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马莲河

我的家乡甘肃庆阳所在的董志塬,冠有“天下黄土第一塬”的美誉,它是世界上保存最完整,面积最大,黄土层最厚的黄土大…

我的家乡甘肃庆阳所在的董志塬,冠有“天下黄土第一塬”的美誉,它是世界上保存最完整,面积最大,黄土层最厚的黄土大塬,在大塬的东部边陲,有一座不起眼的小县城——宁县,它历史悠久,文化灿烂,四塬辐辏,三水汇集,县城西边,有一条贯穿南北、绕城而过,蜿蜒曲折,婀娜多姿的千年河流,它就是马莲河。

随便聊聊的图片

马莲河是庆阳境内最大的一条河,据《汉书、地理志》、《庆阳地区志》、《环县志》《合水县志》《宁县志》等史志记载,马莲河历代名称多有变更,上古称湟涧,汉代称泥水,北魏后称马岭河,唐代因两大支流马岭水和白马水在庆城南汇合,故而将庆城以下的河段称马莲河。马莲河上游称环江,其源头发于宁夏盐池县境内,流经环县,又称环江。南流,过庆阳县城后称马莲河,再东南经合水,进入宁县,经过南义、瓦斜、新宁、早胜、和盛、新庄,在古城政平西南处注入泾河,最后汇入陕西渭河,河流全长375公里,流域面积1.9万平方公里,占泾河流域面积的89%。马莲河是庆阳的母亲河,在流域内四县当中,较大的支流有30余支,而其它无名的小溪小河则数不胜数,他们就像一缕缕密如蛛网般的毛细血管,遍布于陇东大地上的沟壑山涧,村野田洼,以润物无声的宁静,养育着大河上下世世代代纯朴善良的子民,滋养了宁县古今文明,许多年前,考古工作者在马莲河沿川沟谷的黄土层底部的石层中,发现了不少剑齿象、三趾马、犀牛等生物化石,印证了这里远古时期是一方水草丰美、生物繁盛的亚热带景色,新华乡店子沟新石器遗址的发现,证实了很早以前,人类祖先就在这里活动,公刘邑、谓峪囗,这些古地名说明周先祖在此开创中国早期农耕文化……马莲河象一位跨越千年的历史老人,阅历了宁县千年沧桑,佐证着宁县的古貌今颜。

 

为什么这条穿越千年的河流叫马莲河呢?我广阅典籍,寻求解荅,据1995年出版的《地名辞典》甘肃水文卷中说:因白马河谷中马兰草丛生,俗称马兰为马莲,故称马莲河。也有史学家说,东汉时期,匈奴赫散弟度元帅冯翊率马兰部族攻下泥水上游并占居了这流域,即今庆城东河(亦叫柔远河),因兰、莲同音,人们把马兰河又称马莲河,相沿至今。岁月蹉跎,朝代更替,昔日的马兰部族,经过数千年的历史展转,早己灰飞烟灭,唯有日夜流淌不息的马莲河水,随着周而轮回的春夏秋冬,向人们无声地诉说着那些己经远去的尘埃。

 

图片

 

 

关于马莲河,在宁县有一个古老而又美丽的民间传说。

 

相传唐朝武则天年间,狄仁杰出住宁洲(今宁县)剌史,他到任时,在马莲河中有九条恶龙盘居,有时跃出水面兴风作浪,致使河水暴涨,庄稼淹埋,房屋损毁,百姓家破人亡,民不聊生,狄仁杰查清情况后,决心杀死恶龙,为民除害,但苦无良策,一天晚上他苦思冥想昏昏入睡,这时,一位白胡老者脚踏祥云来到狄公面前说道:明日府衙门前将有一个买青牛的和买柴的经过,你一定要将牛和柴买下来,这两样东西将助你除掉恶龙,说完老者漂然而去,狄仁杰惊醒后记下了老者的叮嘱。

 

第二天,狄仁杰吩咐属下在府衙前等待卖牛和柴之人,从早晨直到黄昏时分,二人才在在街门前出现,按照吩咐,属下买下了牛和柴,傍晚,天气突变,乌云压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天不下雨而马莲河暴涨,狄仁杰披月登城,只见马莲川前洪波连天,逐浪排空,俯视川前,则见水面奇光异辉,妖雾升腾,九条蛟龙化小儿身形,戏据河口,兴风作浪,掀起丈许浪头涌上河岸,眼看河水就要漫上城墙,这时,府衙后院的青牛长呜一声脱缰而出,两捆干柴化作两把金光闪闪的宝剑随牛而飞,狄仁杰见状,胆气大增,跃上牛背,双手持剑,扑入洪涛向恶龙杀去,青牛搏风斗浪,狄公飞臂挥剑,经过一番恶战,九龙被斩,洪水退去,但有一龙,剩乱逃走,狄公骑着青牛奋起直追,至今,县内有许多与这一传说相关的地名,龙池,现在宁县九岘境内,相传是九条龙的老窝;九龙川,是龙池至宁县城东西相向的一条川道,据说当年九条龙顺着此川行至宁州城下,在马莲河兴妖作浪,祸害百姓;八纵坡,是狄公追赶逃跑的恶龙时,青牛八纵而过的山坡;烂泥沟,是今日宁县焦村镇所在的淤泥陷住青牛的烂牛沟;青牛胡同,今在宁县新庄,是青牛累死后掩埋之地;而它的后裔,则是后来闻名天下的早胜牛。那条逃走的小龙,逃到了泾川被西王母收留,用来看家护院,那个地方得名“回龙川”。

 

图片

 

 

马莲河,还有一个真实的关于龙的故事。

 

1996年,宁县在老桥下游2千米处,即县城农贸市场至物资局相隔的马莲河上,再建了一座马莲河大桥,该桥长1000米,宽10米,高30米,桥面双向车道,两边有人行道,大桥中间的沙滩修建成“岛式”广场,耸立有20米高的九龙石柱,人们称之为“九龙广场”。2001年10月1日(农历8月15),“宁县金枣节”隆重开幕,在此期间,连涨数日的马莲河洪水回落,人们发现,在马莲河桥下的淤泥滩上,出现了一条活灵活现的龙形痕迹,这一奇特的景观立即引起了轰动,人们口口相传,奔走相告,经过各自的想象和“艺术”加工,形成了各种不同的传播版本,宁县电视台对此也进行了报道,周边陕西长武、咸阳,宁夏银川等省内外和周边县乡群众闻讯蜂止,一睹“龙”迹,宁县城顿时热闹了起来。我当时在正宁工作,听到宁县“龙”的消息,己是几天以后了,一位朋友还拿了一张照片给我看,出于好奇,第二天便到宁县一看究竟,在人群拥挤的大挢上腑视桥墩下的河滩,一条长约80多米,宽5、6米,头南尾北的“龙”就在眼前,龙的头、眼、角、爪、尾、鳞一应俱全,形态逼真自然,形象栩栩如生,那时手机还没有兴起,县城老车站春光照相馆雷老板,抓住了这个商机,他拍照后利用拼接技术合成龙照,以每张5元钱大量洗印出售,我当也买了一张,后来不知丢失何处去了。这段真“龙”现身的故事,更增添了马莲河的传奇色彩。

 

图片

 

 

我是土生土长的宁县人,小时侯,随在林四团(原兰州军区0二师四团)工作的父亲先后展转于正宁中湾和宁县湘乐,寒暑假期间,我回焦村老家看望爷爷奶奶时,每次坐班车都要经过马莲河大桥,说是大桥,其实是一座宽4米,高5米,长约100余米的单车过水桥,这是正宁、宁县通往西峰,上兰州到西安的唯一道路,每次班车过桥,隔着车窗看见马莲河宽广平静,如镜的河面波光粼粼,河岸边柳枝摇曳,青草茵茵,我匆匆环视一眼河边的美景,然后就盯着窄小的桥面,双手紧紧抓着前座后背上的扶手,总害怕司机不小心将车子开下河去,等过了大桥,我才松开双手长出一囗气,车子上了半山,再看山下的马莲河,如同明亮的绸带飘向远方,此时的我对马莲河有一种说不出的、如梦如幻的感觉。

 

后来,我到宁县二中读高中,盛夏周未,约上几位学友前往庙咀呼烈士公园闲游,顺着120层台阶登上坪顶,极目远眺,此时,九龙河、城北河、马莲河,三河汇集的壮观就在眼前,只见宽阔的马莲河,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点点星光,如天际银河撒落于沙滩之上,流动的河水,飘绕在河谷之中,哗啦啦的水响声,随风荡过,好象山涧传来的风玲声,婉转如莺,河的南岸,一排耸立的杨树依次伸向南山角下的远方,树下是通向正宁和早胜的柏油马路,公路两旁的田地,满目皆是翻着金浪的麦子,河的西岸,物资局、罐头厂,顺次排开,河水倒映中的山峁树木和灌头厂高高耸的烟筒,把马莲河变成了巨大的镜面,我眯眼望着绕过河滩远去的河流,脑子里会转着旋似的疯想着,马莲河的尽头是什么地方?山的那边又是怎样的世界呀?

 

图片

 

 

好像在冥冥之中,我与马莲河有着不可分割的情缘,参加工作不久,我们单位随湘乐林业总场搬至宁县县城,我又能亲临马莲河,近距离感受她的妖娆美丽和嫔纷灿烂的四季变化。春天,我登上高高的庙咀坪向西眺望,马莲河滩芳草萋萋,野花烂熳,清澈温柔的河水顺着河床流向远方,最后慢慢隐入远方的天际,河滩上星星点点的牛羊在河岸或沙梁上悠闲的吃着草儿,偶尔抬头望望头顶飘动的白云,燕子在云间水面轻盈飞翔,河对面的南山上,郁郁葱葱的杨槐林正绽花蕾,缕缕清甜的花香随风荡漾开来,而南山角下,就是我亲爱的岳父大人家静谧的小院……

 

炎炎夏天,马莲河就成了孩子们的乐园,暑热的中午,有的孩子背着家长,偷偷结伙跑列沙滩的浅河处游泳玩耍,游完泳,就在岸边树荫下睡一会,有顽皮的就溜到河边瓜园偷西瓜吃,有时被主人发现,被看园子的土狗追的四下逃窜,其实,园主也不会下实去让狗追赶他们的。倘若大人们知道了孩子们下河游泳或偷吃西瓜的事,他们则躲不过父母的一顿挨打。

 

秋季的马莲河,随着雨水增多,温顺的河流似乎变了脸色,上游下了暴雨,下游的水位就会陡然升高,那汹涌而下的混沌的泥水,转眼就淹没了整个河滩,河道上汪洋一片,那座低矮的老桥,早已被洪水淹的没了踪影,加裹着漂浮的树枝、庄稼、还有猪羊等浮物,顺流而下,一人多高的浪头上下翻滚,巨大的浪涛如雷呜一般,那雷挺万均的阵势,仿佛真的要水淹宁州了,使人不由地心生胆怯。这时,“马瓜子”的面目才现露了出来,城里的男人在这个时候,大都会站在庙吧坪和城北河的岸头上观看马莲洪潮,眼看着水门沟和高山堡村的农田被一块块的吞噬,玉米,西瓜等庄稼被洪水卷走,也有胆大的村民,在水浅的岸边,用带着铁钩的长杆,打捞洪水中冲下的木柴、猪羊或者家具等物,人们称其为发“浮财”,有的人禁不住意外之财的诱惑,在翻滚的洪水中下河打捞,结果再也没有回来。

 

进入冬季,马莲河似乎也进入了冬眠期,有的河床干涸断流,裸露出来的大大小小的石头仰望着天空,河水一下子小了许多,有的河段,水流细得就象姑娘的细腰一样,一个揽子都能搂住,岸边的野草枯黄了,弥望的是片片的苍凉,寒风一吹,河滩皆是呜呜咽咽的风声,到了三九天,河面上冻结了厚厚的冰层,沿瓦斜川道而行,临河的石崖上,渗淌出来的山水堆结成胳膊般粗的冰柱,冬日的阳光下,冰柱晶莹剔透,姿态万千,若是下了大雪,马莲河里整个就是一片白茫茫静悄悄的冰雪世界了。

 

图片

 

 

四十多年过去了,马莲河的面貌一直在变化着,它的变化不仅是随着四季的更迭,而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变迁而发生着巨变,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宁县相继实施马莲河流域冶理工程,对山水林田路综合治理,每年投入几万劳力,冬寒酷暑披星戴月,如同愚公一样劳作不休,80年代初,宁县马莲河流域治理工程得到了世界银行4千万元专项贷款支持,经过8个春秋的奋斗,治理面积470.87平方公理,其中,造林30万亩,种草13万亩,改土15万亩,新建果园3.13万庙,筑拦水坝8座,现在,马莲河流域的生态环境有了很大改变,地更绿了,天更蓝了,水也更清了,暴戾的马莲河,也逐渐退去了“马瓜子″狂野的性格,变的温柔了许多。

 

今日的宁县古城,经历半个世纪的栉风沐雨,凤凰涅槃,脱胎换骨,站在东山顶俯瞰县城全貌,三川清水,两岸锦绣,老城古香古色,沉稳厚重,宋城墙、辑宁楼、贞元铜钟、庙咀遗古,无言地见证着远古而来的宁县古城。马莲河畔建成的马坪新区高楼耸立,人来车往,宽广的马路,开阔的广场,如茵的草坪,尽显一片生机,放眼四望蔚蓝的天际,2573.5米长,145.5米高的银百甜永高速马莲河特大桥跨越南北,1125米长,55米高的银西高铁大桥飞过头顶,两座引人注目的特大桥犹如两条巨龙在马莲河上腾空远去,形成了壮美的人文景观。九龙广场龙柱耸天,喷泉似虹,春风拂柳,游人如织,古老的公刘邑似一位沧桑的老人,守望着脚下的土地,庇佑着大河两岸的芸芸众生,明媚的阳光下,烈士陵园参天的松柏和高耸的烈士纪念碑相映成辉,浩气长空,抬头远望,山峦叠障,满眼春光,枣林簇拥,遍地碧绿,农舍掩隐,炊烟袅袅,古老的马莲河一如既往顺着透迤的河道永不停息地奔向更加辽阔的远方……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