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情(六)

七月三十日,我们继续踏上走访老兵之旅。这次,志愿者协会的罗会长与我们一起。 上午,我们第一位要走访的老兵是县城…

七月三十日,我们继续踏上走访老兵之旅。这次,志愿者协会的罗会长与我们一起。

上午,我们第一位要走访的老兵是县城不远的舒家作。1940年,16岁的舒家作被国民党军队抽壮丁应征入伍,在军队中,任职堪当“大内侍卫”。从军九年,一生低调,依稀能够记得当初打仗的事情。

沿着路边向右的分叉小路一直往前走,小路两旁都是正在施工的新楼房,横竖搭着架子。抬头,右边的升降板正在缓缓降下,小路正中间堆满了长长的木架子,路并不是很好走。我们等了一会,看到升降板稳稳地落到地上,才往右绕道向前。前面就是舒爷爷的家了。

“爷爷,您以前当兵的时候辛苦吗?”志愿者小伍问道。

“辛苦,怎么能不辛苦呢!”

“以前打仗,用的是哪样的武器?”

“什么?”

“以前打仗,用的是哪样的武器?”小伍加重了语气,又问了第二遍。

“机枪、冲锋枪、手枪、步枪,样样都有。”

“您现在还有什么最想做的事吗?”

“什么?”

“她问你现在还有什么想做的事吗?”

“我现在没有什么想做的事了,”老人指了指屋前,“就是前面这栋房子。”

“他的意思是前面这栋房子修在这里,影响了他家所占的地方。”

罗会长会意,并告诉我们说她第一次来时,问起老人现在最想做的是什么,老人直接回答说现在自己就想死。后来得知,老人之前曾自己在集市上买来老鼠药。我震惊了!老人心里是有多大的梗啊,以至于对生失去了渴望?一个人活过九十多年,是否还需要继续好好活着呢?活着,是自在,还是煎熬?只觉得每个人都需要有自己活下去的动力,做一些事情,求一份心安。老来忆起当年事,少些惋惜,多些宽慰。

“爷爷,您把心放宽点,不要想那么多,过得开心就好。”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