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呢?花呢?

从学校出来的那条路(也可以说是进学校之前的那条路)上,路两边是一排排不知道名字的树,树叶特别浓密的那种榕树类,…

从学校出来的那条路(也可以说是进学校之前的那条路)上,路两边是一排排不知道名字的树,树叶特别浓密的那种榕树类,遮阳的。走来走去,几年过来,它们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茂盛起来了。每到春天,新叶子冒出来,老叶子掉下来,它们就是一身新绿,嫩嫩的,浅浅的,阳光下还闪着光泽。

随便聊聊的图片

在这一排排绿树里,每隔十来步,就间种着两棵木棉,春天开花的那种英雄树,大朵的,正红色。

春日里,天天在树下走过,匆匆的目光,却是探寻间杂在绿叶间的那抹红色。

因为是间种的,绿色比红色多太多,不是一眼就能望得见木棉花。当在远处木棉树集中地方看到人家已经高高地举着一树“火炬”的时候,就更加急切地想看到它们也在这万绿当中露出一张笑脸来。于是,不管从哪个方向过来,转过弯路,我总是第一眼就透过车窗、把目光急切地投向树梢头去,从心里喊着:花呢?花呢?唯恐漏掉了哪一朵隐藏在绿叶后面的红花。

英雄树开花的时候,也是它把旧叶子掉完的时候,这时新叶子还没有出来,因此,满树铁一般的枝丫上,高举着大朵大朵的鲜红花朵,说它是“火炬”一点都不过分。

但这条路上的木棉花是夹杂在鲜绿的叶子间的,那抹红色就格外红艳,似乎是经过了你在叶子中间的找寻,探到的宝物一样,那个过程里就有了辛苦,就有了发现,就有了惊喜。

疫情一直不断,却没想到这次再不是遥远的距离,而是就在身边,就在附近的小区,就在我们经常去的市场、超市、蛋糕店、电影院……一夜之间,黄码、阳性、密接者,都是我们的邻居。

紧急隔离,学校封闭,高三之外的年级全都居家上网课。

高三的老师、学生,封闭在校园里。

日日走过的路,就在那道电动开合的门外,却无法跨越,转不过那个弯路,也望不见那个绿色的通道。

进来之前,木棉树上早开的花都已经有几朵掉在路边了,车轮辗过它的时候,发出轻微的“嘎吱”声,感觉到它的碎裂,感觉到车轮的残忍,甚至想像出来它那还没有干枯的身体被压出汁液的样子,有点疼痛,有点不忍。

决计下次要躲开它们一点。

被封第五天了,花期并不长远的木棉花,怕是都掉完了吧?再出去还能不能再从枝叶间找到花朵?地面上还有没有静静躺着的花朵?还用不用我小心地躲开它?

解封的期望在三天之后,花呢?花呢?

有哪一个春天能够一直等我们啊?欲哭无泪。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