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气的我 VS 大方的刘先生

我用钱很抠(也可说小气),家里能不买的尽量不买,还能用的尽量用。家里现在还有一床被子,是我大学用到现在的。前几…

我用钱很抠(也可说小气),家里能不买的尽量不买,还能用的尽量用。家里现在还有一床被子,是我大学用到现在的。前几年被套洗得太薄了,就在网上买了一个新被套,换上去还可以继续用。我的各种卡(公交卡、图书卡、门禁卡等等),从到手的那一天,我就在卡背面贴一张贴纸,写上自己的姓氏和联系方式,万一丢失我想拾到的人可以联系失主,不仅不会损失卡里的余额还省了开卡的费用。

随便聊聊的图片

(这张地铁卡从深圳一号线开通,用到了十一号线开通)

十几年前办的图书证的押金条,我都还保留着,等着哪天退卡还要把押金退回来的。

 

(这个卡套,从帕尼尼早餐6元用到16元)

我有一双鞋,鞋带穿断了,另外买了两根鞋带继续穿。

 

结婚前使用的梳子,虽然有磨损并不妨碍继续使用……

 

刘先生和我大不相同,他会喜欢购置一些新奇玩意儿。比如除螨机,买回来他给我示范使用了一次,之后就束之高阁。还有手持吸尘器,我一次也没有用过,小义偶尔会拿出来摆弄摆弄。最近还有扫地机器人,被小义拆了改装成拖地的。他还经常说我的手机可以换一个新的,一般从他第一次让我换手机,到我真正换大概会过个两三年吧。最近他实在看不下去,直接给我买了一个新手机。除了电子设备,家里的物品他也很关注。最近他把家里好好的衣架全部换成了新的,说是统一款式。之后他又征求我的意见看我晾被子不方便,可以买一个伸缩折叠用于晾晒被子的架子。我说不用,他说已经买了在路上。他觉得餐具直接放在玻璃上会刮花玻璃,又买了餐具垫布。每天吃完饭我要收拾还要擦拭垫布,他怕我辛苦又买了一次性的餐具纸……

 

我本身是不喜欢吃零食,但家里各种零食总是塞得满满当当。每每打开抽屉看到各种吃的喝的,我就很头疼。看到快要吃完了就暗自高兴,没想到很快又满满当当。关于这一点我经常和刘先生探讨是不是不用买太多零食。刘先生认为家里有的话,小义不会到外面去买,外面买的还不一定质量合格。他也会给小义一点零花钱,每天有一个额度。我认为给的有点多,刘先生经过思考私下和我说认为还是给少了。因为钱不够的话,小朋友就喜欢吃些乱七八糟的,还和我说他的同事孩子的零花钱标准。

 

刘先生购买了家庭保洁服务,小义听说要给保洁阿姨付钱就说可不可以他来做,把保洁阿姨的钱给他。刘先生很爽快就答应了。小义就开始打他的小算盘,做一次保洁服务多少钱,一个月多少钱,他就干劲十足开始做。小义干完了说要付钱,我说既然爸爸答应了,那么就按照承诺给钱。但以后我是不支持的,本来你就是家庭一员,不是应该承担家务嘛?后来父子俩又沟通,刘先生又私下来做我的思想工作说,小义如果做保洁,要拖地、擦柜子、擦玻璃还有纱窗,大概要搞三四个小时,要不就给二十元?我说那就八块吧。刘先生说太少了,十五吧?我说我原本还想说五块。刘先生说太少不肯干的。于是就达成了十五块。

 

最近刘先生想换一个车,他说我们的车开了好几年,现在换是最佳黄金期,折旧后不会太亏。他自己研究了好长一段时间,还去试驾了几次,我觉得那是他的事也没有参与。这天他说明天有个车展,他打算去看看。我说,你是打算合适就买了是么?他说是的。然后我问他有没有意向的。他说看了看,打算买一个比我们现在再高一个级别的。我问主要的考虑是什么呢?他说更大一些,空间更宽敞,开起来舒服。我说没有其他了吗?我感觉现在的就挺大挺宽敞,似乎没有太大的必要。而且我们很少坐家里的车,再大我们也很少享用。他当时正在翻看一本什么东西,没有回应我。然后我问他预算多少,计划怎么支付。他也都回答了我。然后我说,我感觉我们现在的车挺好的,如果是我,一般我是开到不能再开才会换的,而且很大的车子我也不敢开。

说完我就去洗碗了,一边洗一边有点后悔,感觉自己否定了刘先生这么长时间思考的一件事。而且可能男人对车的执念和女人不一样,或许周围的人对刘先生也有影响吧。

第二天我特意起了个早,梳洗还特意化了妆,准备好了打算和刘先生一起去车展逛逛。虽然我内心还是不太希望他投入这么多钱去买车,但我也祷告按照神的心意去做。我看刘先生迟迟不动就问他,今天不去车展了么?他一边看手机一边说,暂时就不换了吧。又过了几天刘先生问我,要不要给我买个小的车可以开着上班。我说不用了,于是我们省了一笔钱。

 

我一直觉得勤俭节约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随着生活水平的逐渐改善,其实也是有困扰的。有时会担心自己是不是太守旧,或者生活原本可以有更多可能性和丰富性,而自己却限制了其他的体验呢?其实我现在也没有搞得很明白。不管怎样,还是很感恩上帝给的超过所想,也感恩让我们家有这样的配搭。每个人不一样,但可以互相包容和接纳。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