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好春光,先爱了再说

揪心   夜半,滴滴答答的雨声,直叩心底,丝毫不以我的牵挂为意。 昨上午帮妈妈择韭菜,然后她半夜去卖…

揪心

 

夜半,滴滴答答的雨声,直叩心底,丝毫不以我的牵挂为意。

昨上午帮妈妈择韭菜,然后她半夜去卖菜。虽然我知道是弟弟送她去,但还是无比担心。天黑路滑,再加上这几日气温陡降,真是揪心。

随便聊聊的图片

肆虐

 

感冒了,肋骨生疼。邹先生帮我买了一点药,今天手机提醒要做核酸检测。疫情肆虐的时代呀,那种“侵略”的气味,恐惧的气味……随着点点滴滴的雨,让人生出无限的寂寥。

 

大好春光,先爱了再说

 

我二十岁时,见到三十岁的人就觉得那人已经老了。等自己也到了三十,又觉得三十岁和二十岁其实是差不多的。不过,那时也有慌张,就是觉得:我怎么都三十了?如果再不生个孩子,只怕以后的机会都不多了。

嗯,待到三十五六,有人对我说,奔四了啊。在那一刹那里,我似乎再也找不到自己的青春了。

忽想起安安曾对我讲:她的同桌说,当她想到自己三十岁的时候,她的妹妹才二十岁,心里就难过。

——这还是十四五岁的孩子呢,就感受到老颓的症候了。

契诃夫说,大好春光,先爱了再说。

 

 

凌晨,迷迷糊糊睡去,梦见自己走在田埂上。梦见我举着的火把,黄黄的光铺在脚下,也铺在明晃晃的水面。

记忆里,和邹先生刚结婚不久一起去照过泥鳅。那时我穿雨靴,拎一个小水桶,他赤脚踩在水田边上,两个人有说有笑,很快乐。

记忆里,夜里的火把照着泥鳅,泥鳅是不动的。

那时的鱼是真多。泥鳅鳝鱼也多。

那时青草那么高,居然一点都不怕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