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好好活

阳光淡淡的。 窗外的油菜花已然谢得差不多了。李子树、柿子树、桃树都生出了新叶。树静立在晨光中,与跳跳、叫叫的鸟…

阳光淡淡的。
窗外的油菜花已然谢得差不多了。李子树、柿子树、桃树都生出了新叶。树静立在晨光中,与跳跳、叫叫的鸟合二为一。我呼吸着这春天的气息,想着不早了,不免走回床铺跟前,拿起手机,蹬蹬下楼。
随便聊聊的图片
昨晚刷手机,连书都没翻一下,更不要说写什么。当时邹先生看电视剧,安安做题,我坐床上,偶尔会有安安翻书、写字的声音,内心很是欣慰。我后来对安安说,妈妈今天很不好,看了这么长时间的手机,以后一定不这样了。她抿嘴而笑。

洗漱、打扫,每一个早晨似乎都是一样的。而鸟鸣长长短短,彼此交替着。吃早饭时,看见妈妈从菜地里砍回一篮子莴笋,碧绿的莴笋根部还沁着白浆,空气中充满着莴笋的香味,于是一种没来由的快乐溢满了我的心头。

“你拿几根过去啦。呃,你要好多就拿好多,反正我砍了蛮多。”妈妈指着地上堆着的莴笋说。
“好。莴笋好吃。”我走过去,问:“您今天怎么砍这么多?”
“我腾了一点地。马上清明了,我昨天去买了种子,下午我来做营养钵。空心菜、苞谷、豆角、辣椒都要种了。”
“哦。”我抬眼望向菜地,果然靠近门口的这头空出了两米。
“你把那地刨下啊。多刨两次。”妈妈对爸爸说。
“嗯。要不要挑两担水?”爸爸看向妈妈,眼睛里带着询问。
“这还要问?下了这久的雨,肯定不用啦。”

这是爸妈的日常。事实上他们的一辈子,几十年都是这样过活。我在一旁看着他们不禁失笑。他们自有他们相处的模式,互怼、埋怨、心疼、关爱等等,好与不好,他们都是这个世界上生我养我的人。

吃过饭,去给那棵柿子树拍照,忽听到大门响,我快步走回去,看见胡祖航已经到了。这个四年级的男生,白白净净的。每次看见我,他都会大声喊我一声。有时我在路上,没看见他,他也一样。这个单元,他们在学新诗,而他周末的语文作业,就是写一首心中的诗。

记忆里,我们应是初中才接触新诗。我第一次写诗是初二,那刚刚师范毕业的数学老师办黑板报,要我写诗。当时诗在心中太神圣,我根本不敢写,还是老师鼓励我,我才完成。记得当时好多别个班级的同学专门来看,弄得我很有些不好意思,但心里又难免有点小骄傲。

送走孩子们,已近中午。忙着准备午饭,又想着菜做早了冷了不好吃,于是围上围裙,等在灶台跟前。却不想安安下楼时我居然才想起是要一点半吃完饭,而不是一点半开始吃饭。好在泥鳅已经在炉子上炖好,莴笋、春笋也洗净切好,不过几分钟,就可以炒好。

“我怎么把时间弄错了,你一下来,吓了我一跳。好在我都准备好了,你放心,不会迟到的。”
“嗯。”安安一边整理着她需带去的东西,一边瞄我炒菜。她心里肯定还是有点担心的。

送安安到校,返家,看到小区门口那个痴呆了的老人定定站着,他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似乎想问什么,却不知怎么张口。我远远看着,忽然觉得有莫名的心酸。
嗯,谁知道自己老了以后是什么样子呢?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一生。每个人都期待着自己有很多的美好。
好好活!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