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瓦窑的春天打个广告

已经很久没有大写过某人或某事!这不是人间不值。相反,有很多的好人,很多的好事,常于某一刻让我感慨感激,甚至某一…

已经很久没有大写过某人或某事!这不是人间不值。相反,有很多的好人,很多的好事,常于某一刻让我感慨感激,甚至某一刻潸然泪下。打动我心的东西太多。
我的心应该是很柔软的,柔软且总心怀美好。这样的结果是很容易伤风又伤雨。期许世界美好,人间安享太平!是我全部的心愿。可现实生活哪有那么多的诗情画意?这也让我屡屡无奈。进入瓦窑对我是一场意外,具体什么原因,我也说不清楚。是一缕黄昏的炊烟,抑或是一双孩子童真无邪的眼神的召唤?总之,我就来到了瓦窑。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来瓦窑的时候正是盛夏。这对排斥高热的我来说是个不小的考验。偏偏蚊子很小,又特别爱叮初到的外地人。满山遍野树木丛生,一片深绿,寻觅山的土色反而不多。这让爱幻想爱做梦的我少了很多憧憬。幸好,蓝空经常如同碧洗,透彻得让多么沉重的心事也能消散,至于夜晚降临,那个繁星,那个月亮,好像能听见我的轻语。也许我一点私密的小心思也会被看见。这样的瓦窑是很能安抚人心的。偏静的生活,有大把时光可以想想很多美好往事。

 

距离瓦窑不远的湘乐村有个宋塔,不是很高,但由于历史的原因,总让我生出仰望。有不少品味高雅的湘乐镇工作过的人喜欢以塔做微信头像,这也许是有某种喻示的?我是特别推崇宋文化的,宋朝在我眼里有很多独特的地方,曾经专程开封做过一次凭吊。行动是壮烈的,心情很是复杂。那里有黄河不能湮灭的文化,经济盛况同期空前,世界文化水乳交融。常常让我想起来清明上河图的从容和优雅。那是一个士人高雅的时代。因为推崇那种氛围的缘故,常常让我有点矫情怀古。可惜我不能写,不能画,喝茶饮酒抚琴,样样不会,这让我想有的风情一点也沾不了边。虽然故作姿态,假装高深拍过一些有点文化的样子。比如假装弹琴,假装作画,甚至假装吟诗,但其实从来没有写出什么狗屁文章,音乐方面更是五音不全。不过,这好像并没有影响我的爱好,假装士人,做个伪文化人的信念从来没有变化。并且这条路愈走愈远,索性就想这样一辈子没有一点内涵的活下去,没有作品,没有感悟 ,没有追求。

 

拯救来自瓦窑的春天。瓦窑的春天来得很柔顺,看似不经意却又强烈,几乎是几天之间,山上的柳树就率先绿了。淡黄的,如诗似梦,这一刻,有还干枯的槐树,以及杂生但还干枯的灌木丛,那抹绿孤傲但不失违和感。村民很随意散种的桃树,成了最晕心迷醉的红。这一点缀,就能沁出最暖的美好。这样的山水能映射出故乡的云,能穿越八千里路云和月。瓦窑的春天来得率性且真诚,一切都没有彩排,一切却又都恰到好处!恰似生命底色,凡尘百态,怎么看都是新鲜。

 

见过很多经过园艺师精心布置的景观,来到瓦窑,才知道自然才是最好的装饰师。一切看似随意散漫,却又是最佳视觉。红的、绿的、粉的、白的、黄的、紫的,一个个独立在山岚,在河谷,在庭前屋后,在山间小道。花开无声,静寂但惊艳。这种美纯粹不喧闹。我是喜欢中国山水画的,这花、这树、这色、这层次那是经典画作无法比拟的。这是能唤醒灵魂,能唤醒记忆的。置身在瓦窑的春天里,我是想奔跑的,欢欣如童年,没有忧愁,只有最纯真无邪的欢笑。


瓦窑是美的,瓦窑的春天是能走进记忆深处的。留恋瓦窑的春天,我突然很惶恐时光流逝,这醉人的花香,这和顺的柔风,这温柔的细雨,能渗入骨髓舒适全部身心。也许我本就尘俗,突然特别想大声告诉世界,这里很美,原生态的美,所看即澄澈,所想即空灵。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