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肖梦

题记:这乍暖还寒时节,正合春睡,偶得一梦,未解其意,乃记之,诸君指点。 某日,适王母寿,众神往贺。酒三巡,菜五…

题记:这乍暖还寒时节,正合春睡,偶得一梦,未解其意,乃记之,诸君指点。

某日,适王母寿,众神往贺。酒三巡,菜五味,舞八圈,王母微醺。忽念织女天孙,为牛郎诈娶后,两相暌违,不知其几年几月矣,乃问曰:卿等知人间今夕何年否?
有司功曹答曰:禀我主天后,我等早已安排十二畜类作为生肖,专为下界纪年,今年为壬寅虎年也。
玉母道:如此甚好。本宫久居天庭,鸾鸟凤凰寻常皆是,这人间的畜牲反倒少见,汝等今可使一观否?

随便聊聊的图片
众功曹称诺,不时便将十二生肖带到。

话说这十二般生肖久在人间历练,早已修得人形,言行举止与常人无二。
王母一见甚异,怒曰:尔等畜类,如何得成人形,非有诈欤?
众功曹与诸生肖遂跪作一团,磕头不止,口称万死不敢欺上。
王母愠色少减,曰:谅也不敢,尔等在人间情状,与我报来。
功曹对众生肖曰:尔等从实回禀,不得差迟!

子鼠聪明,纳头便拜,叩得堂下玉砖咣咣作响:禀王母,小子在人间值岁,日日辛勤,不曾荒疏,却也没落得好名声,只说我善窃稻梁,爱偷灯油。如今我改邪归正,不再行那鼠盗之事,只在那商贾行里弄点手段,以次充好,以假充真,偷梁换柱,瞒天过海之类。但逢人间偶有打击,每况愈下,恰如针尖削铁,格外艰难。

丑牛见子鼠话毕,向上一揖,朗声曰:王母容禀,我丑牛吃草甚多,读书甚少,值年工资太低,平常只能在建筑工地干些力气活,补贴家用。我忠贞不二,老板只管告诉我多使河沙少用水泥也使得,拿篾片做钢筋也使得,我便知是使得,决不怀疑,更无二心。

寅虎待丑牛讲罢,也向王母施了一礼,曰:我在人间为官,原想着两袖清风,明镜高悬,偏那些商人要来与我勾结,使些手段来笼络,豪车别墅,珠玉美人,不胜其烦。也罢!得人好处,只能做些顺水人情,批点土地,给点政策,说点好话,行点方便……俗话说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只盼这任届满,便金盆洗手作罢。

卯兔向玉母盈盈一拜,明眸生辉,巧笑动人,但听得其娇声曰:奴家不才,忝列生肖,恭良循时,不敢有违。时下直播带货风起云涌,盖因胞姐在月宫供职,得此方便,奴家也在网上贩卖些桂花酒、桂花糕之类,倒也有愚夫愚妇,常刷些火箭游艇捧场,更要我跳兔子舞助兴,不得已而为之,非我本意。

王母听过,双眉微蹙,曰:你几个也是为难,辰龙可有话说?

辰龙颔首施礼,曰:禀王母,某也曾贵为天子,动则风起云涌,行则石破天惊,今几与众畜牲为伍,殊无脸面!此地固非我所愿乡,某已于数年前习得鸟语,正欲前往鸟国,做个鸟人,办些鸟事,混口鸟食,不复久居此地矣。

众皆愕然,少顷,听得一女子说话,声音尖利:王母在上,列位神仙,小蛇这厢有礼了。小蛇不才,生在青山,长在草丛,风餐雨宿,颠沛半生,饱受人间白眼,冷嘲热讽,然能逆天改命,喜提劳死累死者,皆因小蛇笃信“要想成功先发疯”,笃信信倍增原理,只要白银若干,加入叽哩咕噜团队,简单听话照做,早日达成自我,实现时间自由,实现财富自由!……

值日功曹闻言大惊,曰:巳蛇退下,休得胡言!午马有话快讲!

午马略一整衣,曰:见过王母、众位仙家。老马与老牛一样,文化浅陋,只知当牛作马,不识天马行空。昔时有伯乐曾言我或可日行千里,因缘际会,未能成功,现委身于流水线工厂打螺丝,如驴拉磨,周而复始,不复作他想矣!

未羊见老马有悻悻之色,忙曰:午马兄不可妄自菲薄,想我未羊生于陇亩之中,未尝得先祖荫庇,孜孜不倦,刻苦学习,今不亦堂堂大学教授乎?老羊我毕生至力于论证“草优于粮说”,夙兴夜寐,宵衣旰食,皓首穷经,白头索句,著述等身,终有小成,亦不枉此生也。

王母听得未羊有自夸之意,心中不悦,便转头问猴鸡狗猪几位:尔等又有何际遇?

申猴急急步出,拱手作揖,曰:吾幼善蹴鞠,以此谋生,诸君须知观蹴鞠者最当休息,蹴鞠者最当运动也。吾以此为业,日渐生厌,惟重金厚禄为酬,终不忍弃,只得寻求利益最大化,或佯作伤病,暗控输赢,盘内盘外,场上场下,无非为财货而已,风险之高,行棋之绝,不啻贪腐,常怀惴惴之心,而未肯全心于技术之争也,不亦难乎?

酉鸡嫣然一笑曰:尔等生肖终是太过肤浅,君不闻“出名当趁早”乎,我酉鸡自幼蒙干爹恩宠,金元铺路,选秀出道,通各国鸟语,会群魔乱舞。当今艺坛,大儿米趔趄,小儿欧罗锅,余子碌碌,不足挂齿,我酉鸡浸淫欧风美雨日久,不欲与诸土鸡互啄,且归隐于彼高卢鸡之国,当垆卖酒,偶尔回国割割韭菜,不亦乐乎?

 

戌狗闻言,摇头摆尾,甚是欢乐,众神正欲问他,戌狗曰:汝等生活太费周张,我便只听命于寅虎,教我吠桀纣便吠桀纣,教我咬周武便咬周武,管他那么多作甚?!况夫高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宁教这天下人人皆是狡兔,我便生生世世也逐不完,那才最妙!

寅虎与卯兔各自望了一眼戌狗,也不再言语。

亥猪听闻其余生肖俱已发言,扭扭捏捏,嗫嗫嚅嚅,却攒不出半句话来,王母愠,诸功曹暗骂蠢猪不可救药,亥猪终于说出一句:瑶池伙食团安排晚饭否?众皆无语。

王母闻听众生肖所言,自知人间疾苦,想那织女宁死不肯回天界,固冥顽不化也,且随他去吧。又想这十二般生肖工作兼职不免过累,遂命有司,责令若干人等即日回归工作岗位,不得兼作其他营生,工资增加三成,公家购买全额社保、住房公积金等,即日执行,不得违抗……

 

又吩咐安排晚宴,大伙儿一起吃饭…然而,没等到开饭我就醒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