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面花坡

晗说:来看花罢。   我坐着公交就来了。晗是那面花坡的花信子,她的家离花坡不远。那年聚于花坡后,年年…

晗说:来看花罢。

 

我坐着公交就来了。晗是那面花坡的花信子,她的家离花坡不远。那年聚于花坡后,年年花盛时总会收到晗的花讯。五六年来,我就从未错过那场年年上演的花事,而且每年花都刚刚好。

 

进得憩园,迎面就是两株海棠花树侧立在甬道两旁,开得放浪形骸。纷纷繁繁的满树粉白,明明灭灭的一抹一抹红晕,密密匝匝的海棠花朵就在明丽的阳光里微笑着,铺排着。

随便聊聊的图片

 

看花的人挤在花树下,大人谈笑着,赞叹着,忘乎所以拍个不停。三五孩童追逐着,嬉闹着,肆无忌惮从这棵树下飘到那棵树下,像一群五颜六色的蝴蝶。一位宝妈一手抱着女儿,一手举起手机,旁若无人。她们是要把这盛放的海棠带回去珍藏,恒久沉溺在这盛大的花海里吗?

 

海棠孤植也成林。你看这两株,小枝粗壮,纵横参差,树形优美硕大,树冠四散浑圆。花朵细密繁茂,艳美而无俗姿,清丽不失妩媚。花开似锦,如流霞,如粉云。

 

那面花坡,在小湖畔。小湖在山坳里,依山就势,蜿蜒而就。透过鹅黄的柳丝,白的曲桥,红的廊亭,在湖心显得分外惹人注目。微风起处,一池春水如皱。山坡的高楼,岸边的垂柳,灿黄的迎春,烂漫的樱花,映在湖里镜花水月,影影绰绰,漾着那面花坡装点的那些涟漪,一波一波荡开去。

 

那面花坡,就在湖畔的南岸,简直就是海棠的流瀑,灵动飞扬。一片海棠林热闹地开放,蔓延着起伏跌宕的粉白色海洋,像从小山坡顶端倾泻而下的,重重叠叠,团团簇簇,如同绚丽的粉白的飞瀑。花朵细密,气势磅礴。一团团,一簇簇,淡淡的红,浅浅的白,恰似一张美丽的花毯挂在湖岸山岗,粉浪翻飞,楚楚有致,宛若阆苑仙葩。

 

走近花海,半亩大的花坡不见树干,只见稠密的花枝,繁密的花朵,和那些间杂在花枝间的浅浅的绿芽。二十来株海棠花树上,纤弱而秀美的花朵挨挨挤挤编织成巨大的花冠,点点花蕾却如同点缀花冠的胭脂粉钻石坠子。中间的花枝争相向着太阳生长,把头尽情高举,四围的纷纷披垂,把腰一弯再弯,隆起一只盛放在小山坡的巨型花篮。那粉红嫩白的海棠花娇艳欲滴,宛若丰润多情的清纯少女,给你捧上一派霞红粉白的清丽世界。

 

亿万只蜜蜂徜徉在花间,嘤嘤嗡嗡,让你仿佛置身于繁忙的养蜂场。猫着腰钻进花树丛里,你才发现这里还流动着声音的瀑布。看不见鸟,只听见小雀欢快的叫声接二连三,如小溪般清澈,婉转而清亮。蜜蜂们川流不息,嗡嗡声不绝于耳。你看,一只只可爱的小蜜蜂把花心当床,把花瓣当被,颤巍巍钻进去,噌一身花粉,打个滚,伸个懒腰,脚上却挂着小小的花粉团起飞,从这朵花上轻盈地落在那朵花上。有多少朵花,就有多少只蜜蜂。你来了,我去了,仿佛每一朵花都是一个流蜜的驿站,仿佛每一只蜜蜂都要来每一个驿站歇一歇脚。观花的客人可真多,孩童的欢呼声,大人的嘻笑声,都带着甜味儿,连同风中的花香一起荡漾在花潮中,涌进你的鼻子,沁入你的心扉,流进你的心田。

 

抬起头来,海棠那些枝枝叉叉纵横决荡,密密地织起网状穹顶,看不见蓝天白云,只看见粉白的花像一床巨大的绸被,把树林笼盖得严严实实,连太阳光也筛不下来,一派明媚惊艳。花下,香风盈盈,不时有花瓣飘零,花雨阵阵。地上,苜蓿茵茵,浮动着斑驳的光影,明明暗暗,粉瓣点点。

 

六年前的三月,我换了新的岗位。我原先的同事晗和我的外甥女一行五人去看我。回家的途中,我们邂逅了这面汹涌澎拜的花坡。这群女子便被这花簇锦攒的海棠惊艳了,在这里纵情欢闹,忘情自拍,深情流连。这湖畔山岗上花团锦簇的花坡也留给了我深深的震撼。从此,我便与这面花坡结下不解之缘。

 

遥看一片白,雪海倾千波。走出海棠林,回首顾盼,那面花坡缤纷怒放,芬芳弥漫,香雪拥堆,而那群人,那些朋友,如今却天各一方,什么时候才能再次欢聚这面花坡,重温那如海棠花一般纯洁而深沉的友谊?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