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家的花草

学生见我每天在走廊里浇花,那些多是叶子,开花的不多,打趣我说:老师,你那盆是蝴蝶兰吗?怎么总也不见开花?不如我…

学生见我每天在走廊里浇花,那些多是叶子,开花的不多,打趣我说:老师,你那盆是蝴蝶兰吗?怎么总也不见开花?不如我送你一盆?

我立刻心花怒放,好啊好啊好啊,毫不掩饰一脸的期待。

果然,人家花农侍弄出来的花花就是不一样,不但花开到极致,造型也是匠心独运,如惊鸿如飞鸽,想起那句“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此处无诗,只想起自己每天浇灌的那个小阳台上的花草,花开的可没这么优雅漂亮,但那也是一片生机勃勃哦!

不懂得何时用何种肥料,也不刻意让它们按什么形状开花,只是在保证它们旺盛的生命的同时,随它们张扬自己,然后,耐心等待它们一点点长大。如此,才有了捡回来三寸长的发财树如今绿荫成片的模样;才有了三角梅伸出它的枝条,给楼外的世界一个“一枝红杏出墙来”俏丽身影;才有了长寿花盆里,无名草与花叶共存的和谐世界;才有了“一一风荷举”的金钱草在参差凌乱中的自由与放纵。还有钓鱼草,也是随手把枝条插入盆中的,如今也摇曳生姿了。细叶莲开过一季,被我齐根割断后,再次蓬勃起来,期待下个花季白色水莲花一层层铺开来。倒是从前养的最茂盛的吊兰,反而被我忽略了,但它却是不计较的,不管什么季节,都是郁郁葱葱,还时不时地吊出一串细小的白花,应是那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不是哪个人的命格里适合或者不适合养花,而是看那个人是不是用心,我们不是专业的,但可以做个续命的。

是不是又想起对小孩子的管理?买回来的花花像不像“别人家的孩子”?全身带着光环,自己家的总也比不上。别人家也是花的功夫的,你自己家的也没少用功夫啊,只是跟人家的长的不一样而已啦,生命力也旺盛着哪!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