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时光里,转眼枯荣

晨光熹微,校园里的白色玉兰花苞在枝头泄露了春的消息。 不过几个小时。吃过午饭,我路过时,它们已悄然怒放,有学生…

晨光熹微,校园里的白色玉兰花苞在枝头泄露了春的消息。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不过几个小时。吃过午饭,我路过时,它们已悄然怒放,有学生三三两两结伴赏花。阳光在枝头跳跃,澄澈的天空下,洁白的玉兰花在微风中,似宋人词中的小令,似白鸽展翅欲飞,又似白船扬帆起航。花香袭人!我吸了吸鼻子,学生雨欣走过来打招呼,看着这一树繁花,我不禁喟然叹曰:“人生不过一场绚烂花事”。“老师,您刚刚说的什么?我听不懂!”我看着她一脸的阳光和青春,我微微一笑和她告别:“听不懂才好,你这个年纪不需要听懂”。

禅宗里讲最好的境况是花未全开,月未圆。花未全开,让人还有些期许,全然绽放,接踵而至的就是颓败了。这些花必将会在繁华里落幕。

“朝见树头繁,暮见枝头少。道是天公果惜花,雨洗风吹了。”关中的风更粗犷一些,在这个大风呼啸的夜晚,我竟然牵挂那一树玉兰花而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我去学校,必须穿过小区的一片红叶李树林。一大早,粉色的小花铺满了小径,这肯定是风的手笔了。我抬头凝视着它们,花瓣在风中纷纷扬扬、无比留恋地离开枝头,然后在空中盘旋而陨。霎时,我的祖母、外祖母、两位伯父、舅父,还有姑母,他们的音容在这场花雨中弥漫……昔日重现,我站在树下愣了半天,黯然而泣下。

走进校门,看见满地憔悴,白色的玉兰落下来的花,已不似从前洁白开始发黄,甚至变成褐色。尽管我早知道他们终究会凋零。佛说,人心可容万卷书、万千事、万种人。朝霞、露珠和鲜花,收录于心间,便才可永恒。

这一春的花到了时光的深处,总会撒落一地的凋零。但它们当初的那一段锦绣年华,已经绽放出了生命应有的风姿和色彩。

 

留不住的是风景,回不去的是曾经。谢了的花,滋润树根,蓄积下一个春天更夺目的花开。那些离开的亲人,在我流淌的血液中,会再次生姿绽放。他们会在遥远的时光里,微笑地缄默地看着我,他们一定希望在春天来临的时候,我能在野外的草地上,晒晒太阳,听听蚂蚁行走的脚步声。

苏轼说,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唯此,用爱播下一粒小小的种子。用真诚等待,等待一树美丽的花开,等待鸟儿啼唱,叫醒全世界的花开。世间,唯有温暖和爱,让我们好好地活下去。

不忘来时路不负今朝景。花会落,但生命会永远绽放,天会黑,但爱会永远明媚。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