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时光

我不相信,最好的时光,只能存在于过去和回忆中。 ——朱天心 吃过饭,习惯性去看妈妈。 门口,妈妈正编帘子,爸爸…

我不相信,最好的时光,只能存在于过去和回忆中。
——朱天心

吃过饭,习惯性去看妈妈。
门口,妈妈正编帘子,爸爸在一边整理细竹。细竹是从旧帘子上拆下来的。那帘子许多年了,用来编织的绳索大多断了,坏了,妈妈说闲着也是闲着,反正下雨,没事,重新编一下,晒东西方便一些。

从前在队里编帘子是轻省活。爸爸说。
我在队里是没编过的。我编帘子都是在家里编的,那时就在椅子上坐着编。妈妈说话的时候把系着绳子的半截砖块递给我。

随便聊聊的图片

话说编帘子我真的已经忘记了。今天看见,我才记起小时候我是看过妈妈编帘子的。那必是一个雨天,雨滴滴答答下个不停,她不能出去做活。呆家里做什么呢?打毛衣、做鞋、编帘子……

许是久不编帘子,我们的帘子编得并不顺利。最主要的是系着绳子的砖块不给力,那绳子常常从砖块上散开。编帘子需把系着绳子的砖块垂在两边,以保持力量的平衡和帘子编织的紧实。妈妈是个急性子,那绳子一散,她就烦闷,我笑说不烦不烦,反正当玩,天天看电视眼睛也累,今天编帘子只当眼睛休息了。

我这样说的时候妈妈就笑笑。对我来说,够了,太够了。因为保持愉快的心情太重要了。
其实现在也没什么好晒。妈妈嘟哝着。那绳子又从砖块上滑落了,滑落一次,妈妈就得重新系上。这很耽搁时间。
没有啊。比如前几天您晒萝卜皮,如果有帘子,就不用簸箕筛子的,那些全部拿出来也抵不上一床帘子。我连忙说。还可以晒被子呢,如果冬天您刮苕皮子,摊帘子上最好了。

我也说不出为什么,只觉现在能与妈妈一起编帘子,心里有无限的高兴。记得小时候,妈妈大部分时间都在外劳作,播种、锄草、插秧、捡棉花……无论什么季节,都有各种农活去做,好像根本没有时间与我们相处,与我们玩笑。

那时候也鲜有与妈妈亲近的机会,于是便对妈妈用帘子晒着的棉花生出深深的情感。晚上太阳落山,妈妈背着大花口袋回家,我迎上前去,帮妈妈托着口袋,让她能略微直一直腰,又连忙告诉她我正准备帮她收棉花。这时的妈妈会露出满意的笑,通常她也会走过来帮我把帘子上的棉花用耙子推推,并与我说几句话,(这时候的我很高兴。)然后忙着去厨房烧火做饭。

那时候,我常常在收完棉花后再钻到帘子下去捡棉花瓣子。因为帘子有空隙,那些棉花瓣子从空隙处漏下来,需我一瓣一瓣去捡。这时候,大都有一只小猫走过来在我的脚边望向我,喵喵喵地叫。我看一眼它,问:叫什么呢?这时,弟弟回来了,他卷着裤脚,脸上还沾着泥巴,兴冲冲地喊:看,我又弄了这么多鱼。

那时候,他还很小,把抓来的鱼用罐头瓶子装着带回来。我听了,连忙从帘子里钻出来,问:哪里?哪里?我看看——却在移出来的时候一不小心顶着了帘子,被帘子勾着头发了。

这竹子这多年了,不行了。妈妈边编边说,不过,对付我们两个老家伙还行吧。
咯,我砍了两根新的,夹中间,牢一些。爸爸不知从哪里找来两根青青的细竹。他比划着长短,把它们从中间切断,分成四根。
嗯,把这几根夹进去,应该牢固些。我说着,接过爸爸递过来的一根。

我想,我们做的这些都有意义。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