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有20个14天,就过年了

放一首谢霆锋的歌吧,只是为了求一个“停封”的愿。 已经记不清到底封禁了多少天,有心的人会记得,我是个粗人,记不…

放一首谢霆锋的歌吧,只是为了求一个“停封”的愿。

已经记不清到底封禁了多少天,有心的人会记得,我是个粗人,记不确切。只记得已经过去了很多个7天,人们总是爱说:凡事要往前看。那我们就往前看,这么跟大家说吧:还有20个14天,我们就要过春节了。

这日子,不经封啊。

随便聊聊的图片

其实日子最怕的不是吃苦,而是没有盼头。如果按现在的封控政策,按我所在的小区人数,每周出一例阳性的话,基本上是要封70多年。

现在,日子只有在新冠检测的方式上有一些花样,我称这种检测为“薛定谔的检测”,你每天不看群里的通知,永远不会知道今天是抗原检测还是核酸检测,是混采还是单采。当然了,这些并不重要,因为我感觉这就特别像我小时候班里背课文,不管你背得有多快,都不重要,我们语文老师的规定是:全班都背过了,我们才下课。所以,你几点下课,取决于班上背得最慢的那个同学。

昨天写了篇文章,唠叨了几句自己关于2022年疫情的猜想,我问燕子你为啥来?燕子说:你先管好你自己!| 桐学社 。不过,所有的猜想,都是建立在解封的基础上的,不然所有的猜想都是空想。作为一个医药领域的多年从业者,加上一个从外企走出来的新创业人,想多说几句。

我每天都在祝福上海,祝福百姓早日恢复如常的工作和生活,连给小区群里打卡拍照的抗原阴性图片上,都写着“愿疫情早日消散”,只可惜不会作法,不然每天作一个水陆道场。可是最近看到的一些或真或假的新闻,包括我所在北蔡镇物资腐败的一些传闻,都很心寒。触目惊心,颇为失望,现在我只祝福自己,祝福家人朋友,祝福每一个在上海这座城市的个体与鲜活的生命,每个个体恢复的正常了,或许这个城市也会变得正常,至少看起来正常,就OK了。

鲁迅真的说过一句话:我从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国人。我不揣测国人,我更不敢揣测组织,我只是经过此疫,不惮以最大的悲观来揣测明天。哪怕是截止到此时此刻,有多少的工人断工,有多少的白领失业,有多少的小微企业主关门,如果有些基本常识,心里必然有数。

一个在过去两年疫情里经营得尚可的企业,一般账面上能支撑企业无进账经营的现金流,也就一到三个月,那些所谓的三到六个月的,都是经营状况颇为不错的企业。

继续如此封控下去,很多人不止是疫情期间吃不上饭,疫情过后也吃不上饭;许多人不止是疫情期间看不了病,疫情过后也看不起病;很多人疫情期间是居家办公,疫情过后无公可办。

不在上海的百姓有时理解不了上海的情形,会觉得呼吁解封是自私自利的行为,但孰不知,这其实仅仅是一种自保行为。

许多肿瘤病人,是要按疗程按进度进行随诊治疗的,而且很多的治疗方案是要跟着原治疗机构进行的,北上广接收的是全国的患者,他们因为疫情很多人的治疗都被耽误和影响着。

还有许多的需要手术治疗的病人;

还有许多的需要救治的慢病病人;

还有许多的需要干预的心理疾病病人……

鲁迅还说:世上的悲欢,并不相通。身边没有这样的亲人朋友,你很难感同身受,在利益面前,可以号召人们舍小家,顾大家,但在生命面前,每一条鲜活的生命都是平等的。

从来都听从指挥,响应号召。但这些患者的病怎么治?这些打工人的日子怎么过?其实是最耽误不起的事儿。

小孩子,才分对错;成年人,只谈利弊。

而成年人的世界,每一天,都在权衡利弊。

如果你问我:你怕自己确认阳性吗?

我会说:我怕。

你若问我怕的是什么?怕的是病痛吗?

我会说:不是,我从来不怕病疼,我怕的是在这样的封控政策下,我的生活所陷入的被动,包括孩子无人看管这类生活难题。

而这样的难题,现在有,以后也会有,甚至以后的难题,之于后疫情时代的百姓来讲:更大,更严重。

而现在我们需要的是看见,而且正视它。捂住眼睛没有用,掩住口鼻也没有用。

2022年,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将近三分之一,而很多人,已经失去了百分之百。

还是盼望着疫情早日控制,还是祝福上海的今天明天后天越来越好。

更希望可以给那些全力配合的百姓一些切实的支持和帮助,他们今天配合封控所花的每一分钱,是今天自己账户上的钱,而也可能是他们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账户上仅有的钱。

并不是每一个修炼的人,解除封印之后,都能成为上仙。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