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游安乡环西北八乡镇

一 受安乡雷克斯捷安特骑行俱乐部宋姐热情之邀,决定骑游安乡环西北八乡镇。 11月2日早上6点多,起床,打包,安…

受安乡雷克斯捷安特骑行俱乐部宋姐热情之邀,决定骑游安乡环西北八乡镇。

11月2日早上6点多,起床,打包,安置了几件衬衣,路上大汗淋漓,需要。手电筒、充电器、捆绑带、收音机、各种证件等,还给宋姐和子易她们准备了桔子,整个背包15斤左右吧。我家乡的橘子,贼甜,甜透心。新鲜桔子采摘,放干燥处几天,快蔫了的时候,正是桔子糖分上来的时候,这个时候正是好吃。前段时间下了半个月雨,憋在家里都快发霉了。手机天气预报显示,1到6号为晴天。出门,看了看天,灰蒙蒙。雾霾,是必不可少的冬季营养品。进入初冬,天气有些微微寒。再昂贵的羽绒服也解决不了我的冷。身体的虚弱,自己了解。从爸爸妈妈那些大饥饿的年代算起,我的营养就是酸菜加泡菜。初中,油漂南瓜汤,发霉罗卜干,能吃上鲊辣椒就是家庭条件不错的了。分田到户,粮食是由农药化肥生产的。打工,拜托伟大的中国的五大发明,地沟油。这就是我的全部营养成份,也是我们70年代所有人的营养构造。对骑行八乡镇,对体力消耗较大的骑行,我没有底,体力不够。心有多大,天有多大!出发!!!!!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一路热情澎湃,从古洞庭湖最北部边缘之毛里湖三星村出发,有死寂的乡村,咳嗽的老人。空气还算新鲜,鸟儿没有,虫儿没有。迎着朝霞,披着晨雾。骑到土桥村同学刘军家打米厂前湘北公路边上,土桥,东面是澧水河,西面,是毛里湖。环境地理位置优越。给刘军打电话,他在给油菜苗打药。给子易打电话,还没从津市出发。子易先天约我骑行到安乡的。看了一会儿**,抢了几个红包,继续前行。到保河堤镇金源酒楼,稍做修整,正好赶上老表和员工们吃早餐,豆筋的粑粑,好吃,吃了两大碗。信心满满。继续前行至石龟山大桥,向安乡出口洲进发。旧石龟山大桥,我记得还只建好十几年的时间。现在因为质量问题,成了危桥。限制大型车辆通过。国家资金一个亿随澧水东流去。旁边正在兴建新石龟山大桥 。这就是所谓的搞活经济流通吧。重新建一座桥,解决很多人就业吧。据说保河堤是通安乡的交通要道。

安乡县,四面临水,有名的水窝子。粮棉油基地,毛泽东同志曾题词“北有安乡”。澧水河、松滋河、虎渡河等诸多河流已流淌亿年,不一一列举。是原古八百里洞庭湖的一部分。泥沙淤积,人工筑堤坝人为活动围湖造田、上游来水量减少多种原因形成今天的安乡县。有几次大的洪水差点把安乡县全境淹没。现在在现代化建设的作用下,我们的上游修建了三峡大坝。据说可以拦截千年一遇的洪水。苦命的安乡人民终于可以睡安稳觉了。

看起来人们改造自然似乎很成功。既然外国有个水城威尼斯,何不顺应自然,把安乡建成类似于威尼斯小城的样子?呵呵。天方夜谭。人们恐惧水,把水窝子建设成陆地的模样也是情有可原的吧。过石龟山大桥至安乡境内,右边有一片蔬菜基地,甚是欣欣向荣。左边珊珀湖,有名的渔业基地。路边气派的办公楼,显摆着辉煌。常德,但凡是大型湖泊,大型山地,都给私人老板承包了。周边的老百姓似乎受益很少。有小道消息说,当初某一把手为了搞活常德经济,把常德市境内的所有大型湖泊一一卖给私人。就连我们津市境内的毛里湖也难逃一劫。毛里湖,唯一没有血吸虫的湖泊,曾经是清澈见底的水质,被错误的改造成肥硕的养鱼基地。投肥养鱼、周边养殖户、工业的污染。后果可想而知。珊珀湖有很严重的血吸虫,人们可以造火箭飞机,却对这种小小的害人虫束手无策,算是对人们改造自然的一种小小惩罚吧。现在被血吸虫感染的人群已大大减少,各种防范措施到位。五十年以前爆发的大肚病令人谈虫色变。不知道血吸虫有天敌没有?

呼啸的北风从湖的北方吹过来,昏黄的浪潮无力的拍打着湖岸。把珊珀湖沿公路一侧骑完,到了下一个目的地——出口洲。小康村,果然卓尔不凡。出口洲算是安丰乡街道的郊区。各种绿化、道路、蔬菜基地、明亮的沟渠。甚是整齐划一、赏心悦目。在村里遇见一位大叔和阿姨,我便停下来问路,我问道,师傅,往村里可不可以走到张九台?大叔摇了摇头,说七弯八拐的,走不出去。旁边那位阿姨接着告诉我,怎么转弯怎么走,我便暗暗记在心里面。大叔怕我走错路,便和那位阿姨争吵了起来,阿姨说很好走,大叔说不能走。我回答说我试一下,没关系的。我就是这样性格的人,喜欢冒险,我可从来不研究手机上面的导航攻略呢。多问问村民,就打听到路了。身上有钱,万一迷路了住宿呗。钱、山地车就可以开始一段说走就走的旅行了。

稍微休息一会儿,然后看了看手机,打开流量,**弹出消息。子易说她和三位姐姐已快到安乡境内了,我还以为她们是骑山地车来的呢,我心里暗暗佩服她们神速。我问她们,是不是在出口洲会合的呢?你们怎么骑的那么快?接着子易又发来消息,她们是开车过来的,因为下午要接小孩,不能耽误时间。我还蒙在鼓里呢,我真以为她们骑车过来的。呵呵。我便回复,你们直接去安乡县城和宋姐会合。我又成了独行侠!嘿嘿!穿过七弯八拐的乡村小道,饱览沿路乡村美景,快哉快哉!大约十几分钟,就穿行到大马路上。看到出口洲中学,这便是通往张九台码头的路了。心中暗暗涌起一种力量,奋勇向前冲,大约10点来钟,来到了安凝乡张九台码头,看到了安凝乡路牌。两边的芦苇荡煞是壮观,扑面而来,汹涌澎湃。渡口一条小河(洪水来的时候就是大河)弯弯曲曲的急匆匆流向远方,流到范仲淹笔下的洞庭湖。感慨大自然的无穷魅力,可以让我极目远舒,可以让我心胸宽广,荡气回肠。骑行,真的很快乐!

沿大堤下坡,慢慢滑行到码头,小河已宽不到两百米。河流很湍急。繁忙的码头此刻车辆稀少。有两艘轮渡,一艘运输车辆,一艘运输行人和摩托车。运输轮渡船不停的来回,也不停留,也不等客。证明此地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码头关口。(本来想一口气写下出的,已经写了两个半小时,现在是凌晨2点30分,写了两个半小时,伤眼睛,睡觉,明天继续,期待更加精彩!)

在码头静静的等待对面的轮渡开过来,静静的欣赏周边的风景。一辆中型拖拉机还差几分钟没赶上轮渡,也只好停在我的旁边等轮渡过来。两个司机打开车门跳了下来,和我闪起经来(聊天),

a司机问我,一天可以跑好多里,七不七亏,

我笑了笑说:体力好的可以跑百四五十公里,比打麻将强,不输钱。呵呵。

b司机说,雷个么得味,踩的七亏死哒,慢又慢,急死噶人。

我又反问道:你的拖拉机可以跑好多快?和轿车比起来也慢得很。

a司机说:他的拖拉机新的时候可以跑50码,现在不行了。我便又趁机打听了前方到大湖口的路程,小车可以过夹夹的轮渡吗?他们说雷还远的很呢,还有3,40里。小车不可以过夹夹的渡口。我以为到了张九台还要过夹夹的渡口才到大湖口。看了看手机,时间指向10点半了,从家里出发,跑了3个多小时,算每小时15码的速度,45km已经跑了。觉得有点疲劳了,但精气神还是有的。

宋姐、子怡、三个姐姐正在等我吃饭呢。不能耽误了她们。盘算一个小时到大湖口,再一个半小时到县城。过了河,长长的水泥路小上坡直通张九台集镇。这里的每一个乡都有一个外号,安凝乡(张九台),安福乡(大湖口)。便慢悠悠的推着车上堤。路边坡上杨树上野草上挂着各式塑料袋垃圾,像万国红旗飘展。一些垃圾聚在漩涡里,草根上糊满泥巴,显然这里上半年被洪水冲刷过。水泥路已经铺到河中间,冬季水退下去了,方便行人行走。把一条河硬生生的挤到只有脖子粗,难怪刚才河水那么湍急的。好比掐住人的脖子,闯不过气来。

上了张九台,通过集镇,便是一望无涯的农村,没有太多新奇。农村里就只有棉花油菜,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作物。道路,在我沉重的喘息声中向前延伸。九拐十八弯,终于穿出了张九台。看到了大公路柏油马路,我以为这条大马路一直通安乡县城呢,心中暗暗窃喜。谁也不会料到后面的路程是多么的复杂。大公路的指示牌提示西面通澧县津市,东面通安乡。我心里明白,澧县指的就是官垸乡,此地就是与官垸乡夹夹接壤。上了宽敞的柏油马路,一路狂奔大湖口而去。

大湖口的乡镇建设确实不错,不愧是通往周边几个乡镇的和湖北的交界地带。在大湖口一加油站那里休息,吃了两个桔子。时间已指向11:40,和宋姐她们联系,我说我快到安乡县城了,此刻我还得意忘形。过了大湖口大桥,再前行,刚才显摆的柏油路突然褪去外衣,变成水泥路了。唉唉,政府的面子工程确实很到位。骑行一段路过后,水泥路成T字性,大路牌提示距紫金渡20公里。紫金渡与湖北团山寺接壤。刚才宋姐给我说过,走小路上县城近些。我只好硬着头皮朝安乡方向骑行。

北面去是紫金渡,宽敞大路,可以绕道去县城,南面是乡村小道,抄近路,也到县城,近些。向一小桥上钓鱼人打听,此路可否通县城,他说可以去,只是路不好走,到县里最少30公里。此刻我头皮发麻,刚刚在大湖口只是幻觉,以为快到城里了呢?只好犹豫不决的向前骑行过去,羊肠水泥路不远,便上了一段烂泥路。此段路应该进入别的乡镇了。便一路打听,一路骑行。这一段稀泥巴路上有小堤上住着几户人家。全部被野草杂树笼罩着,像是不小心踏进了另外一个世界。这应该是垸中间,不被重视。一老婆婆用鸡公车推着两包袱棉花桃颤悠悠的爬上上坡来,湿滑的路面让老人趔趔趄趄。一阵乱骑,依稀记得跑过安生安全安障乡,至董家垱,快12点多了,宋姐子易催促我吃饭。此刻已饥肠辘辘,但只好加速度狂奔,不然等我吃饭的人已经饿得受不了了。在黄山岗中学,记得有大片油菜红儿,清油油的着实惹人爱,还有鱼类原种厂,不一一列举。

到子良汽车总站,时间显示下午一点三十分,至宋姐雷克斯总店,宋姐热情款待我,到酒店点了一大桌菜。一顿狼吞虎咽,大快朵颐。在此感谢宋姐及子易还有各位朋友!此次挑战八乡镇骑行圆满结束!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