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静

入静 风吹着 这四月的香樟的绿 不知在低语着什么?嗯,树叶沙沙 一只麻雀 在午后的窗前 蓦然回头看我,然后迅速…

入静

随便聊聊的图片

风吹着

这四月的香樟的绿

不知在低语着什么?嗯,树叶沙沙

一只麻雀

在午后的窗前

蓦然回头看我,然后迅速飞走……

 

天越发暗了。哒哒的雨声

就那样地

你站起身。你绕到洁白的墙背面

随后不见

而拖鞋踢踏着,仿佛雨声的涟漪

 

我在寂静中默啜着一杯清茶

 

 

卖蚊香的老人

“卖蚊香灭蚊片嘞——”
屋后,有高高的拖长的声音传来。
“还是那个买蚊香的老头的声音吔。”妈妈转过头看爸爸。
“是呢。他快九十了吧?”
“和小爷一样大。嗯,他还大一点。小爷都八十六八十七了。”
“身体真好啊,这么大年纪了,还做生意。还从杨厂那远的地方过来。”妈妈边说边摸摸口袋,“我去买一盒蚊香。”

“买蚊香。买蚊香。”
妈妈叫住骑车很慢的老人。

卖蚊香的老人戴着帽子,穿着深蓝色的外套,眉骨的末端挑着几根长长的白眉毛。他的小三轮车后面放着几个纸盒子,前面的龙头上绑着一个旧旧的喇叭。看见我们,他拨动了一下按钮,那声音就没了。空气仿佛在周围一下子停驻,很安静。

老爷子望着我们,笑,“要几盒?”
“多少钱一盒呀?和去年一样的价么?”妈妈走到他的拖箱前。
“当!”三轮车生锈的铁栏板发出闷闷的声音。老爷子没有在意,打开纸箱子,“老熟人,老价钱,十块一盒。”他的脸上,是快活的神情。

我看着老爷子,莫名的,有些高兴。当然,也仅仅只是高兴,这使我高兴的人的眼神、面貌其实也没有特别的地方印在我的脑海里。他的那张脸,眼睛、嘴唇、鼻子,很难分别叙述——不,他眼、口、鼻和前额周围的老年斑很是明显。

“倘若我也活到他这样的岁数,这张面孔上的痕迹也会一起等待着我吧?”
我不禁默默看他,暗暗想象着自己到了这般年纪的精神状态。

这时,一阵风吹来,凉意自动浮起。
“今日还有点冷呢。”我的这一瞬间的感觉有些强烈,“您这大年纪了还在外面卖东西,您家孩子也放心啊。”我紧了紧外套,缩着身子走了回来。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