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有魂

一 那年去省内一个著名的景区欣赏油菜花。 著名景区就是有著名景区的气派——人多!巨大的停车场里,停满了来自全国…

那年去省内一个著名的景区欣赏油菜花。

著名景区就是有著名景区的气派——人多!巨大的停车场里,停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汽车,进了景区,处处人山人海。我们一行人跟着人流,一步一步挪到高高的观景台上,只见茫茫无际的一片花海,碧叶繁茂,金花怒放,灿若虹霓。再走进花海之中,一朵朵黄花立在碧玉杆上,在风中摇曳,舞姿曼妙。

随便聊聊的图片

然而,走在花海中,我很快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这么一大片漫漫的油菜花海,应该有着非常强烈的花香才对,然而,事实是:几乎没有香味!或者说,香味很淡,与油菜花的总数量相比,非常不匹配。

在我乡下老家,每年乡亲们也都会种植一些油菜,一般是种植在房前屋后、沟边渠头,相对不那么重要的田地里,更大更开阔的田地,通常用来种小麦。所以油菜的数量不是很多——至少与这座以油菜田全名的景区相比,算是极少的,但是,只要漫步田边地头,甜美浓郁的油菜花香,一定会扑鼻而来。

我思虑良久,莫非是景区的油菜与我老家的油菜品种不同?但对于我来说,闻惯了家乡那浓郁芳香的油菜花,对于没有花香的油菜花,实在欣赏不来。

那感觉就好像,一道精美的菜肴,却没有放盐;一把传世的小提琴,却没有琴弦;或者一个绝世美丽的女子,却不会微笑。总觉得它缺少了最重要的东西。

万物都应该有个魂,花没有了香味,就仿佛没有了魂。

小时候,家里会做豆腐,其中有一个点卤形成豆浆的过程,每到这时,我们都会盛一碗豆浆,任何调料不加,就这样喝,滋味很单一,就是一股强烈的豆香味—-因为味道很浓,有的人说这是豆腥味,我最初并不适应这种味道,既不甜又不咸的,还有一股子生豆子味,但是渐渐地就喜欢上了这种味道,那是一种独特的味道。

传统的做豆腐手艺非常辛苦麻烦,年轻人都没有继承下做豆腐的手艺,所以后来家里渐渐地不再做豆腐、豆浆了,要吃豆浆,只能到外面的饭店里。淮安人还是十分钟情于豆浆的,早晨很多小吃店都提供豆浆,我吃过了很多家的,包括自封的所谓大王,没有一家让人满意,喝到嘴里,全都清汤寡水,索然无味。

所以常常回忆小时候吃的那碗豆浆,白里微带点黄,端起来,还没有碰到嘴唇,先闻到一股豆香味,喝一口,浓郁纯厚的豆香味充盈口中,这才是豆浆该有的味儿。

今年春节,观看某台联欢晚会的时候,出来了一个演员在台上唱歌,这是一个男演员,妆容精致,眉毛细而弯,嘴唇薄而红,皮肤洁白细腻,嗓音细腔细调,我感觉十分别扭:男人怎么可以这样?算了,不看了,看手机,微信群里正有人讨论此人,于是我在群里问了一下:问一下群里的女生,你们觉得这个演员,好看吗?立刻有人回答说:好看。

我同意这个时代审美多元化,但就我个人来说,实在不能接受这种女里女气的男人形象。男人就该有男人的样子——你问我什么样才是男人的样子?

有一次,电视上播放一则新闻,总书记来到一所军校视察,镜头所到之处,是一群朝气蓬勃、神采飞扬的年轻人,他们在训练场上生龙活虎、精神抖擞,无论男孩女孩,一个个面孔黝黑,身姿挺拔,孔舞有力,双目炯炯有神,说话嗓音宏亮、中气十足。

这才是男人应该有的样子。

未来一旦国家有事,我们能够依靠的,还是这样的人。

任何东西都应该有属于它自己的特质。

油菜花当然应该有油菜花的香味,豆浆也应该有豆浆的味道。

玫瑰应该娇艳,牡丹应该雍容,莲花应该高洁。

杨柳应该婆娑若舞,绿竹应该挺立如枪,青松应该傲视霜雪。

春天应该鸟语花香,夏天应该热烈如火,秋天应该五谷飘香。

儿童应该天真烂漫,青年应该朝气蓬勃,老年人就应该沉稳睿智、宽容大度。

 

郑板桥有一副对联:“虚心竹有低头叶,傲骨梅无仰面花。”

竹有竹的气节,梅有梅的傲骨。

花有魂,人有志。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