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叹一微尘

风很大,隔着窗户,也能听到唰唰的树叶声。我一边甩着手臂,一边看碧蓝的天。天气预报说明日有雨,兴许是吧。也该下一…

风很大,隔着窗户,也能听到唰唰的树叶声。我一边甩着手臂,一边看碧蓝的天。天气预报说明日有雨,兴许是吧。也该下一场雨降降温了,这两天已超三十度,是妥妥的夏天的节奏。

随便聊聊的图片

渐渐地,春已垂暮。油菜花、桃花、李花陆续开过,结果,一转眼绿叶深浓。下场雨,把温度降下来,应还可挽留几分春意。

 

柚子、橘子正开花,蜜蜂穿梭花间,忙得不得了。还看见一只大的黑蝴蝶,上下翻飞,很是好看。又想蝴蝶是虫子变来的,不知这蝴蝶会不会产卵,然后对这些树有影响。好吧,不想这么多,捡一本书来看。

 

其实,我看的书不多,翻来覆去不过家里的那些。很少买新书,觉得旧书都看不过来,且好好读。在我想来,读书真的不必求多。不是有“贪多嚼不烂”吗?

 

一读再读的无非是《红楼梦》、《徒然草》、《枕草子》和民国那些令人口齿生香的文字。是的,读那些经典的文字,也是一种滋养与清洁。昨郑伟告诉我说他与浮石谈到我,说我在文字这一块有天赋,我答,我哪里有什么的天赋?现在在这里静心回想,好的文字应保留一种直觉,有属于自己的生命力。

 

昨晚翻阅《红楼梦》第三十二回与第三十三回,里面写到金钏的死与宝玉的挨打。

 

王夫人打了金钏,赶了金钏,却说只气她两天,还叫她上来。王夫人道:“原是前儿他把我一件东西弄坏了,我一时生气,打了他几下,撵了他下去。我只说气他两天,还叫他上来,谁知他这么气性大,就投井死了。岂不是我的罪过。”

每每读到这里,我只觉王夫人虚伪至极!

 

而宝钗的冷漠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她说“姨娘是慈善人”,又说“多半她下去住着,或是在井跟前憨顽,失了脚掉下去的。”她更是安慰王夫人“不必念念于兹,十分过不去,不过多赏他几两银子发送他,也就尽主仆之情了。”

 

贾府里,宝玉金尊玉贵,偏偏在第三十三回,他被父亲贾政打得皮开肉绽,里面有这样描写:贾政尤嫌打轻了,一脚踢开掌板的,自己夺过来,咬着牙狠命盖了三四十下。

 

曹公这样写,有平地起惊雷之感。《红楼梦》大都描述的是日常,但在这日常里,写透了人世的无常。金钏作为王夫人的首席大丫鬟,却不想自己有一天会颜面尽失,然后还被赶了出去。心肝似的的宝玉在自家也有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刻。

 

今日翻《徒然草》译序,里面写《徒然草》全书的核心思想之一就是里面所体现的无常美。

“无中万般有”是禅宗的思想。曹公的文字里,他的禅宗观,我想,我们是不必回避的。又或者,禅宗文化对我们每个人都有或多或少的影响。

 

自然,在《红楼梦》的第三十二回里,最打动人的还有宝玉对黛玉的那番表白。

原文:

宝玉点头叹道:“好妹妹,你别哄我,果然不明白这话,不但我素日之意白用了,且连你素日待我之意也辜负了。你皆因不放心的原故,才弄了一身病,但凡宽慰些,这病也不得一日重似一日。”

 

这里,曹公把宝玉对黛玉的疼惜写活了。独自与这些文字相对,我暂时忘了春光的流逝,右臂的疼痛。

 

看累了,走至窗前,瞧在菜地锄草的爸爸。他今年七十五了,每天都要下地干活。这段时间干旱,他天天赶早挑水浇那些菜秧子,豆角、辣椒、苞谷、红薯……他吃大碗的饭,大块的肉,新鲜的蔬菜,普通家常。他是中过风的人,但现在的他自在地活着,保留了一个老农天然的活泼。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