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野餐》告别,回归

相信许多人在听到这部电影的名字时,也同我一样,一直在期待所谓的“路边野餐”。山野之中,可有美味?恍恍惚惚听到陈…

相信许多人在听到这部电影的名字时,也同我一样,一直在期待所谓的“路边野餐”。山野之中,可有美味?恍恍惚惚听到陈升第二次唱起《小茉莉》,故事进入尾声,再回想,画面跟着摩托车在前进,两旁的树木在倒退,而后摩托车拐入另一个巷口,消失,路面颠簸,画面里再次出现摩托车,卫卫和陈升停下,在老婆婆的小摊前要了两碗粉。随便聊聊《小茉莉》的图片 第1张

说实话,《路边野餐》看过第一遍,我甚至没弄清故事的情节和人物关系。陈升是一名医生,穿着白色大褂,当是一个正直之人,为何入狱?陈升为何要给理发店老板讲那个朋友的故事?电影到底想告诉我们什么?为了让自己看懂电影,我又去看了好几篇影评,然后,二刷。电影里似乎有许多隐喻。别人说过的,我就不说了。我说的话,也许有人说过,不过我用我的方式,抒己见。

随便聊聊《小茉莉》的图片 第2张

两个话题,一是时间与空间,一是告别与回归。

正如影片的画面感一样,许多东西都是模糊不清的。远距离运动的长镜头是这部电影的最大特色,因为速度,而显得虚虚实实,一片模糊。而凯里这个地方,这座群山是真实可见的。很多事情,我们不知道,不代表它不存在,而我们眼睛所见的,也只是片面而已。又如电影在开头引用了《金刚经》一段话,“须菩提,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从佛的角度看,有着更深层次的理解,“一切心皆不可得,所得皆非心,若见诸心非心则见真心”,我怕是说不清,不提。可从物理学的角度来看,过去、现在、未来,时空转换,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陈升带着老医生给情人的几件信物,踏上了寻找侄子小卫卫的未知之旅。过去的情仇纠葛在心里留下痕迹,念念不忘的,需要释怀。这是故事在时间点上发生的起因,而后随着情节的展开往回溯,人物陷入回忆,现实与梦境交杂融合,如深山中迷茫大雾。

而这部电影又着实给人一股真实的感觉,这股真实在哪里?对山村有着切身体会的人或许能感受得更真切。洋洋出场时,第一次从路边的那栋小木屋走出,(方圆百里少有人家,有人家的地方人们需要外出,曾经的人们需要行走多少路才能到达集市;通往镇上的路修好了,摩托车开始盛行)年轻女孩对外面的世界充满憧憬,小伙子骑在车上,守在村口;摩托车途径那些小镇,雨水打湿的水泥地面、迅速闪过的两三层楼房、墙壁上的标语、地里一排排的玉米枝;还有老婆婆的小吃摊,两碗粉不重要,但它就是这个地方最常见的食物;洋洋为了看演出而“仪式”般出行,坐船,过桥,绕着村子走了一遍……这些场景大概都是出生于凯里的导演毕赣习以为常的事,也确实是发生在乡野村落里极普通极寻常的事。

如果说导演毕赣作为凯里人,回到自己的家乡,拍摄电影,这是不是一种回归呢?一篇影评中提到,凯里这样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固然偏僻,但自然之风清秀——这是一个有故乡的人的底气。人为什么要离开?离开了一定还会回来。又或者,他想在故乡找到曾经存在、而今消失的东西?是回归,是寻找,亦是告别。随便聊聊《小茉莉》的图片 第3张

《路边野餐》不仅仅是陈升、老医生对过去、对逝去的情人的寻找与告别,不仅仅是导演毕赣的回归,它可以有更多的含义。从何地离开,便回到何地——这是原初所在。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影。”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