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情(五)

下午回到县城,我们还去看望了另一位老兵——戴先友。 戴爷爷现在一个人住在巷子的二楼。走进屋内,虽然许多东西已看…

下午回到县城,我们还去看望了另一位老兵——戴先友。

戴爷爷现在一个人住在巷子的二楼。走进屋内,虽然许多东西已看得出破旧,只觉得地面很是干净。原来,不久前,志愿者来过戴爷爷家,大家一同进行了一次大扫除。

戴爷爷是我们这次走访中最年轻的一位老兵了,87岁。他是一位很喜欢讲故事的人,只要你一问起当年的事,他便开始了绘声绘色、滔滔不绝的讲述。对于国军的从军经历,戴爷爷记得不多,说的最多的还是参加抗美援朝的那些日子。屋子里的挂历上正是彭德怀将军的画像。

“其实,戴爷爷还是蛮孤独的。上次我们打扫卫生的时候,清出很多旧的空瓶子。正要将这些瓶子仍了,戴爷爷看到后忙叫我们不要扔。原来,他经常没事时和这些空瓶子说话解闷。”

尽管会有孤独的时候,看得出来,戴爷爷是一个开朗的人,和空瓶子说话也罢,至少能够自娱自乐,排遣孤独。翻看着当年的笔记本,戴爷爷放声地唱起了《中苏友好歌》,仿佛自己依然是多年前那位年轻气盛的小伙子。

戴爷爷从冰箱里拿出半个西瓜,切了让我们吃。吃了一块西瓜,我去厨房洗了洗手。水龙头上结有一层水垢,这我想起了《好邻居日记》中的那个桀骜的老人——莫迪。不管我们身体如何健康,总有一天要面对衰老。衰老之际,谁还会与我们相伴?独自面对衰老、抵抗衰老、接受衰老的过程是怎样一种体验?或许,我们曾经的付出与艰辛,不管是为了国家,还是为了个人,在生命最终的路上,终会有所回应。

关爱抗战老兵,因为他们有两个身份,一是军人,一是老人。如果说军人的身份已然淡去,那么,老人的身份必然是事实。即使他们不是老兵,作为老人,他们理应得到社会的关注。号称“礼仪之邦”的中华,我们的“礼”应当不仅仅表现在国家的气度上,还应当体现在更多微小的事物之中。随便聊聊《中苏友好歌》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