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上老王的奇思妙想:城里马路边空地上种菜

老家的中学王同学发微信问我近期可回老家?有空路过他所在的山上,从他地里挖些时兴的蔬菜带回去吃,顺便捉两只散养的…

老家的中学王同学发微信问我近期可回老家?有空路过他所在的山上,从他地里挖些时兴的蔬菜带回去吃,顺便捉两只散养的老母鸡,还有一筐鸡蛋,咸鸭子还有两只。他可能是从抖音上获悉一些地方封控后居民吃菜困难,继而关心起我来了。

我的这个同学当年也算是有理想的青年,脑子里有许多奇思妙想,与我们一同拼命挤在高考独木桥头,后来回家接过父亲的锄头耕田种地,娶妻生子。他走出泥巴田的愿望在他儿子身上实现了,他儿子大学毕业后留在城市生活。他在我们一个同学的帮助下看守设在山顶上的一个基站,拿一份补贴。基站的事情单一,他与老伴搬到山上住,家里的田转给大农户了,他闲不住就在基站附近靠近水源的地方开耕出一块地种上各种菜,还寻到一处天然小水塘养了些鱼与黄鳝泥鳅,放养了一群鸡。十天半个月不下山,吃喝不用愁的。偶尔有同学上山玩去看看他,个月不下山,吃喝不用愁的。

随便聊聊的图片

偶尔有同学上山玩去看看他,他让老伴捉一只鸡杀了,自己到水塘边弄些鱼虾回来,餐桌上都是极新鲜的菜。几盅酒下肚,他开心不已说,“我现在除了农民身份,生活待遇不差此你们城里的人。”我们也附和着,“你这逍遥日子比城里当处长都要好,他们哪能吃上这么纯天然绿色食材啊,还享用这么好的水与空气”。老王听了很受用,接着说“那是不假,我孙子吃城里超市的鸡蛋总说味道不对,非要吃我这山上的鸡蛋,我定期下山寄鸡蛋给他们。”他散养的鸡成天满山坡草丛里找虫吃,就跟他人一样结实健康,当然不同于笼子里喂饲料的鸡了。老王不无自豪地说:“伙介,你们在城里拼搏半生虽然有这有那,不如我现在有副好身板,端碗闻饭香,躺下睡得熟。人生前半场胜者为王,后平场剩者为王,就看谁能健康的活得更长久了”。老王酒多话多,也还算句句在理。

 

老王中间与老伴曾到他儿子所在的城市住过一些目子,老伴带孙子,他闲着无事不知从哪里找到一块地,种上许多蔬菜,天天早上去伺弄菜地,顺便摘些带露水的菜回来,儿子与媳妇还一直以为他早上去菜市场买菜。孙子上幼儿园他就回乡下了,见人就啧吧着嘴不无遗憾的说城里人真是败家,好端端的地不种菜,非要栽上花花草草,有的花只活一季,隔年又要花大价钱重新栽。这些花花草草还没有农村菜地好看,又不能吃,还费老鼻子钱。要是自己的儿子以后当市长了,一定让他将路两边开耕做菜地,分割成不同块状的菜地:分配给各家各户,按要求种不同颜色的菜,既好看又实用。城里人拉的屎撒的尿都该收集起来,经过发酵除味,用作种菜肥料。城里人下班了俩口子去菜地干干活出出汗,也省得他们闲着无事生非,串来串去惹得鸡飞狗跳。有人开玩笑说,“那恐怕要等到你孙子当市长了,看可能听你这个乡下爷爷的话。”

 

 

老王的预言在城里接连封控出现后更加有底气了,他很不服气地说,“我是人微言轻,呆在山顶上说话没人听,要是按我的想法城里空地与路两边的花花草草当初就变成菜地,城中河流与水塘都养上鱼虾,现在封控也不会出现菜荒情况。看着居民为一棵白菜操碎了心,就觉得心疼。”他的儿子与孙子永远有吃不完的各类菜,除了他种的花生、豆子、山芋,还有咸鱼、咸鸭、干泥鳅。

老王看守基站原本也要“退休”,可是实在找不到年轻人接替他的活,选派的人去现场一呆就跑了。上面只好继续让他守着,他也想得开,即使不让自己干了,或是回老家老屋住着,或就在这片山林间租一处便宜民房住着,生活内容没有多大改变,日子依然如初。还是那句话,人生下半场,比什么都不如“剩者为王”好,自己健康的活得长久一些,或许真能看到城里的马路两边都改为菜地了,那时候与老伴进城教城里人种菜去,估计那时候很多城里人都不知道菜是怎么长出来的,更不清楚一年四季该兴什么菜了。丢了土地的人,时间久了就像浮在空气中的浮游物一样,闻不到泥巴香味,人也就变了味道,没了根基丢了魂。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