他问女儿:“你抓的?”

女儿说:“他抓我,我就抓他!”

他无语了,他不知道该怎么教育女儿了。

女儿幼儿园毕业了,毕业照上坐在最前排中间的位置上,真好看,像个小大人儿了。女儿也跟幼儿园里所有的小朋友,都混成了好朋友,毕业了,她拥抱了这个,拥抱那个……

女儿上小学了,“该出息喽”他心里这样想。可是,女儿今天丢铅笔,明天丢橡皮。丢了,爸爸就给买,丢多少,给买多少。妻子说:“你们就是两个败家子儿”

可是有一天,女儿的书包里也多了几块橡皮,他跟女儿说:“记得明天还给同学啊。你喜欢哪种,爸爸给我买新的。”

女儿上来亲了他脸一口“爸爸真好!”

那一时刻,他真幸福,抱了抱女儿说:“你也是最好的!”

到了高年级了,要升初中了,题难了,不会做,女儿急得哭啊。“别急、别急,这天下哪有做不了来的题呢,来,看爸爸的。”

结果,打脸了,“这出的是嘛题呀!是不是出错了呀?”他面带羞愧地尴尬着。

“要不,问问你妈妈吧?你妈妈是会计,数学好。”

到底还是妈妈给做出来了。

他觉得有点丢人,女儿的脸色,确实也有点小看他的意思了。

不过,过了两天,又爸爸长、爸爸短的了。

恩,还是爸爸好,哪怕爸爸是个笨爸爸……

他细细地思量这一点,要是自己真是个笨爸爸,或一直是个穷爸爸,女儿要还能一直觉得爸爸好,那他、那他,那他真的会掉下眼泪来……

女儿上初中了,跟自己说的话儿越来越少了。

女儿学会跟妈妈顶嘴了,两个人经常上演“互撕大战”,他只能从中和稀泥。

妻子急了眼“你要老这么惯着她,你就等着看好儿吧!”

“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呀”,他嘴上这样说,心里想的却是“我要不惯着她,那还有谁惯着她呢?”

女儿还算争气,考上了市里的重点高中。

她妈妈也欣慰了一点。

女儿上高中了,住校。人生第一次离开家。

那半个月,漫长得就像是一个世纪。

起初的两天,还打个电话回来,过了两天就不再打了。托了个学校的朋友,叫她回个电话。电话女儿打了,话很短,还有点不耐烦“军训呢,累成狗!吃得好,睡得好,放心。”

可是,等放假一回来。我天,宝贝闺女变成了非洲小姑娘。

“还能变回来不?要不拿你妈的东西抹抹?”他说。

“变不回来,就不要我了?”女儿故作生气地跟他调皮。

“要、要、要,多黑都要!”他说。

哈哈,哈哈。

第一次月考之后,女儿打来电话哭了。

他心里也好担心她。女儿说:“他们都好厉害呀,脑子都太好使了呀,我拚不过他们呀。”

妈妈说:“你也不缺胳膊、缺腿儿的,他们也不俩脑袋,你怎么就拚不过他们……”

他说:“行了,行了,差不多就行了,你那么逼她干嘛!”

女儿说不想待在实验班了,压力太大了。

妈妈说:“不行,就是考倒数,也得给我在实验班待着!”

他瞅了妻子一眼,妻子瞪回的眼,比他还大。

他只能无语了。

那段时间,女儿再没给妈妈打过电话,都是给他打。

他说:“茜茜啊,再坚持一下,也找找解决问题的办法,再过两次考试,你还觉得不好,爸爸找人给你调班。”

女儿在电话里哭了,他明白了,她是想说“爸爸,你真好的。”

但她大到可能已经说不出口了……

好在,事情的结果还是好的,女儿在实验班的名次排了中游。

他就跟妻子说:“别光看孩子班里名次了,看年级排名吧。”

妻子默许了。

女儿也是好样的,高三的时候,在实验班的名次已经排到了上中游。

年级排名也是靠前的,按这个水平,将来上个重点是没问题的,或者上个名牌,把握也是比较大的。

高考结束了,等高考成绩,他好像比女儿更煎熬……

守着电脑,熬到半宿,分数终于出来了,恩,还不错。

没想到报志愿,更让人揪心,也更让人纠结。

女儿一直想上那个学校,可是咨询了一些专业报志愿的人,说怕走不了。女儿有些失落,一家人也跟着有些失落。

他试探性地问题:“要是实在想走那个学校,要不咱再复习一年,反正咱还小呢?”

结果答案也是他预测到了,女儿坚定地说:“不复习!打死也不复习了……”

最终女儿走了另外一个学校,也在那座城市,也是985。

多出录取分数线5分,基本也算没报亏。

上了大学后,女儿挺争气,每学期都有奖学金。

大学毕业后,女儿更争气,当初没考上特别想上的那个大学,结果一咬牙,就考上那个学校的研究生!

女儿好棒啊!好棒……

读了研,好像基本也没什么要替女儿操心的了,女儿是真大了,已经大到自己的什么事,都可以由自己做主。

可是这两年疫情严重,也不免为女儿担心,嘱咐她别到处乱跑,嘱咐她尽量在学校食堂吃,不要叫外卖……

只是最近两周多了,没女儿的消息,他终于有闲下来的空儿,想先翻翻女儿的朋友圈,看给女儿打电话找个什么话题。

但是一翻女儿的朋友圈。他傻了。

他害怕了……

女儿的朋友圈把他屏蔽了!

他赶紧给妻子打电话。

妻子说,也有两周多没跟闺女聊天了,朋友圈也看不到了。

他马上把电话给女儿打过去。

第一次没通,他又打

打到第三次的时候,通了。

女儿在电话那头声音很小,语气也有些阴郁……

“怎么了,闺女?”

回答只有三个字“没怎么。”

但越简单,就越可能有问题。

他坐不住了,跟妻子商量,必须得去女儿学校一趟……

他们做了核酸,开着车,去北京。

女儿是在图书馆找到的。

妈妈跟女儿谈话,他在一旁听。

女儿一开始不说,但最后还是说了。

男朋友考了老家的公务员,要回老家上班去了,因为在北京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工作。男朋友要求她一起跟他回老家。

可是她觉得广西太远了,并且她去过两次,觉得不喜欢那里,也不适应那里的生活。她希望男朋友跟她一起留在北京……

就这样僵持了,他们好像也都跟对方透露了意思,如果都坚持自己的想法,那只能分手了……

妈妈沉默着,可能还没想好怎么说。

他说:“你自己怎么想都行,只要是你自己愿意的,我尊重你的选择,闺女,只要你自己想好了就行。”

妈妈在一旁插言道:“对,你爸爸说的对。只要你自己想好了就行。想去呢,我们也舍得,你自己愿意就行,不想去呢,咱也不用后悔,凭咱这条件,找什么样的找不到呀!把眼光放长远点……”

妈妈的话,还没说完,他就忙着急地扯了她一下胳膊,然后又瞪了她一眼。

妈妈就再没往下说。

最后他说:“既然我们来了,就跟我们回家待几天吧。这疫情现在这情况,咱又不能去旅游,回家吧。”

开车上路,他的内心五味杂陈:自己这辈子就这么一个闺女,能不难为她的,就不能难为她。谁叫自己就这么一个孩子呢。其实,老人也不止一次说过,再要一个吧,从闺女上幼儿园的时候,一直说到闺女上了大学,就不再说了。没办法,那时候计划生育不允许,不但要交罚款,职位、职称也都要受影响,况且那时多数也是要一个孩子。一个孩子就一个孩子吧,又不是只有自己是独生子女家庭。

至于男孩儿、女孩儿,也没所谓,小子就小子,闺女就闺女。只要她能好好的,甚至只要她能健康快乐就好。

闺女,只要有你。爸爸就足够了,因为也只有你,所以,爸爸从来都不会计较其他那些七七八八,无足轻重的事。

因为你就是爸爸最重要的事!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