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花期

(一) 时光如飞。眨眼间,一截光阴又要从指缝间溜走了。 回到村庄,树木枝条上缀着的花蕾告诉人们,春天就要来了。…

(一)

时光如飞。眨眼间,一截光阴又要从指缝间溜走了。

回到村庄,树木枝条上缀着的花蕾告诉人们,春天就要来了。

在那些桃花红梨花白菜花黄的日子里,春的浩荡可否会波及到远方的你?

只要一回到田野,草木的蓬勃和天地的空旷,总能让人安静,让人忘却疲惫。尘世的喧嚣,总会被草叶上的露珠稀释。生活的艰辛,母亲的白发,总会被灶口升起的烟火慰藉。

一些灯火,总会在这样的时刻,悄无声息地来临。它们点亮城市,也点亮村庄。它们细碎着,也明亮着,它们犹如镶嵌在苍穹之上的繁星。

而有些人,在忙碌中,也就成了其中一颗。
随便聊聊的图片

(二)

初识时,年华正好。再相见,竟相隔二十年。

二十年,可让青丝染秋霜。二十年,可让沧桑满双眸。可二十年的岁月,却也沉淀出了你我的温良和真诚。

失去联系的很多年里,到处打听你的消息。无数个梦里,总有你的身影浮现。那些澄澈的记忆,一次次温暖着我流浪的灵魂。

看着相聚的照片,不由感慨万千。穿过长长的岁月之河,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南下的漂泊里。可眨眼间,已是人到中年。时光倏忽,光阴流转,幸好还有友情,可抚慰这人世沧桑。

白落梅说:“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对此,我深信不疑。

感谢你,亲爱的人儿。

此情,将永铭心间。

 

(三)

窗外,灯火阑珊。

这是小城的冬夜。

暮色里,骑车接孩子放学。刚出小区,就不由地缩起脖子。

冷冷的风,肆无忌惮地扑面而来。街道两旁,黄灿灿的银杏叶落了一地。细细的雨,若有若无地飘着。

冬天,总这样不知不觉的到来。从南方到北方,从异乡到故乡,季节的脚步总是悄然。

好友问我:“回来习惯不?”我淡然一笑:“从小长大的地方,有啥不习惯的。”

话虽如此,其实谁都知道,岁月流逝的同时,已把许多美好带走。虽然惋惜,却也无力挽留。

晚上看相册,一张又一张,全是昔日的点滴。儿子一边看一边对我说:“妈妈,我好想回到以前啊。”

我心里一震,摸摸他的头轻声道:“傻孩子,过去的已过去,好好珍惜现在才是。”

 

(四)

因为疫情,错过了花期。

封城的一个星期里,常遥望窗外的汉江水,羡慕着水中的游鱼。

朋友圈里,九里岗铺天盖地的油菜花,牛头坡洁白如雪的梨花,都让人为之神往。

从刚开始在小区门口做核酸,到管控后在小区里做核酸,有过艳阳高照,也有过细雨蒙蒙。看着“大白”们疲惫的身影,默默祈祷疫情早日散去。

在管控的日子里,窗外的车水马龙,突然没了踪影。一切都静了下来,像是回到了远古的洪荒。连柴米油盐,也成了网约配送。

尽管无法徜徉其中,还是记挂着那些花,那些开在春风里的花。在小区排队做核酸时,天落起雨来。小雨徐徐而下,草坪里有桃花盛开。那粉嘟嘟的花瓣上,落满细细密密的雨珠儿。那花瓣,粉的娇柔。那雨珠,亮的清新。

看着灿若云霞的桃花,真想驻足不前。第二天,天气骤变。不只落雨,还刮起了大风。在料峭春风里,不由地心疼起那些花儿。看来,它们将要“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了。

解封后,走出小区,才发现江边的柳树已缀满叶芽。它们随风摇曳,将娉婷的身姿倒映在碧波里。让人在恍惚里,有了置身画卷之感。

这个春天,虽错过了花期,可心底,依然有花绽香飘。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