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情(二)

走进桥江镇渡头村,来到一个小巷子,从铁门外往里面张望,有一座红色的老砖瓦房,丝瓜藤沿着长绳爬上了屋顶。这是我们…

走进桥江镇渡头村,来到一个小巷子,从铁门外往里面张望,有一座红色的老砖瓦房,丝瓜藤沿着长绳爬上了屋顶。这是我们走访的第二位老兵——刘璋林的家

随便聊聊的图片

院子里,种着各种蔬菜,茄子、黄瓜、辣椒、番茄、丝瓜等等,还有小盆的花草,黄色的丝瓜花与浅红色的紫薇花倒像是一对亲密的朋友,互相问候。

进门之前,条子大哥一直在同我们说着刘爷爷的一些情况。刘爷爷于1943年毕业于师范学校,1944年年底在校任教期间,听取了县长宣传,主动报名入伍,参加青年远征军,时年已初为人父。抗战结束后,刘爷爷回到家乡,继续教书育人。老伴于2013年去世,子女虽在外地,对老人都很不错,家里有一个保姆照顾着老人的起居。知识分子出身的刘爷爷,每次送别这些来看望他的志愿者,都要跟着走出窄窄的巷子,站在路口,看到车子开走后,才蹒跚着走回家。尽管条子大哥平淡地说着这些,我依然能感到他对这些老兵的敬重与感恩。

房子的堂屋外挂着“抗战老兵之家”。“岁暮仍怀铁血志,春来先到老兵家”,正头顶是醒目的横联——老当益壮。屋子里,正前方挂着大大的“寿”字,天花板上垂下几个竹子做的挂钩,挂着篮子和袋子,屋内有一张靠椅,靠椅上垫着一床被褥,褥子看起来有些年岁了。右边屋子里的墙壁上挂着一幅相框,从黑白照片到彩色照片,年轻的军人如今已是耄耋老人。这座陈旧的房子里,住着一位既是老兵,也曾是人民教师的老人,还有一位同样也是高龄的老保姆。

“爷爷,这是抗战勋章,里面有绶带。”

刘爷爷颤巍着双手接过“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补发),尽管因为年龄而身子佝偻,那股精神气却十足。刘爷爷走进屋子,找出志愿者上次送来的衬衫,又将勋章佩戴在胸前,一股自豪之情油然而生。

因为老人耳朵有些听不清,需要大声说话,才能让他听到。

“老爷子,东西送到了!您好好保重身体,我们下次再来看您。今天还要去看望别的老兵!外面热,您就不用送我们了!”

果然,不管我们怎么说,刘爷爷坚持要送我们到巷口。

“没事,就让他送吧。不送,他心中会不舒服的。”

车子启动时,刘爷爷似乎还有话要对条子大哥说,他走到驾驶座左边窗口,俯身低语着什么,眼神里含着感激与期盼。车子开动了,老人保持着不变的站姿,如一棵沧桑的老树般伫立。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