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思

1 舅舅的岳母舅妈的生母病危 接信的当天早上,他们就去县城做核酸检测 然后,从渭南大荔赶到西安 再坐高铁到了洋…

1

随便聊聊的图片

舅舅的岳母舅妈的生母病危

接信的当天早上,他们就去县城做核酸检测

然后,从渭南大荔赶到西安

再坐高铁到了洋县西站,又做过核酸检测

才得以出站,因此被疫控消磨了时间

错过见娘亲的最后一面

舅妈悲痛的泪水在路上

早已打湿了这个即将临近的清明

 

那天,风挟裹着雨

我跛腿前往东家院子

曾经孰悉的那个面容俏丽的亲戚

村里屈指可数的几位高寿老人

在出棺的哭声与鞭炮声中,又少了一个

我的这首诗,写与不写

都无助村子改变些什么

 

2

 

人生如灯,可以点亮自己

人死亦如灯,可以寂灭自己

降生人世间,从人世离开,只是

睁眼闭眼之间的一步之遥

到阴间去,能否与自己最亲的人再相见

这阴阳之隔,是否还能是一根藤条上的苦瓜

瓜是苦的,在阳间,那么在阴间呢

是否经得起风雨和时间的侵噬

 

土里与土外,对山地人家

当事者或村邻,都不是小事

所以,备下酒席酬谢娘家人款待亲友百客

白事就变成喜事了

 

3

 

三娃,今年的清明祭诗

我写给你,你依旧是我的妹夫

这个春天你会不会悄悄回来

看看你的儿子:穆阳和穆栋

他们都努力地活着

为你撑起了穆姓的门份

他们给你播种过的土地投以阳光

他们给你居住过的村庄报以绿色

 

曾经作为我的妹夫,我一直未忘记你

23年前,你正值而立之年

一场意外事故,把你生命

定格在了那年夏末秋初

20余载的桃花年年红

20余载的李花年年白

20余载的油菜花年年黄

我长期在外,不知你回村看过亲人没有

今天,在故乡的三月

望着路上走来给祖宗上坟的人们

不知你能否在我的眼前或雨夜的梦里出现

 

4

 

这被“新冠肺炎”困扰着的第三个春天

季节不因防疫抗疫而迟缓它变奏的脚步

春风过处,那些光秃的枝条又孕育出绿色

使柳丝在贺知章的“二月剪刀”里

如诗轻柔地抚拂晨雾和飞鸟

那些期待蜜蜂和蝴蝶光顾的油菜花盛大而开

那些含苞待放的迎春花、山桃花、李花、杏花

皆晚开的早开,早开的晚谢

这些村庄的花草树木

都不负太阳、春光、雨露、月色

赶在三月,赶在清明,开一遍,绿一遍

让春天的山野明媚灿烂

让春天的村院花花绿绿

 

5

 

我在读张二棍的诗集《搬山寄》

远处,传来几声鸟鸣

我从挂着住棍的椅子上起身

望向天空,心想这是我久违的朱鹮吧

果不其然,朱鹮张开桃红色的巨大翅膀飞过木叶洞

羽翼上似乎沾了河间的雾气粼粼闪光

未及我拍照,已消逝在山的背面

这只沿着金水河鸣叫而至的朱鹮

是在寻找另一只伴侣吗

还是初来乍到,在春天要谈一场恋爱的新鹮呢

朱鹮飞远了 ,我还在呆想

直到脖子仰困了,低下头看手机

看着看着我又听到朱鹮的鸣叫

可我左顾右盼,却未知她在哪里

 

6

 

在故去的我的亲人死亡名册里

我记忆深刻的,只有我爷和我婆

提及他们,我会想起老屋旧房子的模样

嗅到他们留在老屋的时光和气息

现在,老屋如我爷我婆归于泥土早已见不到了

我坐在健在的我大和我妈身旁

想起老屋厨房后的那棵大核桃树

在许多的夏夜,奶奶为我扇凉我捉萤火虫

斯情斯景都不在了,找不回来了

只有村落依旧掩映在松树沟里

我回来探亲或如这次养病,还有一个家

 

7

 

最近这段日子

除了每天按时熬中药吃西药做康复运动

再就是关注疫情和俄乌战争的态势

以及东航发生在广西的空难

关注的多,感到地球和星球都潜伏着危险

让我反而忽略了自己的病痛

在疫亡和战争面前,我是很幸运的游子了

如流逝的鱼重新回归木鱼河

故有了今年的清明,我在父母身旁不用以诗的苍白和空洞

致祭我的列祖列宗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