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夜

翻来覆去睡不着,打开我的旧台灯,随手拿出一个本子一支笔,陷入沉思。 我一直都被寄予厚望,许多同龄人都这样,但或…

翻来覆去睡不着,打开我的旧台灯,随手拿出一个本子一支笔,陷入沉思。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一直都被寄予厚望,许多同龄人都这样,但或许没我这么反感这东西,至少给予我厚望的那些人不觉得这是什么坏东西。原因,说来可笑,因为面子。我考不好,上不了好大学,比不过那个神话般的堂哥,比不过那个传说般的表妹,全家人似乎都会因此蒙羞。谁不希望自己是第一呢?当然,能做到,或者说有那个能力的情况下。我知道看到这里你会觉得我甘于平庸,但又有谁看到我在起起伏伏中付出的努力呢?有些压力,适当的压力,我认为是好的。就像跑步,负重跑确实很锻炼人,但如果在跑者的背包上放几组杠铃,更有甚者在小小的书包上压下整座泰山。前一脚的阻力就是后一脚的动力,这我懂。但妈妈从第一次把我和舅舅家的小妹还有伯伯家的大哥比较的时候,就给我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比他们优秀。搞得我小时候每次没考好都感觉天要塌下来了。这样看来我平平安安长到这么大倒也是个奇迹。

回过神来发现一直在想,本子上一个字儿都没有,笔尖的墨都滴下来了,可能是笔的质量太差吧。

去厨房拿了块抹布擦了桌子,顺便接了杯热水,又坐了下来。

也不知道是因为失眠而常思考,还是因为思考而常失眠,反正结果就是我不自觉睡得就很晚,而且常沉思不语。荀子说:“吾尝终日而思矣,不如须臾之所学也。”不无道理。但我认为学习就像啃别人种出来的苹果,而沉思则像一点一点地培育一棵苹果树。在这个时代,你可以吃到所有你想要品种的苹果,能吃多少取决于食欲、饭量。但一棵苹果树一年一共就能结这么多的苹果,但全是你自己的,你不想,谁也拿不走。我不是思想家,仅抒己见而已。静思真的是个好东西,当生活往你的小潭中投进成堆的污泥,胡乱搅动只会越来越浑浊,静思倒能使污泥沉底,反倒丰富了自己,甚至开出美丽的荷花。一直以来我解压的最好方式都是在沉默中,在某个寂静的夜里沉思。这真的有用。社会比自己大数千万倍,何必想去改变它呢?相反,让自己适应社会比改变它简单千万倍。有了争执,何必让他人完全接受你的思想呢?自己做的事,自己认为对就好了;即使做的不对,猫三狗四来评论,也不必多理会,自己沉思一会儿,错了就改,如果不认为错那就继续坚持。

太享受这轻缓的感觉了。水刚喝几口就凉了,又接了一杯烫些的,拿了几块饼干摆在桌子上,又提起了笔。或者说提起了脑子。

具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变得多愁善感起来。有些生活中的细节是微不足道、根本不值一提的。但却能影响一整天甚至好几天的心情。虽然我不爱表达,但这种表达不出来的东西也确实让人,嗯,让人不爽。这种感觉给人的感觉和这感觉一样难以表达,相信我,我没有在说绕口令。如果这是长大的代价,那,随它去吧。要是我能控制时间或者自己,当然,后者更难,这可能会成为现实。大家都知道,生活就是省下那些不必要的东西:不必要的开销,不必要的情绪,不必要的……不必要的东西很多,比必要的还多。当把这些不必要舍弃,或者它们自然地,不动声色地消失在生活中时,又或者,这些不必要都变成必要时(这是最好也是最坏的结局了),长大,也许才从进行时,变为完成时。

冷风开始愈演愈烈了。看看时间,刚刚已经可以说是昨天了。我又倒了一杯热水,叼起一块饼干,裹上条毯子,坐在了桌前。

社交本不是什么特别必要的东西,但生活也需要它。不知为什么,上高中以后,大家似乎同时转变了思想:开始大大方方地讨论异性,开始大大方方地攒钱而不是像以前有两块钱都去买块糖吃,开始大大方方地袒露自己的想法等等。我以前从不在乎穿着、容貌之类,现在却极在乎异性的目光。妈妈说这个年龄总会对个别的异性有一种朦胧的感觉,这很正常。似乎已经体会到了,又似乎没有。以前说话从不过脑子的,童言无忌嘛;现在,不只是说,也听不得一些话了。换句话说,敏感了。学校一条条关于男女生接触的禁令反倒更让我向往或渴望纯洁的、知心的异性朋友。成天只跟一群大老爷们玩儿,有啥意思呢,是吧?换做之前的我绝说不出这种话的。有句话叫“青春的躁动”,我倒觉得太把我们当繁殖工具了。好久没这么直白了,有点爽。在这个年代,青少年能接受的东西越来越多,在老一辈人们看来,孩子们“熟”得越来越早。但,说不定是他们那个年代的青少年“熟”得太晚了呢?我一直认为有些对比实在可笑。是啊,贫苦的年代不能忘。但是每天挂在嘴边的那些“我们那个年代哪有那些”“你要是在XX年,早就饿死了”“你们现在的条件比我们那时好那么多,学习也不见好多少”之类,真没必要。“早熟”,会更早地带来更多的烦恼,家里的长辈不更应该关心吗?过去的年代苦,但年代已经变了,还要我们回去体验一遍吗?在学校每一句话都得小心谨慎,回到家和家长说话还要提防被扣上叛逆、不听话的帽子。本该先为人后处世,但现在有些在处世中学着为人的感觉了。怎样社交,怎样生活才算是对的呢?

我是在桌子上醒来的,但我昨夜留下的文字并没有告诉我是不是趴在桌子上睡的。我都开始觉得自己莫名其妙了。

这是一个对所有人,包括我自己来说都很平凡、普通的夜。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