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生欢喜不生愁

弟弟做了白白胖胖的包子,一个个上蒸笼,再一屉一屉端到灶屋里搁到大锅里。 二十分钟后,妈妈点火,用豆梗引燃硬柴,…

弟弟做了白白胖胖的包子,一个个上蒸笼,再一屉一屉端到灶屋里搁到大锅里。

二十分钟后,妈妈点火,用豆梗引燃硬柴,等到灶膛里的火开始快活地跳跃,妈妈也就走出厨房与我们说话了。

“还过半小时就有吃的啦。”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三月的空气里流淌着植物的香气,浮动着阳光送来的暖意让人陶醉。我边晒着太阳边翻动着萝卜皮。

“天天下雨,这萝卜皮都软了。”妈妈走过来用手抓了抓,嘟囔了一句,“你看我还吊这么高。”她仰头看一眼遮雨棚。

“今天晒一下就好,是回潮了。”我耐心地把萝卜皮一片片展开,“您看晒在面上的萝卜皮都又晒硬了。”我递给妈妈看。

妈妈温和地笑,说:“这个簸箕里有些长霉了,我要倒掉,你爸不让。”她也开始一片片地把萝卜皮细细展开。“明天我用腊肉炖一点吃。你要不要?腊肉炖得蛮香的。”

“我吃的时候找您要。”

 

一览无余的阳光下,妈妈和我说着话,不时用眼睛看看灶屋。

“您放的硬柴,够烧。”我也看。灶屋就在眼前,灶膛里的火明晃晃的。

“还没有呢。还没有上汽。上汽了还得十五分钟。”弟弟说,他做完包子就在门口转悠着。“嗨,我这裤子荷包里还有八块钱呢,不晓得是几时的?”像发现了什么,他摸出几块毛票,笑。“哎!这放到我们小时候还不是欢喜得不得了。小时候一角钱、五角钱都喜得不得了。”

“五角钱我就和你就上街看电影啦。”我接话,从簸箕跟前直起腰来。

“那是。原来的泡粑粑才五分钱一个都没得吃,更别说吃包子。”弟弟笑,“我们小时候妈妈就做馒头吃,不做包子。”

“也做包子。只是盐菜包子,没肉。”妈妈依然低着头摆弄着萝卜皮,又熟练地从一堆萝卜皮里择出染了黑点的毫不留情地丢掉。

 

“天气预报说明天又有雨呢。”弟弟抬头看天。他认真地看了一圈,眼睛停留在头顶的天空,“这么好的天,半丝云都不见,明天哪里来的雨?”他寻觅着什么,恨不得立刻证明自己所言非虚。

“巴不得不下雨。”我随着他的目光看了看天。天很好,高远的天空在阳光里显出温柔的蓝色。

 

“东航有什么新消息没?”我忽然想起什么似的。

“没。”弟弟叹一口气,“那么多的人呢。听说有的刚拿结婚证。”

“我昨还在喜马拉雅听见有个女孩才十六岁。还有个老人的三个子女都在上面呢。”

“哎,你们说搭什么稳当?那老人可怎么活?”妈妈的脸上露出疼惜的表情,“古人说行船跑马三分忧,真是没错的呀。”

我们都有片刻的沉默。

 

“呀!灶里的火熄没有?”妈妈说着,放下手里的萝卜皮,走向厨房。她拿起火剪,蹲下,把灶膛里的柴禾往中间部分聚了聚。

——火又大了些。火光照亮了她的脸。

弟弟跟着进去,他站在大锅前,用手试探地触了触锅盖,嘴角微微翘起,“呀,很热了呢。要上汽了。快有吃的啦。”

 

直到现在,包子的美味仍在我的舌尖舞蹈。“真香。”我心里浮起这个念头的同时,忽然意识到,太阳已经偏西了。我把眼睛从电脑前移开,从房屋的阴影里眺望村庄和天的分界,哦,一切离自己那么远,那么近。

远处的天空,近处的菜地,还有楼下的那些人。他们走动着,说话着,散发着三月的油菜的气味,阳光的暖乎乎的气味儿。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