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枝末节

诗歌 诗歌不是视觉。甚至不是语言。她是精神的安静而神秘的中心。她不在修辞中做窝。她只是一个安静的本质,不需要那…

诗歌

诗歌不是视觉。甚至不是语言。她是精神的安静而神秘的中心。她不在修辞中做窝。她只是一个安静的本质,不需要那些俗人来扰乱她。她是单纯的,有自己的领土和王座。她是安静的。有她自己的呼吸。(海子)

喜鹊

走在路上,忽看见一只喜鹊从高高的水杉树梢飞过。它黑白相间的身子,舒展的、美丽的姿态,仿佛一朵花落在我的眼底。我注视着它,虽然它一晃而过,但它衔着泥匆匆赶路的样子,让我想到它一定是要垒好巢,等着小宝宝降生吧。又或许树木在这个世界,就是为了给予鸟雀更多的温暖。

过日子

在路边一家小店吃面。
店老板客气地照顾着,老板娘正倒开水,还笑着问我要不要往茶杯里续开水。
我忙摆手,又寒暄着说:看你们两口子做生意真是热情,生意一定不错的。
店老板爽快大笑,说:还行。我们小老百姓只图个安稳。看最近的新闻,想想东航那些回不来的人,想想俄乌战争里逃难的人们,觉得我们还能好吃好喝地过日子,已经很知足了。

小满

小满的粗辫子在后背一甩一甩,有韵律地摆动着。她用左右脚蹦跳着向前,小鹿一般,
人年少的时候,最难的可能就是慢慢地、一板一眼地走路。我小时候也和小满一样,喜欢跳着走,两只脚交替着蹦跶。

红楼梦

昨晚细看《红楼梦》第二十九回、第三十回。
第二十九回里写贾母清虚观打醮,张道士为贾宝玉做媒,虽说贾母拒绝了,但还是惹得黛玉宝玉都不高兴,两人拌嘴生气,甚至宝玉砸玉,黛玉也剪了为宝玉绣的穗子。
一片哭声。
第三十回,宝玉登门道歉,并笑说“好好的,为什么不来?我便死了,魂也要来一日来一百遭。妹妹可大好了?”又说“我知道妹妹不恼我。但只是我不来,叫旁人看着,倒像是咱们又拌了嘴似的。”而黛玉“一面自己拭泪,一面回身将枕边搭的一方绡帕子拿起来,向宝玉怀里一摔,一语不发,仍掩面而泣。”
这之后,两人去贾母跟前,遇见宝钗。宝玉与宝钗无话可说,便没话找话,客气地问候薛蟠。
说实话,我最佩服曹公的笔法。他经常是对比着写,小处、大处,无一不见。

蒜薹

久雨的缘故,大蒜都开始黄了。
妈妈、爸爸今天在地里划蒜薹。妈妈说最后一点蒜薹划了给小超市的老板送过去,大概还能卖几十块钱钱。
蒜薹一共卖得三百多。年前如果卖大蒜的话,一定不止这个数。
妈妈这样说。

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