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似四月

天气越来越热,竟觉得出门也是难受了。 昨日一场好雨,让气温下降不少,感觉又重回到春天。 从家里出来,在小区门口…

天气越来越热,竟觉得出门也是难受了。

昨日一场好雨,让气温下降不少,感觉又重回到春天。

随便聊聊的图片

从家里出来,在小区门口看见在小超市里打牌的人,超市门口下棋的人,对着手机屏幕一直傻笑的人,很有点羡慕。有时候真想像他们一样,什么都不想,打打牌,发发呆,与大家伙一起玩笑,打成一片,不亦乐乎。

 

一晃就要四月中旬了。这几日站在窗前,看见满树满眼蓬勃的绿,想着绿意幽幽的夏天,就这样来了。

 

李子的果真青呀,硬邦邦的那种。

“一天一个样。”妈妈说。

豆角、黄瓜开始爬藤了,辣椒也开了小小的白花。

 

今日敲字时接到一个电话,问需要不需要找工作,说帮忙培训月嫂、育婴师,我这次没有挂电话,听电话那头说了一会儿,其实没听太懂,啰里吧嗦的。

专业不专业,一下就能听出来。

 

年岁渐大,这两年想过很多次:老了做什么?我不是一个生活在真空的人,需要金钱,想要俗世里的一切。但我的心底,会一直保管着清朗的月亮,摇曳的花朵。

 

忽想到现在流行的一个词:躺平。

 

对这样的态度,我说不上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一直以来,我都是一只慢慢爬行的乌龟。又或者,我不做乌龟,我还能做什么呢?

 

我的生活是那样简单。这两年手臂疼痛,连练字也省了,余下的只是在放学后辅导为数不多的孩子。然后就是读一些自己喜欢的书,写一些自己喜欢的文字。

 

今日在新浪看蘸水笔先生的文字,他写心中乱糟糟的,没有理由,自己猜是四月就过夏天,太不适应。我想说有个伴好,又想,多个人,多几多烦恼。

 

新浪里,我每日必去的地方是孙柏昌老师和蘸水笔先生的两处。孙老师温暖。蘸水笔,嗯,说实话,他不与人互动。我看的有关他的一切都是在文字里。

 

这两年邹先生在家呆的时间多,昨日他问我,你每天就这样啊?我答:你今天才知道?

我其实经常想: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我的人生都走过四十多年了,这么多年,我似乎都是糊里糊涂地过。我不知道我的意义在哪儿?我的价值在哪?

 

很多人说,你的心真安静。何为内心安静?我也说不清楚。但我知道,我有些时候会变得激动。比如某次投稿得中,我就多少有点儿激动。我平时一个人静悄悄的。假设一个人吵嚷嚷的,会显得很讨厌。

 

这段读《红楼梦》和《枕草子》。都是重读的书,翻到哪算哪,书页里经常见到自己从前的划痕,免不得细看,想着当初读它们的心情,不免莞尔一笑。

记忆力越来越差。看到一段好文字,翻页就想不起来了。于是折角,打上括号,记下自己的理解。

 

对经典的东西越来越着迷。甚至于对颜色亦是。除了黑白和自然本来的颜色,拍照都不愿使用滤镜——喜欢一样东西本来的美和丑。

 

一直疫情,五一想出去走走的心情也没了。好在这是乡下,地里生长的麦子和油菜,菜蔬与树木都是极好的。极好的还有漆黑漆黑的夜,清亮的月,璀璨的星光和落在遮雨棚上砰砰的雨声。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